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急著「造神」:認識南韓新總統文在寅,朴槿惠 40 年來的「對照組」,真能走出新局嗎?
圖片

就在台灣時間 2017 年 5 月 9 日深夜,南韓「共同民主黨」(NPAD)總統候選人文在寅(문재인)自行宣布當選並發表勝選演說。而根據目前(2017 年 5 月 10 日凌晨 3 時 40 分)開票結果,文在寅也已獲得超過 40% 以上選票,篤定當選。

由於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因醜聞下台,南韓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NEC)在國會決議下,將原定於今年底舉行的總統大選提前至 5 月舉行,選舉結果將即刻生效──因此在各位讀者看到文章的此刻,也就是 2017 年 5 月 10 日,文在寅將與目前的代理總統黃教安(황교안)進行交接,直接宣誓就職,正式成為南韓第 19 任總統。

(編按: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 10 日凌晨 5 時正式宣佈,文在寅獲得 1342 萬票,得票率為 41.08%,正式當選韓國第 19 任總統。自由韓國黨候選人洪凖杓獲 785 萬票(24.03%)居次,國民之黨安哲秀獲 699.8342 萬票(21.41%)居第三。文在寅並於 10 日上午正式宣誓就職。)

不會有所謂的看守期、過渡期,也不會有盛大的就職典禮,韓國政壇維持 9 年半,兩任總統(李明博、朴槿惠)的「大國家黨」執政「王朝」(朴槿惠上任後改名新世界黨,現分裂),就這樣一夜「變天」。

先輕鬆一下,來形容一下現在我居住的首爾麻浦區氣氛好了:此刻是 10 日凌晨 3 時許,我所居住的公寓九樓,仍然依稀聽得到街上喧囂的歡呼聲──年輕人們(因我居住的地方鄰近弘益大學校區,合理推斷都是出來夜店狂歡的大學生或年輕上班族)紛紛喊著:「清算啦!」「新韓國來了!」等等情緒高昂的口號。

而在我的推特螢幕上,多數屬於年輕族群,偏向自由派的研究生、上班族朋友也紛紛於深夜「感性貼文」,除了轉載「文叔」的勝選感言外(在此順便補充一下,文叔也跟川普一樣愛玩推特(大誤),他的帳號還很「文青」地選用《第凡內早餐》的美國情歌名曲《Moonriver》為名,競選網站更是年輕有活力),也紛紛表示對這次文在寅當選的欣喜之情。和我「另一群同溫層」(多為外商高階主管、韓國大企業經理人)中的冷漠以對、不意外,形成強烈而有趣的對比。

這一次競爭空前激烈,共有 15 位候選人角逐的南韓總統大選(先前南韓史上最多人角逐的總統選舉為 2007 年共 12 人參選),個人觀察,其實文在寅的當選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幾乎各項外在條件都是朴槿惠「對照組」的他,在幾個主要候選人當中,相對最容易成為選民投票時「西瓜效應」的「最大公約數」。(唯一例外是之前台灣媒體跟風熱炒的安哲秀,但安哲秀在薩德問題上「自爆」,得票率如今看來比保守派候選人洪準杓還低)

簡單來說,自從如今遭到彈劾下台,羈押中等待 10 月初審判決的前總統朴槿惠弊案爆發的那一刻起,幾乎就注定了韓國執政黨(新世界黨、前身為大國家黨、現分裂為「自由韓國黨」與「正確之黨」)即將失勢的命運。因此,相對來說在野政營裡累積數十年,政治實力堅強的文在寅,競選之路一路走來,自然算是有驚無險,頗為順利。

先來談談,台灣媒體的「亂報」南韓政局

醜話說在前頭。因為「老妹」我離開政治研究已久,更不想搏版面賺稿費當網紅,這次完全是奉換日線主編之命(小時候給他請客請太多),算是勉強犧牲睡美容覺的時間,來這裡講講觀察,老實說心情著實有點差(先坦承文叔當選對我這做投行的人來說其實 Z < B 啦,後面會再詳述),所以我決定先來小小開炮一下,談談台灣媒體常常錯誤類比台灣政治和韓國政治的一些問題。

如果你對韓國政治有興趣,歡迎參考更多政治學、比較政治的專論專書,這裡只先簡單談一下主要常見於台灣媒體的「亂來」:

