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先生結婚前,她必須先嫁給一棵樹──印度的婚姻傳統

與先生結婚前,她必須先嫁給一棵樹──印度的婚姻傳統

在印度傳統婚姻中,如果新娘是瑪尼克人(Manglik),她就必須先嫁給一棵樹或一隻狗,來避免「剋夫」的厄運。以前公司的同事阿迪緹,就是先嫁給一棵樹後才嫁給她丈夫。

什麼是瑪尼克(Manglik Dosha)?

在印度占星術中,如果一個人的黃道十二宮裡,在第一、四、七、八或十二出現火星(Magal)的話,就有可能是「瑪尼克」。印度占星家相信,因為火星的狂熱性質,瑪尼克人會為婚姻帶來不幸,導致配偶間的不和諧與其他問題。是以,瑪尼克只能嫁給瑪尼克,用以抵消火星帶來的負面影響。

而如果女瑪尼克嫁給非瑪尼克人,婚前必須進行名為 Kumbh Vivah 的儀式──先嫁給一棵樹,通常是菩提樹、香蕉樹,或是一隻狗來消除負面影響。

但瑪尼克的人數很龐大。畢竟這完全是機率問題,火星可能出現在十二宮中的其中五宮,機率是十二分之五,也就是約 40%。換言之,一百個人裡有四十個人會是瑪尼克人,全球七十億人口有近一半的人都被火星影響了。

說來荒謬,印度人對於這樣的事情還是挺迷信的,足以餵飽一堆印度占星術師。尤其只有女瑪尼克才會剋死自己的丈夫,男瑪尼克卻不會,或是剋死也沒關係這樣。

這什麼邏輯?

這類似華人世界說的「命中帶煞」,女子會剋夫,所以要先把那個厄運轉嫁給其他東西,可是夫剋老婆卻沒關係,這個世界怎麼了?

前世界小姐,也曾經嫁給一棵樹

知名印度女星,曾經是世界小姐的艾絲維亞 · 雷 · 巴克罕(Aishwarya Rai Bachchan)就是一個瑪尼克,在 2007 年嫁給先生阿彼錫 · 巴克罕(Abhishek Bachchan)之前,也是先嫁給一棵樹後才舉行婚禮。

有一陣子臺灣新聞一直報導印度女孩嫁給狗的新聞,殊不知這樣的瑪尼克習俗在印度很普遍。

但是我不禁想問,為什麼女瑪尼克只能嫁給菩提樹或香蕉樹呢?如果占星學家想要賺錢,應該廣泛開通樹種跟狗種才是:喜歡吃蘋果的就嫁給蘋果樹,喜歡榴槤的就嫁給榴槤樹,不喜歡芭樂的也不必委屈自己,看看荔枝樹願不願意娶妳;喜歡哈士奇的可以嫁給哈士奇,喜歡柴犬的也不用逼自己嫁給雪納瑞,完全客製化經營,才能讓這個行業長久生存,達到雙贏的局面。大家說對不對!?

而除了要先嫁給樹或狗的特別習俗之外,印度長年來為人所熟知的「包辦婚姻」(指由父母或家族中權威長輩指定婚姻對象),也是至今仍廣泛流傳在印度的現象。

為何包辦婚姻在印度如此成功?

在這中間,固然有強烈的文化因素,但我覺得是受社會氛圍影響,甚至是種信仰。

當大家都覺得這是對的事情,便會像羊群效應一般跟隨。

首先,印度許多人認為,包辦婚姻「要求」比較低:不論如何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到了最後,都會無可避免地昇華消逝。當初所打動你的一切終究會無可避免地冷卻。沒有惱人的荷爾蒙作祟,才更能清楚判斷對方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伴侶。

其次,雖然種姓制度在印度都市已漸漸式微,卻在婚姻這部分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多傾向尋找同種姓的對象,這是一種「門當戶對」的概念。

然而,如果是自由戀愛,你很難有機會以自身的「現實」需求選取另一半:也許是娶到有錢女孩,也許是嫁給海外工作者,也許是對方的貌美如花,亦或是對方的相同種姓。但透過包辦婚姻的「談判」,卻相對有可能實現:

胖爺有一個同事,父母貧窮家境中下,雖然兄弟倆很爭氣,都是工程師,但不管他們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擺脫租屋無車的命運。然而在包辦婚姻下,他娶了一個女孩,皮膚黝黑、身材嬌小瘦弱,外表並不出色,但她的家族很有錢,所給的嫁妝足以讓他有個新的開始,全套家具、一台新車、幾百萬現金。

女方的家族是 Bania 種姓,通常姓氏以 Gupta、Aggarwal、Agarwal、Lala、Seth、Vaish、Mahajan、Sahu,Bania 及 Sahukar 為代表,這個種姓以商人為主,婚禮多極盡奢華,妝奩豐厚,有了這些嫁妝,「娶個老婆好過年」。

在印度,婚姻是場交易嗎?

在這個國土面積比臺灣大上 90 倍不止的國家,各色種族在這片大地上扎根生存,東西南北中印的人們有著各自不同的外表長相。然而膚色是一項重要標誌,膚白勝雪,在婚姻市場裡便是金子般的存在。有時兩情相悅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更多的是家世、外表、年紀、背景、帳戶餘額,及父母想法。

另一個朋友是個小學老師,在印度村子長大,家境貧窮但長相柔美。嫁給在歐洲工作的工程師後,從此麻雀變鳳凰,環遊世界。男方長得肥頭大耳,卻很有錢,不需要娶有錢老婆來改變自己的人生,

「我自己就是豪門」他這麼說。

他娶妻的要求只有一樣:美麗。

人生啊,生得好不如長得好,長得好不如工作好,工作好不如工作地點好,人生的難題裡,魚與熊掌從來不可兼得,這是個各取所需的社會。

我不禁想,對印度人來說,婚姻到底是什麼?是一項以人生為代價的交易,還是對於自身缺乏的追求?

臺灣古早的一句老話說:「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然而在這個與我們有深沉文化淵源的歷史古國,何嘗不是男人一次躍起的契機?

(編按:本文摘錄自印度 NG 人七所著,高寶出版:《嫁到印度當人妻》一書,由出版社授權書摘,並經《換日線》編輯重新下標。本章節原標題為:〈我的先生是一棵樹〉)

《關於作者》
印度 NG人七
七年級生,逢甲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
除了學語言,沒有其他才能。有飛機恐懼症,護照上卻集滿多國各色簽證。
因緣際會到日本東京求學,與印度人胖爺相識,進而拋家棄母(?)搬到印度工作。起初只想用FB專頁記錄印度生活點滴,分享印度奇葩事,用以遏制莫名嚮往台印戀情的女孩,沒想到越寫越上癮,逐漸累積一批忠實讀者。
曾與印度籍胖爺外派美國二年,現暫居上海。
著有《嫁到印度當人妻:為愛忍下去!臺灣太太的印度觀察好吃驚&異國戀真心話
FB粉絲團:印度 NG人七
部落格:印度 NG人七

《關聯閱讀》
我嫁給印度老公,「嫁妝」是門大學問
香港媳婦、印度婆婆,異文化的婆媳關係,怎麼克服彼此差距?
在印度,我被問「你有幾個女朋友呢?」──問題背後的社會框架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riyesh Balakrishnan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