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香港口中的「邊青」嗎?──請相信,不是只有你感到迷惘、焦慮

你是香港口中的「邊青」嗎?──請相信,不是只有你感到迷惘、焦慮

大家都知道在香港競爭激烈,能上大學的人真的鳳毛麟角。不過,近幾年來香港開放更多大學名額,期望拉高國民教育水平。

我問了我遇到的香港人,他很消極地回應我:「這不過是為了讓你晚一點進社會,現在香港的勞動人口已經飽和,乾脆讓他在學校久一點。」在我眼裡看來應該開心的事,在香港人眼中有 360 度的大轉變......。

後來,我在香港獨立書店翻到了這樣的一本書《你看錯了,我們不是邊青》。

「邊青」簡單來說就是「邊緣化的青少年」,台灣跟香港也有很多類似的背景,在我們的上一代也就是我們父母的年代,那個時候很單純,你肯做就有機會。

他們享受過那個經濟起飛的黃金年代,父母無法理解,現在與那時的不同。我翻開這本書,裡面述說著一個個曾經是「邊青」的少年、少女的故事,他們的故事看起來怎麼那麼類似於台灣的青少年們。

同樣大部分父母雙方皆忙於工作,將教養丟給學校,又或者丟給自己的父母。同樣在不清楚自己的定位時被丟進社會,與社會產生難以拉近的距離。

同樣看似四通八達的未來,實際上根本是走不出去的死胡同。

不論是香港或台灣,都存在「邊青」

在不同的地方卻發生相似的故事,香港就像是平行時空的台灣,台灣也是平行時空下的香港。但「邊青」又是如何而塑造出來的呢?教育?家庭?環境?朋友?社會?

不管哪個部分其實都存在問題,但這些原因追究源頭你會發現存在根本「價值觀的差異」

父母給予過多的自以為是,學校、政府引導錯方向,朋友、社會惡性競爭,環境冷漠自掃門前雪。

以前的年代,少部分的人有機會上到大學。拿我自己的家庭為例。我的父母都只有國小畢業,他們畢業後就開始為了家計去打零工討生活。很早就出社會,開始一步一步靠自己摸索未來。

所以在我父母的眼裡,他們很不解,認為我們比他們那代幸福多了,不用吃苦受難養家庭,最重要的是還可以讀書,在父母眼裡我們擁有了一切,然而我們卻不懂珍惜。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社會轉變了,學校的一切不代表未來的一切,畢業即就業是少數人的幸運,我們拉長了探索未知的時間,卻拉遠了與社會的距離。

過往的年代,父母們在懵懂中直接與社會互相磨合,我們則被預期在學校就該準備萬全,越逼近畢業,就越感到焦慮。

不是我們不懂珍惜,而是給的也許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所謂的「為你好」在我們身上刻下「不知好歹」的烙印。

即便迷惘,也不要失去自信

香港的「邊青」問題,將主要原因導向所謂「青少年的自我認同」,他們不清楚也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何而存在,找不到方向,利用自我放逐去尋找存在,卻反被有心人吸收利用,未及時拉回來的青少年們,就這樣成為社會的隱患。

但好險在黑的時候總有光芒,在香港就有像「協青社」這樣的組織,台灣也是有許多為了他人疲於奔走的社工朋友。

所以迷惘的青少年們,不要失去自信,你的疑問不是只有你有,那不只是你個人的問題,但也不能將所有過錯推向其他方面,保持著寬容,這個社會是由人建構出來的,只要是人,孰能無過?

一步一步慢慢來,只要繼續往前走,終會有路,每一世代青少年都擁有不同的「愁」,但你們才是未來的社會,未來的社會需要你們,去創建一個屬於你們的未來,去推翻你覺得錯誤的觀念。

抱著期待,迷惑理所當然,但至少不要忘記前行。還有,誰的青春沒有迷惘。

《關於作者》
黃馨儀
環遊世界 ing,蒐集故事達人。最喜歡找當地人聊天,自來熟代表。
每一則故事都能夠帶來成長,藉由環遊世界我更能接觸到更多人、事、物。希望藉由我的「字」傳遞回台灣我在旅行中的感受。
好奇我的故事請 like 我的粉絲頁:沒事沒事,別想太多。(我需要你的一個like ~謝謝~~)

《關聯閱讀》
當應徵志工是為了履歷、找不到實習叫不上進──香港大學生,你為何如此焦慮?
香港交換記事:「我來自台灣」宛如一張王牌

《作品推薦》
「不上不下」的26歲──我徬徨、我糾結,但仍選擇聽一次小王子的聲音
你到底為何「出走」?──來到澳洲打工度假,別再欺騙別人和自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Daniel Lee CC BY 2.0、附圖/黃馨儀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