1. 亂貼標籤、亂封稱號:
相信大家一定都常看到「韓版川普」、「國民岳父」(這兩個指的是同一人),「韓國柯 P」、「韓國范雲」等用來形容韓國總統候選人的稱號。我能理解台灣媒體為了讓讀者更容易親近、了解韓國政治,使用比較親民的形容,讓人較能快速理解候選人的個人特質或作風,但事實上這樣的標籤和「封號」,不只基本上在韓國本地根本沒有人使用(頂多是網路鄉民),也無助於大家理解韓國複雜的政局。

更不用說,動輒將韓國的兩大黨「共同民主黨」和先前的「新世界黨」動不動類比為「民進黨」和「國民黨」了

請注意,南韓是全球少有,雖採行總統制,但政黨政治長年來是小黨林立的多黨制,且政黨組成瞬息萬變,多數政黨存續期間不超過五年的國家。韓國的政黨政治如今最簡單來說,是以「個人(候選人)為中心」的,隨著個人(政治明星)聲望勢力、不同派閥的此消彼漲,各黨之間更時常以選舉為目的,或合併或分裂:小黨併入大黨後,有可能「反客為主」成為大黨候選人(如當年的金泳三);大黨亦可能在總統或國會大選後分裂,陷入山頭林立的狀況,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

2. 左派、右派,定義請先搞清楚:
在「右派幾乎等於髒話」的台灣,媒體時常喜歡引用外電,把本次韓國總統選舉的三大候選人文在寅、洪準勺、安哲秀簡單依序區分為「左派」、「右派」、「中間派」。

但事實上,這種分法雖不能說完全錯誤,卻也同樣無視每個候選人的不同與韓國政局的獨特性與複雜性:例如安哲秀在經濟政策上其實是比洪準勺還「右」的(支持小政府、去管制),而洪準勺拼命將文在寅「抹左」的同時,文在寅也拼命「撇清」(尤其在面對北韓問題時),強調自己是走中間溫和路線。

最大的不同處,在韓國因為其獨特的歷史(歷史上曾被中日殖民、韓戰、南北韓分裂、美軍安保等),外交上的「左右派」定義其實和西方的認知有所不同:後者通常認為「強調民族、國族主義」是右派,但到了韓國,「國族」是甚麼卻沒有這麼好定義:主張與同血緣的北韓(朝鮮)重啟對話和交流,反對完全服膺美國(包括日本)的文在寅卻變成了「左派」。

個人認為最好的方式,其實是不要輕易定義「左右派」,然後更武斷地認為「左就是溫和改革、右就是保守激進(保守和激進是反義詞啊!)」真有興趣深入研究或與台灣做對比,推薦參考「韓國臺灣比較文化硏究會」的一些研究著作。

3. 胡亂「喊燒」,期待「明君降臨」:
台灣媒體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動輒「造神」或「妖魔化」他國新任元首。

還記得 2007 年李明博當選時,台灣從媒體到政治人物,紛紛「喊燒」加封「CEO 總統」、「貧戶翻身」、「環保英雄」、「好市長治國」嗎?後來李明博不滿意度高達近六成,胞兄涉及貪汙案,卸任前大赦親信,最後在同黨繼任者朴槿惠「默許」下,被南韓國會調查。

然後到了 2012 年,朴槿惠當選的時候,台灣媒體又來一波:「女力覺醒」、「孤女復仇記」、「姊的時代」、「亞洲新氣象」......然後呢?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別急著造神,文在寅的挑戰非常艱鉅

如今文在寅當選,想必接下來版面上又是一片歌功頌德,「政黨輪替」、「韓國曙光」、「脫北者之子改造韓國」、「金正恩最怕的韓國總統」等等熱情呼喊吧!但老實說,誠心建議各位讀者朋友,對台灣媒體的各式評論(其實包括我自己的在內),都只要看看就好。

韓國如今在外交、國內政治、經濟甚至社會層面上的挑戰,個人認為都是近20年來空前險峻的。真要分析其實應該另起專文或報告,也並非本篇由主編要求「盡量讓年輕世代讀者清楚但親近性高地了解韓國新任總統」之主旨,因此就此直接以重點簡略帶過「文叔」面臨的挑戰

外交上要面對美中(朝鮮)角力新局;國內政局有國會選舉考驗和企業界的反彈;經濟上要面對韓國出口下滑、經濟成長趨緩(今年預測全年約僅 2.5%,是 12 年來最低);內政上則要面對沉痾已久的貧富差距和青年失業問題......這可是任何人上台都不容易解決的連串問題,何況是今年 64 歲,雖有豐富民權資歷,但實際從政經驗只擔任過幕僚長和派閥長角色的文在寅呢?

