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高中生之死──美國媒體與台灣媒體的「新聞」處理
圖片

※警語:本文部分內容提及輕生議題,若會引起您的不適,請勿閱讀。珍惜生命安心專線:0800-788-995;張老師專線:1980;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這是一個關於美國高中生死亡事件的省思。

最近住家附近的高中發生一件令人難過的事情:一個年紀僅 15 歲的高中男生,半夜打電話到 911 報案,宣稱有一個陌生男子深夜在某高中校區遊蕩,身上並無武器,請警察前去檢查。

當警察到達現場後,男孩拿著假的玩具槍,朝著警察舉槍,作勢要開槍。兩位警員向男孩示警多次,男孩依然拿著假武器,朝著警察前進。在自衛的情況下,警察只好向男孩開槍,而後雖經急救,男孩依然不治身亡。一個年紀輕輕的生命就如此消逝了。

事後,雖然證實了那男孩就是打電話報案的人,且他有自殺的意圖。但這個舉動,對於男孩、警察而言,都釀成了極大的悲劇──男孩雖持槍尋短,但畢竟只是拿著玩具手槍,最後卻因此付出生命。而警察為了自衛,儘管已多次警告,是不是仍不該直接槍殺男孩,造成不可挽回的情況?

我們都不是在場當事人,也不能評斷此事誰是誰非。但我曾經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對於美國媒體和台灣媒體的報導,卻有很大的感觸:

少數美國媒體,未能遵守新聞自律

首先,美國的媒體,基於自律公約保護未成年孩子,禁止刊登男孩的姓名。絕大多數的媒體遵守規定,也很尊重當事人與家人。學校當局也相當保護同校的孩子們,當天即發出新聞稿及聲明,希望孩子與家長們不要在事件未調查清楚前,多做揣測。另外,隔日也對學生進行正面的輔導,處置相當合理妥當。當然,同高中的孩子們肯定會受到影響,但透過輔導後,平復狀況不如想像中困難。

但仍有某些媒體,尤其是當地的媒體,並不尊重當事人與家屬,硬是把男孩的姓名,甚至照片給刊登了出來。這對於原先不知情的孩子,只是徒增困擾──我的孩子曾與男孩同班過,經過地方媒體報導一渲染,反倒對此事件產生了懷疑與困惑。

再者,美國的某家媒體,寫了一段相當令人沮喪與難過的報導。大意是說,發生當日的下一個週末,正好是母親節,男孩的母親,不但無法度過一個歡樂的母親節,反而要準備孩子的葬禮。這是一個多麼慘忍的事實,對一個傷心欲絕的母親,在這個當下又何須在傷口上灑鹽呢?(編按:美國福斯新聞五台報導

台灣媒體迅速報導,卻加油添醋違背事實

我更訝異的是,在台灣的新聞也很快出現此一外電報導。從新聞的角度上,或許這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畢竟台灣「與世界接軌」得很快。

但是,我卻也看見了一個不真實的報導:報導聲稱這個男孩,是位黑皮膚的族裔。事實上,在新聞發生的初期,並沒有報導任何關於膚色與種族的字眼。之後也證實了,少年是個白人男孩,但是台灣媒體卻在新聞內提及種族議題,似乎唯恐天下不亂。(編按:東森新聞雲「國際焦點」:〈報警讓自己被擊斃?15歲黑人少年朝警舉 BB 槍 GG 了〉)

身為一個前文字工作者,也是一位母親,對於新聞的處理,我真的認為需要謹慎與小心。我深切的了解到,媒體工作時常需要靠聳動的文字與標題吸引讀者。但是這些年下來卻漸漸覺得,當讀者教育水平越來越高的時候,正義的聲音會越來越大,我們不需再為一些不公不義之事隨波逐流。

不正確的言論,不但會造成誤導,甚至會造成二次的傷害。如果媒體對「新聞」還有一點基本的責任,那麼對於不清楚的事實或是不適合的字眼,真的需三思而行。

《關於作者》
Winny,
旅居美國的台灣人,對於出生長大的台灣,依然充滿信心與憧憬。有朝一日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曾為文字工作者,對於寫作、旅遊充滿著熱情。藉由旅美的機會,放眼國際與世界,用寫作來關心台灣。

《關聯閱讀》
別當劣質媒體的奴隸──新聞真真假假,如何分辨優劣虛實?
從BBC看台灣媒體生態
「盡信網路,不如無網路?」—從巴黎恐攻看自媒體假消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ed Carroll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