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位置究竟在哪?」──加入國際組織比「正名」更重要的背後意義

讀者投書

2017/05/12

圖片

因緣際會下,我來到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簡稱:亞太經社會,ESCAP)辦公室工作,這是多年來台灣人期盼參與的國際組織,不在紐約或日內瓦,而是在泰國曼谷。

這裡是臺灣重返國際社會的據點之一,更是政府念茲在茲的新南向中心。在這裡,我要知道兩件事情,第一、台灣喊到聲嘶力竭的參與國際組織及提升我國能見度到底是真是假;第二、往南走到底是不願西進的藉口,還是真心嚮往?

新南向政策到底是藉口還是真心嚮往?

東南亞是全世界關注的新興焦點,我國在 20 年前提出過南向政策,規劃鼓勵臺商投資及建立海外生產基地等政策;20 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次將焦點轉向東南亞,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與東協、南亞及紐澳等國家建立策略性夥伴的關係,並逐步建立「經濟共同體意識」。

事隔 20 年,我們到底對於東南亞的的想法改變了多少?

從地理上與經濟上的角度來看,東南亞一直是個合理的選擇,但過去的政策思維出自於全球貿易體系變局,為海外生產基地的時代已經過去。

今日的新南向政策,特別選擇在東協共同體(ASEAN Community)的建成元年宣布,東協所強調的「以民為本」(people-centered)價值,將是、也必須是台灣回應東南亞區域發展,深化與東南亞關係的切入點,與東南亞的人民建立起連結與關係。在這個時機點,臺灣決定將眼光往南望去,務實地凸顯了台灣欲與亞太、東南亞周邊區域的緊密連結的渴望。

台灣與東南亞除了在地理上共存,台灣的確迫切地需要融入區域共同體,深化與東南亞國家及社會的關係。「新南向政策」的喊出不只是政府思維的改變,更必須是台灣內部社會與雙方認同的改變。東南亞不再是那個我們過去輕視的南方島嶼,他的迷人與風起雲湧,必須從心裡出發,否則臺灣恐怕又要再次的成為亞洲孤島而被邊緣化。

真心想加入國際組織還是只在乎「正名」?

在國際組織裡,早就沒有人記得中華民國曾經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暨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也許是多年來的媒體炒作與政治語言,讓我們對於參與國際組織的關心只剩下「名稱是否矮化」與「中國大陸無情的打壓」,這些確實是問題,但對我而言,這些都不是臺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核心關鍵。

聯合國本身的部門乃至旗下的專門機構,五花八門,各項專業人才匯聚,除了專業能力更是國際視野與語言能力的考驗,看似被擋在門外的臺灣,如果有一天門真的打開,我們準備好走進去跟發揮所長了嗎?那哪裡是我們的強項?

政府的大型工程、天然災害救援技術還是開發中國家的援助?國際組織像是一個大型的跨國企業,我們將國際組織的參與幾乎只著重在「正名」與「國格」上,然而在任何一間公司或團體裡,更重要的是你能貢獻甚麼或帶來甚麼?

若有能力與經驗,名稱與技術問題大多都可以被解決。聯合國裡,就是一個真正的國際社會縮影,人種與國籍的比例隱隱約的展現國際關係權力分配,有沒有臺灣的參與對聯合國而言無足輕重,我們真正該討論的是臺灣究竟想在國際社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而融入區域也好,重返國際組織也罷,這背後貫穿的均是人民的共生、文化的共存、利益的共享。我剛來到曼谷,見證東南亞區域起飛的喧囂;我總是在上班的路上,看著橫跨昭婆耶河的拉瑪八世大橋,思考在這座擁擠的城市,乃至萬國旗飛揚的聯合國裡,「臺灣的位置究竟何在?」讓我天天思索,我的探索旅程也即將開始。

《關於作者》
Lukas Niu
土生土長台北人,骨子裡念了法學院,又跑去讀了外交研究所。目前在泰國曼谷,小時候去新加坡當交換學生、接著跳上飛機去印度當國際志工,長大之後跑去美國華盛頓地區體驗西裝人生。現在在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亞太投資貿易處(TID)乖乖學習。如果人生不過是一條邁向死亡的旅程,我要接觸所有有趣跟新鮮的事物。

《關聯閱讀》
在聯合國實習的日子:從國際看台灣,五味雜陳的無奈心情
「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在聯合國擔任正職員工,我的跨領域挑戰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BarryTuck@Shutterstock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