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捷克生活的體悟:善良和包容力,是我從台灣學到的生存優勢

在捷克生活的體悟:善良和包容力,是我從台灣學到的生存優勢

在捷克生活一年的日子接近尾聲,也該用文字訴說一些在中東歐探索的故事。將近十個月的交換生活,跨了大半個地球,來這接受完全不同文化的衝擊和體驗,讓思維有了更多的空間。

捷克位處於中歐中介地帶,旁邊緊鄰著德國、波蘭、斯洛伐克、奧地利。有時候出國比出城還來得快速,吸引許多移民、歐洲留學生,也有因歷史原因來到捷克定居的越南人。

這樣的生活環境,有著多元文化的摻雜,其實跟台灣目前的社會型態頗為相近。也因此,在這裡交換的 10 個月期間,我身旁的同學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子。每一個學生都代表著一個國家的文化,每一個學生也背負著一個文化的象徵意義,彷彿一個小小歐盟,時常上演許多有趣又耐人尋味的文化、政治、宗教、信仰等議題探討。

友善的力量

有一次,我受邀去與黎巴嫩朋友共進晚餐,她也同時邀請了以色列和土耳其的朋友,大家各自備菜,各自分享自己的美食文化。但好巧不巧,三位朋友都同時準備了中東美食──FALAFEL(中東蔬菜球),彼此爭吵著說這是自己國家的傳統料理,是鄰國偷了我們的文化,在大家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笑笑地說:「我們都說『吃飯皇帝大』,先餵飽肚子,吃完就知道誰家的比較好吃了!」才頓時化解尷尬。

晚餐結束後,巴勒斯坦女生跟我說,在巴勒斯坦,女生們吵架會上演全武行,因為巴勒斯坦的女生必須強大,還需要接受當兵的訓練,而且大部份中東女生性格都很強硬,不吵贏是不會罷休的。她說:「台灣人在巴勒斯坦肯定吵不贏架的,但是你們很友善,總是笑笑的,這讓人感覺很好。」

「你覺得上帝是男生還是女生?」

另一次,兩個喬治亞(註)朋友約了一起去湖邊游泳,一路上還有美國人、挪威人和一位巴勒斯坦人,大家探討著宗教信仰,喬治亞境內大約超過一半的人口都是天主教徒,來自喬治亞的朋友問說:「你覺得上帝是男生還是女生?」一旁的美國人跟身為穆斯林的巴勒斯坦人開始辯論,美國人說上帝是種宇宙力量,穆斯林說上帝一定是男性。

我聽著不同的觀點,也讓我思考著,在台灣的傳統道教文化,我們的信仰融合許多外來移民的文化,身份也非常多元,例如據說是小孩子的神明「三太子」、保佑嬰兒平安的女神「註生娘娘」、掌管商譽的「關公」......。博大精深的信仰文化,一時之間很難解釋,但卻能夠激起許多與朋友間的討論火花。

喬治亞朋友問我說,那台灣的神是男生還是女生?我這麼回答:「台灣很特別,因為台灣的多元文化裡,大家都有各自的信仰,神不只有男生女生的差別,還有大神小神的差別」 喬治亞朋友驚訝的說:「台灣看起來很小,台灣人心胸卻很大,因為能同時存在這麼多信仰和文化,大家卻還能彼此尊重,很不簡單。」

焦慮世代擁有的是包容力

我們常常看著國外醫療、社會福利,和完善的教育制度,感嘆著台灣現在發展環境的不好,遊走中東歐這些日子以來,我遇見過許多移民的第三、第四代,也有許多歐洲青年逃離發展前景好的城市。這一個世代的年輕人們,不論是哪個國家的人,都著對這個變化莫千的世界各自抱持無限的幻想跟焦慮,但這一個世代的我們,有著更廣闊的胸襟,對於許多看似禁忌的話題,有著更多元的探討空間,理解和包容,都是強大的能力。

或許台灣的環境,讓年輕人很難夠在物質、生活上得到平衡,但在台灣的深耕教育,給我們內心強大的,是多元文化的薰陶、友善待人的尊重。

不論來自哪個國家,人都是需要被善意對待的。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在捷克的越南移民、在歐洲的漂泊難民,即使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化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僅於理解文化的差異,友善跟真誠才是延續一段好的關係的開始,也才能夠真正幫助自己代表的文化,連結更多的機會。身為台灣人,我們都應該引以為傲,我們來自小小的台灣,卻有著很大的接受度,而這個包容,一直存在著,只是我們都忘記它有多麽重要。

註:喬治亞曾經是蘇聯加盟共和國,1991 年 4 月 9 日正式獨立。

《關於作者》
 Nina X
正在捷克當為期一年的交換學生,從小生長在氣候宜人的高雄,誤打誤撞闖入捷克,對於捷克的印象,只有踏上捷克的土地才開始,卻愛上這片土地的獨特。無國界的對話,才是真正體驗這世界的方式,相信真誠才是和世界交朋友的方式,喜歡用異於常人的視野看這世界,希望自己生活得像水一樣。

《關聯閱讀》
留學生最快樂與最痛苦的事──奧地利Graz交換記
在地人帶路,前蘇聯威權鐵幕下的「自由茶室」初體驗
我遇見一直為自己生活的靈魂──他與他的布拉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54115341@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