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大海的船員隨筆:孟加拉吉大港海盜驚魂記

喜愛大海的船員隨筆:孟加拉吉大港海盜驚魂記

這次從日本千葉裝貨到孟加拉的吉大港(註一),飄蕩多時,航行了 18 天,加上停留新加坡加油一天,吉大港錨地(註二)拋錨 3 天,總計在海上共 22 天,近洋船的航線跑超過 20 天,實屬罕見。

孟加拉的治安在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為橙色警示──「高度小心,避免非必要旅行」,事後證明,吉大港果然沒讓我們「失望」,在這裡的 7 天,留給我們的是一個哭笑不得的無奈回憶。

孟加拉人宰殺羊的血腥現場

抵達錨地的第一天早上,就看到小艇們巡航張望,小艇載滿新鮮的食物四處兜售。海關辦完手續走後沒多久,就有小販開船過來了。

新鮮水果、蔬菜和上網卡對船員來說,都是超重要的奢侈品,負責伙食的同事和小販敲定之後,我們就開始動身搬運,大家心裡都想著晚上能好好吃一頓了,心情愜意。目光尤其停留在那頭小羊身上,在心裡掂量著烤全羊和羊肉爐哪個比較好。

終於搬完蔬菜,孟加拉人要把小羊拉到我們船上來,這時輪機長有意見了:讓他們在小艇上殺完再拿上來,船上不能殺生的。

問題是小艇在海上晃得很厲害,下刀都很困難。孟加拉人一面表示無法配合,一面繼續把小羊拖上船,加上我們大家看到小羔羊都流口水了,老輪機長也就不再阻止,只是嘴裡碎念著「不能殺生啊」便走回房間了。

孟加拉人施展著華麗的磨刀秀,好像在跳舞。

「我屬羊的先走了」此時,一些心臟不好的同事紛紛退下,我和幾個大哥留在現場,其實我也感到有點腿軟,尤其是羊咩咩發出憤怒的叫聲時。

一刀下去,叫不出來了,取代的是氣管發出的吹拂聲,頸口流出驚人的血量,我們的越南水手抱著裝了鹽巴的大盆,一手接血一手輕筷攪拌,隨後帶著滿臉鮮血,開心的跑進廚房。

當晚的羊肉爐確實好吃,減輕了先前令人不適的心理負擔。

「海盜來了,海盜上船了」

「大家注意,海盜來了,海盜來了,海盜上船了,這不是演習!」二副居然在這節骨眼加了這句珍珠港的經典台詞。

這發生在半夜,真的有人摸上船了。

聽到警報的我們紛紛驚醒,我衝出去一看,纜繩已經被小艇拉得老遠,甲板上還有兩個海盜,一個拿著刀在割纜繩,另一個拿著刀把值班的那位越南水手挾持了。

看到我們衝出去,那兩個人噗通一聲跳進海裡,和海盜小船一起消失在黑暗的孟加拉灣。

睡意全消,大家聚集在船尾,二副向船長說明事發經過,爾後,我們四處確認損失,所幸發現的早,只被搶走一條纜繩。下午老輪機長的勸告猶言在耳,大家看著斷掉的半截纜繩,一片沉默。

無論如何,沒有人員傷亡,損失也極輕微,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之後進港卸貨,全體嚴陣以待,密集的巡邏及加派人員值班,總算沒有再發生悲劇。

穿制服的人上船,總沒好事

但靠碼頭時面對的是另種煩惱。

炎熱的天氣、髒亂的碼頭、大量的蒼蠅、聒噪的卸貨吊機、拖車排放難聞的廢氣......只有在傍晚他們跪地朝拜時,我們才能休息一陣子,不然真是一點都不能鬆懈啊!

最困擾的是,這裡隨便一個公務單位,仗著自己的身份就溜上來向我們索取香煙和酒,像是海關、檢疫、港口保安等,值班時,總是遇到一堆穿制服的人上來就找船長要香菸。

甚至有個人拿了一張公文上來,說明天是孟加拉的國殤日,通知我們要降半旗,然後就賴在船長房間不肯走了。害我被船長罵的狗血淋頭「什麼人都可以帶到我房間的嗎?」我覺得有點無辜。

最後一天即將離泊,在我對孟加拉人和揮之不去的蒼蠅感到厭煩時,終於發生了一件好事。

接近午餐時,有部餐車推到碼頭邊,所有工人都圍上去,付了錢當場就吃起來。

我靠在船舷上好奇他們在吃什麼,恰巧和一個工人對上眼,他向我招手叫我下去,我揮揮手微笑婉拒,於是他抓了兩個炸薯球跑上來請我吃,我心裡感到一陣溫暖,待在孟加拉的最後一天,能遇到這件好事,真是一掃陰霾啊!

我們邊吃邊聊,還互加了臉書好友,我也回贈了他兩包日清拉麵,原來傳說中穆斯林好客的個性是真的啊!

不過後來,我端詳了他臉書,哇賽,怎麼都 po 一堆砍頭的影片跟照片啊?我該不會認識了一個 IS 好友吧......

註一:吉大港,孟加拉國第二大城市以及第一大港。
註二:錨地是指有天然掩護或人工掩護條件能抵禦強風浪的水域,船舶可在此錨泊、等待靠泊碼頭或離開港口。(截錄自 MBA 智庫

《關於作者》
泊僑
因為喜歡冒險更喜愛大海,選擇了船員一職;海上生活有時新奇不已,有時窮極無聊;有異常凶險的旅行,也有寂寞萬分的心情。我的夢想是能把這些航海瑣事寫成精彩萬分的故事,和大家分享。

《關聯閱讀》
海運貨輪「跑船」實習的日子──我的菲律賓長官
四面環海的台灣,有多少人了解、重視我們不輸全球的海洋產業?
不一樣的德國與漢堡之旅──搭乘貨櫃輪,沿著易北河航行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Katiekk@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附圖/泊僑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