所以,老實說我對文在寅上任後,韓國的前景,並不怎麼樂觀。但當然,樂不樂觀是相對值:相對於其他候選人尤其洪準勺,文在寅的當選當然樂觀;相對於台灣的政經前景,韓國也樂觀很多。

用「朴槿惠對照組」的方式,快速認識韓國新總統文在寅

真不好意思牢騷發不完。眼看著清晨了,我們一起來認識一下這位韓國新任的總統文在寅吧!

在這裡,我想了很久,發現或許比較輕鬆也很易懂的辦法,就是從出身背景、早期職涯、政治生涯和(預計)推行政策,用「朴槿惠的對照組」這個對比鮮明的方式,來表達曾自稱「無聊」的文在寅,其特別「不無聊」之處:

出身背景:「妳含金湯匙我吃土」

同樣出身於混亂的韓戰年代。只比朴槿惠小了一歲的文在寅,可說是和朴槿惠完全「同梯不同命」,兩人的家庭更有如光譜的兩個極端。

朴槿惠的父親,鼎鼎大名的朴正熙大統領在她出生時是情報頭子,母親則是富豪千金。九歲時父親政變成功變成總統,朴槿惠也因此一路受貴族教育長大。

反觀文在寅父母均是在南韓社會地位最為低落的「脫北者」(指逃離北韓控制領土,「投奔」南韓的人,但韓戰時期人口流動極大,當時的脫北者和今日脫北者的定義有很大差異),父親是戰俘營傭工;母親則在市場擺攤。

但文在寅和當時許多貧寒子弟一樣,並沒有被現實擊倒,他半工半讀,靠讀書翻身,最後輾轉考上韓國名校慶熙大學法律系。

而就在 70 年代,文在寅就讀大學時期,與「朴家」結下了第一個樑子:他因就學時積極參與各項群眾運動,在一次反對朴正熙總統「破壞憲政體制自肥連任」的抗議行動中,遭到警方逮捕並且定罪。之後他成為當局頭痛的「異議份子」、「學運領袖」,兩度入監,更因此被校方開除。

小結:事後孔明看起來,從兩人的出身背景,幾乎就註定了這兩位同時代的人物,將走向「相對支持改革」和「相對保守」的不同道路。

從政前生涯:「妳是落難公主,我是街頭英雄」

在 80 年代韓國社會動盪中逐漸邁向民主化,風起雲湧的大時代中,朴槿惠和文在寅的道路也大不同:

朴槿惠無憂無慮的童年並沒有持續太久,她在 1974 年母親遭到暗殺後,被迫自海外返國,接替母親擔任父親朴正熙的「第一夫人」角色,負責接待外賓與從事公益、形象活動等。父親朴正熙 1979 年遭到暗殺身亡,韓國政局一度動盪。但隨著朴正熙的老部屬,韓國軍頭全斗煥再次武裝鎮壓當時乘勢而起的民主化運動,引爆血腥的「光州事件」並且獨攬大權之後,朴槿惠雖在一夕間看似失去父親和所有特權、「公主落難」,其實仍在全斗煥政府的禮遇下,繼續擔任類似台灣早年「救國團」、「婦聯會」的名媛理事長角色。

反觀文在寅於 80 年代(79 年光州事件,文叔再次入獄)到 88 年盧泰愚上任,正式開啟韓國民主化浪潮的大時代中,一直「站在雞蛋那一方」,他和韓國前總統盧武鉉共同成立事務所,擔任民權律師,長年替推動民主化改革的抗議人士辯護,也因此累積了民間的高聲望。

這段時期,個人認為他的確頗類似台灣當年民主化運動時,「阿扁」和「長廷」的角色,因其不畏對抗強權、兼具法律專業的形象,在 1987 年「六月民主化運動」達到高峰的民主改革過程中,也累積了豐厚的政治資本。

