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析】英國倫敦橋恐攻,IS 攻擊模式的「四大進化」

【時事評析】英國倫敦橋恐攻,IS 攻擊模式的「四大進化」

6 月 3 日,繼曼徹斯特演唱會爆炸案之後,英國再傳恐攻,著名景點倫敦橋、波羅市場(Borough Market)及沃克斯豪爾(Vauxhall)發生歹徒駕車撞人後持刀行兇,事件至截稿為止,已造成至少 7 死 48 傷,這已經是英國今年以來第三起恐怖攻擊了。

一如 3 月 23 日發生的倫敦西敏寺恐攻、一樣是西方文明的象徵性地標、一樣用車輛作為恐攻工具、一樣撞人之後恐怖份子下車用刀械傷人,差別僅在於西敏寺恐攻為一人的孤狼式攻擊,而這一次為至少三人(已擊斃)的集團式恐怖攻擊行動。

恐怖份子數目的差異正好說明一件事情:「倘若此次行動又是伊斯蘭國聖戰份子所為,那麼 IS 在西方世界的恐怖攻擊,只怕已經完成 2015 年巴黎恐攻以來的進化,整體模式與意涵與之前將有大幅不同。

過去的孤狼式攻擊,將轉為集體式攻擊

回憶起 2015 年巴黎恐攻的哀傷之夜,伊斯蘭國在恐攻之後揚言將大規模攻擊紐約、羅馬各大西方城市,事實證明只是虛驚一場。除了孤狼式的攻擊之外,伊斯蘭國並沒有在西方國家繼續製造駭人聽聞的集團式恐怖攻擊,但此後只怕將無法如此樂觀。

主因在於:我們可以從今年這兩次的倫敦恐攻,看出另一個攻擊模式已經形成,同時嫌犯人數增加,說明極有可能是 IS直接策劃指使,倘若證實此次恐攻為 IS 聖戰份子所為,不啻是整個模式的「進化」。

(曾經)實用的分析模式:伊斯蘭國在意「懲罰」勝過「報復」

在分析伊斯蘭國的恐攻行為時,我們通常藉助的是恐怖主義的經濟學分析途徑:我們相信恐怖份子的行為有模式可循,集體式恐攻是昂貴與困難度高的(孤狼式則不然),同時他們的目標偏好也是穩定的。事實上,在這兩年來的確也驗證了這些假設屬實。

於是我們分析時,第一件事情必須將所謂的孤狼式攻擊剔除,因為孤狼式攻擊不確定因素較大,而且很大的概率並非來自伊斯蘭國「由上而下」的直接策劃與下令;其次必須從伊斯蘭國的基本價值觀進行分析,才知道他們在乎的先後順序為何,進而搞清楚伊斯蘭國想幹嘛。

歸納分析,我們知道了巴黎恐攻與 IS 在此前此後所發動的一連串恐怖攻擊,是具有共通模式的,在巴黎 130 死案與此前 2015 年 IS 發動的非洲突尼西亞蘇塞 38 死案、土耳其安卡拉市 102 死案、黎巴嫩貝魯特 44 死案等四案。我們可以發現 IS 並「沒有刻意挑選西方城市作為目標,相反地,回教國家大型城市機會反而更高。」

再分析伊斯蘭國的思想,必須知道伊斯蘭國是有核心價值觀的組織,其教義當中,「報復」並非其最主要的目的,「懲罰」在首腦心目中,才是優先的順位。首腦們特別要懲罰所謂的「叛教者」,也就是他們認為腐化的、為西方文化服務的穆斯林。而這正是四次恐攻,分別選定巴黎娛樂場所、蘇塞渡假村、貝魯特與安卡拉這些東西文化交雜城市的主因。

從昔日的巴黎恐攻,看「廉價恐怖主義」

巴黎大型恐攻可以成功,得力於大量法國穆斯林人口、申根協定的邊管洞開,管制難民不易,還有法國槍械彈藥容易取得。這些條件倫敦並不具備,因此,聖戰份子只能發動法國《費加洛報》所稱的「廉價恐怖主義」,以極少成員、利用車輛、刀械犯案。

這一套分析模式在過去一直是可以準確預測的,這也是為何在巴黎恐攻後,筆者曾大膽預測,IS 的狂妄宣言要進攻羅馬、倫敦、紐約,僅僅只是打嘴砲,事實也證明模式的確有一定的準確度。

未來,西方文明的著名地標恐遭殃

然而,3 月 23 日發生的倫敦西敏寺恐攻模式,被此次倫敦橋恐攻以驚人的相似度複製,同時參與人數增加到至少三人。人數的增加在此是重要的:比較兩次恐攻,為何上一次只定義為恐攻的危險第二層級,這一次卻提升到最高層級?關鍵就在於參與人數。

恐攻嫌犯人數增加的具體原因,目前仍不明,但實事求是地說,這的確代表 IS 攻擊模式的演化,也就是:不再「懲罰」優先於「報復」,而是相反順序;我們可以預期之後西方文明的代表地標,均有可能成為遭殃的目標,一如代表西方近代民主文明「巴力門」發源地的英國西敏寺國會,還有這一次歷史悠久的倫敦橋地標。

結語:恐攻模式的四大「進化」

我們可以由最近的恐攻模式「進化」,做出以下的推論;

首先,倫敦橋的恐攻可以作為 IS 恐攻「進化完成的里程碑」,說明現在 IS 可以接受低效度的攻擊(刀械、車輛),要知道恐攻的規模如果無法提升,它的威攝力將會急遽下滑,IS 明顯不再在乎這樣的結果了。

第二、恐攻如今已突破海洋的屏障,不再侷限於東西文明交會的國際大都會,也不再以回教國家優先,不再以嚴懲叛教的「墮落穆斯林」為優先,轉而報復西方大國。

第三、未來,西方文明的著名地標均將很可能成為恐攻的發生地。

第四、鑑於 IS 如今可以接受低效度的攻擊,同時恐攻向來企圖引起大眾關注,而必須要有「新意」,下次發生在新大陸美國,而非歐洲的可能性大增,海洋將不再是屏障,而在美國,恐攻可能發生在任何重要地標,甚至在川普大樓前都不無可能。

總之,在中東面臨困獸之鬥的伊斯蘭國,在西方世界顯然仍有餘勇與實力,可以發動駭人的集團式恐怖攻擊。當前,恐怖主義的幽靈不但飄盪於歐陸上空,更將擴及西方世界。

《關於作者》
楊泰興
政治經濟雙修,人物寫手,港蘋、大陸新商業週刊、醒報專欄作家,作品見中、港、台媒體。

《關聯閱讀》
【即時】「我能想到的形容,只有邪惡」──英國曼城演唱會爆炸案
穆斯林看英國恐攻:十幾億人中有幾個是恐怖分子呢?我們真的被這些偏激的人害慘了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Shutterstock.com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