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台灣人,做任何事一定要有「正當」理由嗎?──我在東南亞Gap year學泰語
圖片

你是否有學習外語的經驗呢?學習動機又是什麼呢?是因為考試、求職,或是單純覺得有趣?

現在大學校園裡,越來越多因應政府「新南向政策」而生的東南亞語言課,我一開始基於好奇,在校園裡修了幾門泰語課之後,就決定畢業後直接到當地學泰語,而我也是在泰國,才更堅定自己學習語言的初衷。

在曼谷的語言學校裡,班上加我一共只有四位同學,分別來自:台、法、美、俄。我們聊著天,問彼此為什麼會來這裡學泰語。

法國和美國同學,分別因為先生和太太工作的關係跟著過來。接著我轉過頭,問俄國同學為什麼學泰文,他猶豫了一陣子之後回答:「其實也沒有為什麼,真的要說是因為三、四年前我來到曼谷,一聽到這個語言的當下覺得太神奇了,所以我想要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現在有餘裕有時間,就來實現我這個簡單的夢想而已。」

聽到的當下,我心中忍不住大表贊同,但也忍不住想到剛剛自己的回答:「因為我很看好泰國的發展潛力,而且現在越來越多台灣企業到泰國,如果會講泰語就有更多機會找到工作,更有競爭力。」覺得自己實在不夠坦白。

「純粹喜歡」,為什麼不可以?

以前無論是誰問我,「為什麼你要做 xx 選擇?」我總是習慣以帶有目的、甚至功利性的考量來回應,例如「為了找工作」、「為了跟上政府的新南向政策」、「為了讓自己更有競爭力」等等。

但其實這樣的回答只答對了一半。事實上,我開始學泰語的初衷,只是單純因為有趣──想要學會看起來很難的字,實現某部分的自我精進而已──如果問我真的想藉由泰語達到什麼目的,或是增進什麼技能嗎?其實這些考量都不在我一開始的動機範圍之內。

但我不敢這麼對別人說,我擔心若回答得不夠「有規劃」或「有想法」,會被別人質疑做這件事的用意和成本。

我仔細想想自己為何會反射性地包裝自己,原因大概是為了能順利躲避別人質疑的眼光:其實正是因為我「包裝」得夠完全,聽起來夠「有規劃」,才能通過家人那關,順利來到泰國學泰語。

但聽到俄國同學學泰語的理由這麼純然,我才頓時發現,自己硬是包裝起來的理由,實在荒謬。

到底為什麼我這麼害怕被看起來「沒有目的」,到底為什麼做一件事的動機不能因為純粹喜歡?「沒有理由」可不可以是理由的一種呢?就像我純粹因為喜歡而學泰語,純粹因為想學而學泰語,一切就只是這麼剛好,說穿了其實沒有任何功利性理由。

或許,替自己尋找「正當」的理由,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在整個大環境的價值觀和壓力下,害怕未知,害怕自己付出的時間、金錢,最後什麼都換不來,因此把這套思想套用在自身生活上,也逼著順應「社會期待」,總是展現自己準備周全的一面。

但是,替自己在求職的「人肉市場」上增值,應該是追求自身夢想的「附加價值」才對,但社會上的主流價值卻似乎習慣倒果為因,就如同我們面臨許多人生選擇一樣:選擇唸很有「前景」的科系,選擇做能夠「賺錢」的工作,將那些功利性的結果,當作是做某件事的動機。

這樣的社會氛圍形成一種壓力:不允許我們說不確定未來的方向,也不願意花時間等待所謂人生的過渡期,彷彿只要一停下來,就在人生路上輸了一大半似的。

但真的是這樣嗎?看著我那些外國同學一派輕鬆的樣子,或許我們的人生選擇其實不需要這麼多規劃周全的理由。

接著,談談我在當地學泰文的經驗吧。

泰國學泰語的第一堂課:犯錯才是進步的開始

泰國語言學校的學費,和台灣的補習費比起來不但較便宜,在這裡整個環境都是你的教室,每天一出門就有泰語可以講,想不進步都難。

還記得第一堂上課時老師不斷重複著這句話:「ผิดเป็นครู」(中文直譯:錯誤是老師)她說我們就像嬰兒一樣,一切從零開始學,所以不要害怕犯錯,從錯中學反而進步得更快。