進入政壇:「妳是空降部隊,我是先蹲後跳」

韓國政壇告別「腥風血雨」的 80 年代,到了 90 年中後,在盧泰愚確立了「韓國第六共和」(即大韓民國)開啟「真正的」民主化浪潮,再由前反對黨領袖金泳三「妥協」加入執政聯盟開啟非軍人執政,再到「不妥協」的金大中(光這個人的事蹟我可以寫 10,000 字)透過民主選舉取得政權,實現「首度和平政黨輪替」之後,終於漸漸進入常軌。

韓國也確立了「保守黨陣營」(一脈相承的「大國家黨」:朴正熙、全斗煥、盧泰愚、2007 年之後以李明博、朴槿惠為代表)和所謂「進步派陣營」(金泳三、金大中、盧武鉉,類似台灣早年的「黨外」,但彼此時而分裂時而合作)兩大勢力。

在這樣的大時代下,朴槿惠的從政之路,很自然地始於保守陣營的大國家黨。她在 1988 年首度參選國會議員即當選,並且立刻在黨內「空降」擔任副主席。接下來十年間,她陸續擔任大國家黨黨主席(黨代表),並因其良好的教育和外語能力,時常代表「韓國最大在野黨」出使各國建立關係。2007 年朴槿惠問鼎總統大選,在黨內初選敗給聲勢正旺的李明博後,李明博仍派她擔任特使。

而文在寅呢?他在金大中當選,長年投入的「黨外」陣營終於取得執政權後,卻選擇繼續於民間擔任民權律師,並未如盧武鉉一般趁勢投入政壇。直到 2002 年同樣出身寒門的「好戰友」盧武鉉宣布參選總統後,才以幕僚身分,擔任盧武鉉的首席策士,並於 07 年盧武鉉深陷彈劾風暴時,臨危受命擔任總統府(青瓦台)秘書長職務。而在盧武鉉卸任後遭到貪汙調查因而自殺後,文在寅也沒有使出「次元切割術」,仍繼續擔任盧武鉉基金會的執行長。

簡單說,實際從政經歷其實僅限幕僚,甘願擔任「二把手」、「無聲影子」角色的文在寅,卻從「黨外」時期就累積了將近整整四十年的政治能量。到了 2012 年韓國總統大選時,這股能量一次大爆發:他先在該年的國會議員選舉中,在大國家黨的「大票倉」釜山逆轉勝,同年立刻宣布參選韓國總統,並以些微差距(110 萬票,文在寅得票率在六人參選下,仍有高達 48%)敗給朴槿惠。

到了 2017 年的今天,文在寅終於一躍而上,成為韓國的最高領導人。

舊時代的繼承者,能克服韓國的新挑戰嗎?

出生在同一個年代,同樣走過韓國過去四十年大時代的風風雨雨,文在寅和朴槿惠從出生那刻,卻處於光譜的兩端。朴槿惠天生享有、也需要舞台、目光和掌聲;文在寅相對之下,卻一直默默沉潛,直到正式參選前,並未展露過政治的野心。

他們兩人不只政治陣營不同,更像彼此的「對照組」。人們說「性格決定命運」,但命運又有幾人能知曉?今日朴槿惠的身陷囹圄,對比文在寅的萬眾簇擁,時光若回到 3、40 年前,一個「皇女」、一個「牢友」,如今的景象有誰能預料?

感嘆完畢。承接最前面略提過的重點,最後讓我們來看一下文在寅提出的政策,與他面臨的挑戰。在這裡,我們同樣用「前後任總統」的對比,讓讀者比較容易了解:

對外關係:

朴槿惠執政時期的韓國外交政策,大致上是延續李明博路線,簡單來說大方向是「聯美制中」,並且與北韓往來「能免則免」(畢竟殺母之仇不共戴天)。但由於韓國近 20 年來,財團勢力大幅擴張,在「金主」開拓中國市場的龐大壓力下,加上朴槿惠和中共領導人長期建立的關係,對中路線妥協成分頗高,韓國近年在中國的投資額和交流更是有增無減。

反觀新總統文在寅,從競選初期就強調自己「不會唯美國之命是從」,甚至曾在受訪時說出「當選後我會先去北韓(再去美國)。」在面對北韓(朝鮮)問題上,他主張重啟多方會談,並且恢復和北韓之間如「開城工業區」的「以商促統」(無誤)策略。

