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交換生:台灣的國際弱勢,讓我們需要花更多力氣才能掙得一個位子

智利交換生:台灣的國際弱勢,讓我們需要花更多力氣才能掙得一個位子

在智利交換的生活來到第四個月。六月的智利漸漸入冬,晚上待在房裏查著七月的旅行資訊,Line  的訊息傳來一個壞消息,一個無力改變、幻滅期待的壞消息。

"El Gobierno de Panamá ha decidido establecer relaciones diplomáticas con la República Popular de China." - Noticia La Estrella de Panamá, 12 de Junio de 2017

巴拿馬總統 Juan Carlos Varela 宣布將與中國建交,同時也代表,將與台灣斷交。真的嗎?為什麼,難道台灣的外交真的只剩下國民外交了嗎?

在智利的每一天,只要認識新朋友,大家都會問我有關台灣的種種,台灣在哪、台灣說什麼語言、taiwanese 和 mandarin(普通話)有什麼差、mandarin 跟 cantonese(廣東話)一樣嗎?或者以下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麼亞洲人要取英文名字、那你的中文名字怎麼念?你們的宗教信仰是什麼?那裡的冬天最冷幾度呀?你們最有名的食物是什麼?台灣飛來智利要多久呀?我知道不能對台灣人說你們是中國的一部分對吧哈哈哈......為什麼你要帶國旗你是激進愛國份子嗎?

向他們介紹台灣

有時覺得身為小國家是幸運的,有關大國的事大家都知道,但大國家的人卻不知道我們小國家的事,相較之下我們好像可對他們介紹更多一些。於是,我秀出各種夜市美食的 Youtube 影片,告訴他們每個食物的價錢,他們好驚訝好羨慕好餓。

於是,我向他們解釋道教,初一十五要拜拜,考學測要拜拜,身體不舒服要拜拜,過年要吃團圓飯就像他們的聖誕節那樣。

於是,我跟他們說,因為中文真的很難,你們一定都會唸錯所以我們好心取一個簡單一點的名字給你們念,他們不信邪要我教,然後 3 秒就放棄學習。

於是,我告訴他們,由於好多人不認識台灣,且礙於政治因素台灣不能加入很多大型國際組織,所以帶著國旗出國自己跟外國朋友介紹台灣是很多留學生都會做的事。

智利是個外國人蠻多的國家,除了交換學生之外,附近的許多拉美國家也因為想謀求較好的工作紛紛離鄉背井來到智利打拼,也有非常多來實習的歐美年輕人,我遇過非常多在大使館實習的人,其中以英國年輕人最多。

台灣國際弱勢的影響

很多的機會是學校和學校之間的連結,更多是國與國之間的特殊計畫。這裡有好多韓國交換生,但台灣交換生卻只有兩人,台韓明明差不多遠、與智利的語言隔閡也差不多,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聽說原來是因為智利和韓國是 TPP(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首先簽署的幾個國家之一,所以開放了更多交流的空缺。

而這些交換的名額、實習的機會,對台灣來說,或許都是每個教授、大學、機構必須要花好多年爭取爭取再爭取才「可能」會有的結果。

忘不了去年 9 月以外交部青年大使的身份在智利世界文化遺產之都 Valparaíso 的國會,團員問了議長智利與台灣打工度假協定簽署的可能,議長的回答相當閃避,明顯是必須維護中國和智利的關係。

在之前三月接的中西文翻譯工作中,和廠商一起到智利的公司談進貨業務,台灣的貨櫃比起中國硬生生就是要多付 6% 的稅,若非以品質取勝,在市場上絕對活不下去。

這個尷尬的外交關係,真的讓我們台灣人們要比起別人辛苦好多好多,所以必須更加努力,才能在這個無奈的現況中掙得一份屬於自己的位子吧。

到底這個世界,什麼時候才能跳脫資本主義至上的框框,不再用跟誰當好朋友比較有錢賺然後一起排擠別的同學決定要怎麼交朋友?

國家以人組成,在教育上我們十分清楚,數學不好的孩子或許有過人的舞蹈天份、流浪漢可能是個語言天才,每個人都有值得欣賞的優點,不能以同一套價值觀評斷人的好壞,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被教育著的,這是多麽簡單基本的常識?在每個地方都是如此。

而現在放大以國家為單位,卻好像都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一切變得現實,沒有經濟實力其他的一切都會被忽視,歷史、文化、傳統什麼的好像都不重要了,不過如果可以拿來發展觀光又是另一回事了。

人類為自己建造的人間煉獄

或許是我還沒真正步入職場,大家總是對我說「等你出社會就知道了」,或許我太天真,又或許兩年後的我想法也會完全不一樣。但我只覺得,在人類漫長的發展進程上(如果我們人類僥倖還有未來的話),資本主義的盛行或許終究也只會是一個微小片段,如果將來有一天這不再是主流價值觀,憑什麼我們現在就必須屈服它,向自己不喜歡的事妥協?這個人們口中的「社會」,似乎是一個人類為自己建造的人間煉獄。

在巴拿馬交換的同學告訴我,巴拿馬低薪卻高消費的環境也造成非常多的社會問題,或許在這個節骨眼上,選擇轉身背棄與台灣多年的友誼並不是個機會成本太高的選擇吧?那些從台灣輸出的技術、外交人員的真心,在這個甚麼都數據化的時代,顯得不那麼被珍惜。

在這個快速又競爭的世界,真心希望不斷努力游向大海的我們,也別忘了每天在身邊發生的那些真正有溫度、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經濟發展真的很重要,但短短的人生中還是有好多其他值得期待、珍惜的美好事物。

現在只希望拉美的其他好朋友們不要學巴拿馬,繼續跟台灣當朋友吧,拜託。

《關於作者》
Elysia Tseng 曾奕慈
1995 年生,熱愛學習語言與旅行,大學主修西班牙文,目前正在南美洲智利 Santiago 當交換學生。在 20 歲送自己一份徒步環島的成年禮,兩個月的上山下海,見識到原以為言過其實的台灣人情味。21 歲擔任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身披國旗用西班牙文向世界宣傳台灣的美。夢想踏遍全世界,同時仍心繫著最愛的台灣。
部落格:Elysia por el mundo

《關聯閱讀》
右手向台收錢、左手與中建交──巴拿馬總統,現在已成駐巴台灣人心中的騙子
巴拿馬斷交背後,台灣的內憂外患──情資系統失靈、中國外交圍堵
與壯闊風景同等迷人的理由──走進智利的奇洛埃小島,我想起台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Iakov Filimonov@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