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眼中的杜拜──是由張張堅強笑顏造就的「奢華」城市

空服員眼中的杜拜──是由張張堅強笑顏造就的「奢華」城市

就是去年新聞大肆報導著,在這裡就連乞丐都能月入百萬的杜拜,不禁讓人好奇究竟這個國家到底多富有?

在這個面積只有台灣 1/9 大的地方,因為石油造就了航空、船運蓬勃發展,從此轉型為世界中心的樞紐,每天都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來來去去,而這些外國人口也佔杜拜總人口 80% 以上,他們大多來自印度、南亞與杜拜鄰近國家,與杜拜奢華印象形成對比。

載著來自南亞勞工的一輛輛白色小巴士

因為成為空服員的關係來到杜拜,那時是九月底,清晨還有些涼爽,連呼吸的空氣都充滿著新鮮感。看著窗外截然不同的景色,映入眼簾的是許多正在開發中的建築,沒有沙漠、仙人掌,但卻也有幾分荒蕪的感覺。街上是穿著 Kandora(男性穿著的白袍)、Abaya(女性穿著的黑色長紗)的穆斯林,跟我所想像的杜拜有那麼點落差。

初來到杜拜的前幾個月,抱著探索這個未來至少要住三年的地方,去遍了大大小小的景點後,發現除了在市中心可以看到金融大廈林立,眺望帆船飯店的沙灘以外,杜拜沒有想像中隨處可見的高級轎車、跑車,有的則是一輛輛白色小巴士,載著從附近國家通勤的勞工們,原來這才是我所生活的杜拜。

清晨時都能看見一輛輛巴士載著準備去工作的勞工,他們大多是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南亞地區,從工地到超市,在杜拜各個角落都能看到這些離鄉背井,帶著家人期望前來的勞工們,他們的汗水造就了杜拜的摩天大樓與金碧輝煌的模樣,用無數個離別堆起了這個華麗的城市,只為了讓家人過上更好的日子。

還記得在空服受訓時老師說過,以前有位學生在廁所總會看到一位負責打掃的阿姨,泛著淚光滿臉不捨得掛掉電話,一問之下電話那頭是她在印度的女兒。阿姨為了家裡的生計隻身來到杜拜工作,而電話卡有一定的額度,為了節省,每次都只能匆匆的講上幾句話再不捨地掛掉。知道了這個原因,這位女學生就買了一張電話卡要給那位阿姨,然而那位阿姨已經不在原本的工作崗位了。

這些來到杜拜工作的勞工,他們的居住環境也許沒有想像中好,薪水也不是那麼優渥,但你總是可以看見他們笑臉迎人、充滿活力的向你打招呼,我想一切都是因為有家人在遠方的支持與牽絆吧!

杜拜,其實是對女性友善的國家

許多家人朋友聽到我要去杜拜工作,第一個反應就是:「阿拉伯?會不會很危險啊?」當時國際恐怖事件頻傳,因為伊斯蘭恐怖攻擊、相對陌生的國家,種種的原因都讓準備要前往杜拜的我有些許不安。

還記得剛到杜拜時,看到許多穿著 Abaya 的阿拉伯女性,將全身用黑袍遮住只露出眼睛,曾經讓我心中無限的不安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到現在已經在杜拜生活了半年多,也走訪過許多國家,比較過後,杜拜是我心中對女性最友善也很安全的國家,不管是捷運或公車都有婦女車廂,捷運也都會有警察站崗,有時就連排隊都有分男女呢!

就像美國、英國一樣,杜拜也是一個文化大熔爐,在這裡各種膚色、來自各個國家的人都有,但即便深夜走在街上也不覺得害怕。細細探索這個看似華麗卻也平實的國家後,也能感受到他們對於外國人的接納與包容,每個人都在這片土地上努力的耕耘,每張笑臉的背後是堅強也更是造就我眼中「奢華」的杜拜。

《關於作者》
Dolly Kao
畢業後就到了沙漠當空中飛人,23 歲的職場新鮮人從四萬英呎的高空中看世界,喜歡攝影、一個人出走,但最享受的是活在當下、記錄生活。

《關聯閱讀》
「媽媽叫我不要來杜拜」
到波蘭交換,卻開啟了我在杜拜沙漠的飛行日記
高空中的伊斯蘭風景──我在中東航空服務的機上初體驗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RastoS Photographe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