從討論迪士尼公主的膚色,看出英國小孩「獨立思考」的能力

從討論迪士尼公主的膚色,看出英國小孩「獨立思考」的能力

完成了碩士論文的訪談,論文題目與迪士尼公主和種族身份(Racial Identity)相關,分析與了解小朋友如何從不同種族的迪士尼公主中,認識自己的社會身份(Social Identity)及他人身分(Otherness)。訪問的對象是我在的英國教會的小朋友,年齡從 4-10 歲不等,大部份的小朋友落在 6-7 歲之間。

準備訪談簡報時很焦慮,思考著各種可能的突發狀況,因為小朋友年紀很小,我十分擔心我的問題是否太難,讓小朋友不知道怎麼回答,也怕小朋友在近 40 分鐘長的訪問中會坐不住,更怕小朋友們不回答問題。

出國前在台灣帶安親班的經驗是,問小朋友問題,得到的大部份是一陣沉默,或許會有幾個比較領導型的小孩願意答問,但得到的大多是 Yes 或 No 這種簡單的答覆,或是直接回答我「不知道為什麼」作結,但這些結果都是對對論文較難提供參考價值的。

關於膚色,孩子有話要說

在找了幾個當地的朋友幫忙修改訪談問卷後,訪問當天相當順利,我也多慮了那些預想的狀況,甚至反思自己是否想得比小朋友更少。

小朋友的回答讓我驚豔,他們是真正的獨立思考者(independent thinkers),更是有創意的思考者(creative thinkers),不論是投票選擇自己最喜歡的公主,或是傾向的膚色朋友,每個人的答案都不被同儕影響,並且都能敘述相當完整的理由。

我: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們想跟 A、B、C 或 D 女孩當朋友嗎?(A:白人 B:亞洲人 C:棕色皮膚 D:黑人)

小朋友 X(4 歲):我選 D,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像她一樣,她有時對我很好,有時對我不太好,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她,她看起來很 nice。

小朋友 Y(5 歲):為什麼我只能夠選擇一個,我不覺得我可以憑她們的膚色做出選擇,她們看起來都很善良,我們應該都把她們當作朋友,而且友善的對待她們。

小朋友 Z(7 歲):我選 C,因為她看起來很活潑,看起來是個來自不同的國家小朋友,我想要更了解她。

公主不用侷限於白皮膚,「我喜歡多元種族的公主」

我:你們覺得 Moana(《海洋奇緣》的莫娜)或 Tiana(《青蛙王子》的蒂安娜)是典型的公主嗎?

小朋友 A(9 歲):我認為不是,因為大多數的公主都是白人,書裡面的公主也都是白人,不過我喜歡迪士尼這些多元種族的公主,讓我了解更多不同膚色的人的特點。

小朋友 B(7 歲):我覺得 Moana 是真正的公主,她是酋長的女兒,她愛她的島嶼跟人民,但是 Tiana 看起來像是迪士尼創造的公主而已,因為她開餐廳,當服務生,而不是住在城堡裏。

小朋友 C(6 歲):Tiana 親的是青蛙而不是王子,他們在電影裡大部分都是青蛙的角色,這像是一部關於青蛙的電影,雖然他們最後都變成人類了,但是也沒有住在城堡裡。

這些答覆都有很完整的理由,每一個問題小朋友都搶著發言,踴躍爭取發言的機會,很想讓大家知道自己的想法,相較臺灣,小朋友最怕的應該就是被老師選到。

推廣課外閱讀,培養獨立思考

英國的小學教育從 5 歲的 preschool 開始,6歲小一,總共五年級,小朋友從 preschool 開始,學校就根據閱讀能力用顏色分配不同程度的課外讀物,因材施教,沒有作業,只需要偶爾寫回饋。

學校也常常會發各式不同的獎狀,讓每個小朋友都有得獎的機會,受到不同方面的鼓勵,例如:最佳說故事獎(Good Story Teller Award)、最佳書寫獎(Good Handwriting Award)等等。在餐廳或搭乘交通工具時,小朋友喜愛玩猜字遊戲,或是拿一本書閱讀,很少看見家長用平板讓小朋友轉移注意力。

這些都是與臺灣非常不同的。臺灣填鴨式的教育讓小孩只會吸收、記憶,不會反思,缺少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老師說的都是正確答案,學生很少會挑戰老師。在英國留學的日子中,常常發現自己的想法不夠有批判性,可是西方的學生常常可以很快速的反思或回饋老師的問題。

少了制式的互動,多一種真誠的回饋

在訪問結束後,我送給每一位小朋友一個迪士尼的小玩偶當作禮物,不像臺灣的老師可能會提醒小朋友:「要跟 Vicky 說什麼?」然後我會得到一致性的答覆「謝謝老師!」

主日學的老師並沒有提醒他們,但是有兩個小男生特別跑到我旁邊,很害羞的說:"Thank you, you' re so nice and generous to us!"

到臺下和小朋友一起唱詩歌,前面的小男孩突然轉過來跟我說:"How did you know my name? By the way, thank you for the gift! I love it so much!"

禮拜結束後,我走出教室門外,一個小女生追了上來:"Excuse me! I' ve something to tell you."我蹲下來問她什麼事,她說:"Thank you for the Minnie! You are so kind."我很感動,他們主動記得說謝謝,用一種發自內心的方式。

或許得到這些答覆、反饋,是一種教會中的交談,但我發現他們有著別於他人的思考和教育方式。透過這次的訪談,深深感受臺灣的教育需要一些改變,應該訓練小朋友成為"Independent Thinkers"(獨立思考者),而不是"Indeed Dependent Thinkers"(確實式依賴型思考者)

《關於作者》
莊詠琁
東吳大學英語系畢業,現就讀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媒體與傳播學系碩士。
喜愛旅行,喜歡觀察文化的差異。熱愛用圖像文字記錄生活。
時常往返倫敦和巴黎,在留學生活中把握探索世界的機會。

《關聯閱讀》
在世界上最快樂的地方實習──迪士尼,讓我從心存懷疑到相信快樂的蛻變
「十五歲時的一封信,讓我在迪士尼實現夢想」──我替夢工廠動畫師當翻譯的日子
在瑞典,反思台港從小到大的「負能量」教育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Loren Javier CC BY 2.0、附圖/莊詠琁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