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我能想到的形容,只有邪惡」──英國曼城演唱會爆炸案

【即時】「我能想到的形容,只有邪惡」──英國曼城演唱會爆炸案

本文由現居英國曼徹斯特,港裔英籍的 Mrs.S 口述,換日線編輯部整理,此處描述之現場最新情形至台灣時間  2017/5/23 早上 8 時 30 分為止,部分描述有待進一步釐清,一切以英國警方公布相關完整資訊為準,即時更新請請參考文末連結網站(英文):

我住在離曼徹斯特體育館(Manchester Arena)不到兩英哩處,大約三小時前(當地時間晚間 11 時左右)我開始聽到不斷有警笛呼嘯而過的聲音,孩子被吵醒,我往窗外看去,這輩子沒有看過這麼多的警車和救護車,同時往體育館方向開去。

打開電視才看到 BBC 的 Breaking News 和跑馬,體育館發生爆炸案。這時開始聽到街上人聲鼎沸,有人呼喊著「不要出門,是恐怖攻擊!」鄰居來按門鈴,問我們家人是否安好,有沒有親友去聽演唱會?

我們緊張得睡不著,先生打開電腦查看消息,我繼續盯著電視。目前知道的情況應該跟你們差不多,警方公布有 19 人死亡,50 人輕重傷。目前這裡交通全面封鎖,大家人心惶惶。我們不斷打電話連絡親友,先生同事的一對女兒在現場,至今仍無音訊,還沒有接到警方或醫院的消息,聽到他轉述之後我馬上哭了出來。

目前警方尚未公布,也沒有恐怖組織承認,但我直覺認為這種規模的爆炸案,絕對是經過策畫的恐攻。而我能想到的形容詞,只有邪惡。

在英國倫敦、里茲、曼城一共居住15 年,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恐攻的殘酷洗禮。2005 年的 7 月 7 日悲劇時,我在倫敦市中心念書。當時我們整整心神不寧地度過了兩個月。凡經過人多的地方,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要先尋找掩體。

沒有經歷過當時草木皆兵,地鐵全面封閉,覺得自己隨時命在旦夕恐慌的人,不會了解我們為什麼懼怕人群,為什麼看到包著頭巾的穆斯林就想要閃避。

我當然知道不應該因為一個人的種族、宗教或外貌而判斷他人,更知道人皆生而平等,但是那本能性的恐懼和迴避,也是不爭的事實──

而這正是恐怖攻擊的無比邪惡之所在:它讓人們彼此猜疑,彼此分化,逼得主流社會難免對原本已居於社會中弱勢的人們或族群,進一步的防備、畏懼與隔離。然後這便造成他們對主流社會的加倍憤怒;而在部分不分青紅皂白,開始仇視、挑釁他們的人的壓迫和彼此衝突日增下,也許就有部分的人士越趨極端,成為恐怖組織潛在的吸收對象。

每一次恐怖攻擊,除了冷冰冰的,不幸罹難的死者、不幸受傷的傷者統計數字外,更造成無數數字上看不到的,破碎或受傷的心靈。這些傷口、這些恐懼不可能平復,他們會淡化、會潛伏,但仍會不斷地延續,化為冷漠、甚至仇恨。

我只是一介平凡的職業婦女,在異鄉生活著。對於恐怖攻擊或中東問題,我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但我知道這樣的邪惡,不是每一次出事後的治安掃蕩、反恐演練甚至出兵他國可以根治的,它必須靠著所有人盡可能地凝聚共識,社區互助,彼此真誠相待並且相互扶持,嘗試走出自己的生活圈,多認識與我們不同的人,加上政府有意識的消弭、而非製造紛爭,才有可能花很長很長的時間,逐漸將邪惡的擴散能力降到最低。

誠心祝福每一個生活在這裡的人,也願這樣的邪惡,永遠不會出現在香港或台灣。

● 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案相關資訊:

天下雜誌即時報導:
英國演唱會爆炸 曼徹斯特體育館多人傷亡
衛報即時更新(英文):
Manchester Arena: 19 dead after explosion at Ariana Grande concert – latest updates
BBC 即時更新:
Manchester explosion: Latest updates

《關聯閱讀》
穆斯林看英國恐攻:十幾億人中有幾個是恐怖分子呢?我們真的被這些偏激的人害慘了
「國情不同」:新加坡防恐超積極,我們是否也該多點憂患意識?

◎ 換日線季刊五月號,全台發行:
當國際局勢看似離我們越來越遙遠、越來越無關時,更要大膽走出去,為自己與家鄉尋找更多機會。
將海外累積的闖蕩經驗帶回台灣,是我們一起〈向全世界投履歷〉的證明!
《Crossing換日線》2017一年4期
《Crossing換日線》 向世界投履歷:夏季號2017

 

執行編輯:陳太陽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Youtube 影片截圖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