這個道理知道歸知道,但身體裡強大的「台灣好學生基因」不斷作祟,讓我一開始害羞得不敢開口,只是因為怕講錯很丟臉。但看著身邊的外國同學,發音發得比我還不標準卻敢大聲嘗試時,更是覺得羞愧。

其實,臺灣人學起泰語是相當有優勢的,因為泰語和中文有相似的聲調起伏,光是這點就比許多印歐語系的人來得吃香。

還記得出發到泰國前,一直有很多質疑的聲音說:「台灣明明也可以學泰語,為什麼非得到當地才能學?」

其實並不盡然,來到泰國一個月後,感受到最大的差別是「使用」與否:在台灣學泰文我或許可以很快地記起字母、文法,但因為同學一樣是講中文的人,所以再怎麼練習,也都只侷限在課本裡的對話例句。

沒有使用就沒有動力講好,到頭來就像以往學英文一樣,很會讀很會寫,紙上分數拿得漂亮,但我終究不會說、不敢說,也不知道怎麼運用在日常。

從日常口說溝通、而非背誦文法開始學起

到泰國後,我問了很多語言學校,幾乎都要求初學者從口說、聽力開始上起這顛覆了我過往在台灣學習語言的習慣:以前學習英文是從 ABC 開始,接著學時態變化、學文法,但在這裡學完發音規則後就直接用例句帶入情境,接著不斷跟著老師覆誦再覆誦,不知不覺中就記起好多字句。

因為學的是實用口說,像是買東西、搭車等等日常內容,老師總會跟我們說每天的作業就是把學過的字活用在生活中。

一開始覺得其難無比,也不太敢開口,因為怕說了一點泰語,對方會劈哩啪啦一大串讓我無法招架,但幸好泰國人普遍都很善良也很容易滿足,聽到外國人能夠說一點泰語,大多會激動得大肆稱讚你說得多好。在這樣備受鼓勵的環境下,我慢慢放開心胸,講錯也不怕丟臉。

當然,也有很多出糗的經驗:像是指著西瓜叫芒果,明明想吃豬肉卻說不出口,只好用手戳鼻子來演繹「豬」......雖然總被小販狂笑一番,但對方仍好心地教我正確唸法,幾次實驗之下才意識到,以前怕犯錯而不願開口的我真是傻了:越是犯錯學得越快,所有記憶最深的都是一開始說錯被糾正過來的。

來曼谷已經一個多月的時間了,雖然大多時候仍溝通不良,但學語言最開心的片刻,莫過於能和當地人對話了──和當地人學最靈活的用法,接著揣摩他們的發音、聲調,這都是學習語言很有趣的過程。

我也終於理解"learn a foreign language like a native"是什麼意思了,小時候我們還在牙牙學語的階段,聽到什麼接著模仿說出來,什麼語法啊、拼字啊,都是後來更進一步才建立的知識,只是我們在求學的過程中,為了講求效率和紙筆成績,反而逐漸忘記學習語言最自然的過程。

現在我在泰國,讓自己從零開始學習、開始成長的感覺真好!

老師讓同學實際模擬情境,互相發想對話做練習。圖/Vanessa Jhan 提供

《關於作者》
Vanessa Jhan
畢業於製造老師的大學,但志不在為人師表,喜歡四處旅行被文化衝擊,喜歡踏在泥土上感受大地,是劇場和電影的狂熱分子,經常自己一個人窩在電影院嗑爆米花。目前正在東南亞 gap year 兼學泰語,想用文字紀錄下旅途中所有感動、深刻的,希望這些文字和思想可以成為養分,帶著走一輩子。
粉絲專頁:凡妮莎勇闖天下

《關聯閱讀》
出國留學,你會考慮來東南亞嗎?
鬧過笑話又如何?學習外語就必須突破心防開口講
「在這個家裡,只能說葡萄牙文!」──巴西,改變了我的語言價值觀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ucystudio@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