在這裡發表一下我的看法,其實文在寅這樣的路線並不創新,基本上是延續金大中和盧武鉉的外交大方向。但,與當年的時空環境不同,如今的美國在川普總統上任後,與其說他「不按牌理出牌」,不如說他急切地想要「殺雞儆猴」,透過強硬外交甚至軍事手段「立威」──而北韓,很顯然正是川普想要拿來「祭旗」的標靶之一。

在這個美國「老大哥」逼你選邊站的新時局之下,文在寅能夠既實現其競選承諾,同時不讓美韓關係退化嗎?個人持非常保留的態度。

對內政策:

中外媒體常常稱文在寅為「左派候選人」或「中間偏左」,主要原因就在於其內政的主張:對比於朴槿惠(和李明博)相對鮮明的親財團、重發展色彩;文在寅明確主張「大政府」:透過增加公部門預算與職缺,提高最低薪資,推動勞動改革等等方式,扶持中小企業與增加就業。

此外,他也在競選初期喊出頗為強烈的「清算」口號,要徹底調查大財團與公部門的舞弊、貪瀆、利益輸送等弊端。他也支持增加富人稅,承諾改善房價炒作等問題。

這種種改革氣息鮮明的政見,無疑讓文在寅贏得韓國廣大民心的支持。但抱歉烏鴉嘴又來了:整整 10 年左右的韓國經濟發展,幾乎都是奠基在國家資本、資源甚至貨幣政策支持大財團上──全球如今更迎來後金融海嘯的實體經濟成長趨緩,資本全球流竄的新時代。

這樣的時代新局,文在寅和其團隊準備好了嗎?老實說,如今他喊出的這些口號,都是些 20 年前就有的主張。與其說能為韓國「開創新局」,倒不如說是「對既有現況的重新分配改革」。一堆「防弊」政見中,少數可見的「興利」政策,大概只有和北韓的經濟合作(利用對方的廉價勞力與潛在市場發展經濟)一項金大中時期就有的「老招」──而這還仰賴外交上變數極高的漫長談判。

在此情況下,至少以目前我來往的對象(利益揭露:我在跨國證券公司工作,因此來往對象就是所謂的韓國萬惡財團),絕大多數人對韓國的經濟前景,並不樂觀。

結語

受限篇幅(早就超過所謂篇幅了吧),我想這篇文章大概就先寫到這裡。我想說的其實是,自己從個人層面,當然樂見韓國「再次政黨輪替」(這個詞同樣有商榷空間)的新氣象。

但正如前一段所述,我認為這次選舉的象徵意義,恐怕高於實質意義:文在寅到目前為止提出的主要政策,老實說都沒有什麼新意,看起來正如「過氣皇女」朴槿惠的「舊時代亡靈」一樣,只是光譜另一端,「革命先賢理想」的再包裝而已。

尤其,文在寅目前面臨的,是直到 2020 年(他必須卸任的前兩年),才能透過國會選舉,問鼎「完全執政」(在韓國,總統不能解散國會,但國會可以彈劾總統)。如今他面對的,是「朝小野大」的國會,必須先花上很大心力,整合目前國會中的各方利益,才能推行他提出的政見。

對外,也如前所述,他面對的更是早不同於以往,甚至更加詭譎多變的國際政經時局。

所以,請勿怪我大澆部分「喊燒」、「造神」的台灣媒體冷水。個人意見:文在寅和韓國,雖然走出了總統貪瀆的陰影,展現了韓國人民了不起的公民力量。

但更加嚴峻的挑戰,現在才剛剛開始而已。

《關於作者》
Ms. L
非常不想紅的低調 Banker,日台混血,幼時居加拿大,中學時期隨家人移居日本東京。東京學法學部,法學政治學研究科畢業。單身腐女一名,現任職於國際券商,2014 年從東京六本木遭到「流放」,長駐韓國首爾,又因投資失利從江南區青潭洞自我放逐到夜店林立的麻浦區。

《關聯閱讀》
我與北韓人的第一次接觸──誰心中的理想國?
【首爾抗議現場】「父母有錢也是實力」?──苦讀三年輸給特權入學,憤怒高三生加入街頭抗議
三一節我身在景福宮──看見抗議朴槿惠那張張熟悉又憤怒的年輕臉孔

 

執行編輯:林欣蘋、王子文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文在寅 個人網站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