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有你特別想要歸屬的國度嗎?──愛台灣,仍然可以選擇長成自己的樣子

這個世界上,有你特別想要歸屬的國度嗎?──愛台灣,仍然可以選擇長成自己的樣子

這個世界上,有你特別想要歸屬的國度嗎?

身為台灣千禧世代的一員,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已經不曉得聽過多少提倡「外國月亮比較圓」,甚至「出國就不要輕易回來」的言論。

然而,台灣的優劣大致如何、那些所謂的國外又如何,是否都能比較出個優勝劣敗,也未必那麼好說。

不僅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即使學有專精的學者專家、資源豐富的國際組織,要綜合決定排名都著實不易。用最貼近生活的角度來說:我在國外亦常可以遇到叫苦連天、羨慕海外甚至羨慕台灣的外國人。

有時我會想,或許,國家的發展在各種權衡和考量的拉鋸下,就是會顧此失彼吧?除了少數北歐國家外(而當地的稅率──尤其富人稅率,往往極高),世界上真的很難有那種可以在各方面都幾乎領先群倫、全面平衡,並且讓人們安居樂業,滿意到沒有怨言的國家吧。

所以平時,我往往把那些表面上媚外而貶低台灣的言論,解讀為「全球年輕世代對於整體局勢的普遍不滿」的現象之一。

畢竟,這種年輕人對於所處國家、社會局勢的無奈,現在已經不分國界了。

又或者,我有時會把那些出自部分台灣人口中的「逃離鬼島」言論,看成他們在抒發自己身處台灣所面臨的日常困境。因為所愛的地方的困境,是與自己如此切身相關,卻又似乎莫可奈何,所以消極之下,他們想逃避了吧。就像是一些孩子,對於自己不知該如何面對、相處的父母,也會用逃避的方式,壓抑自己對於家庭的愛與情感連結的渴望。

「出走」的背後,一定是因為「不知道如何愛台灣」嗎?

然而,真是這樣嗎?選擇出國定居的,只有想愛而不知如何去愛自己國家,不得不遠走的人嗎?在各種生活經驗與思考的堆疊下,我發現不是。

其實,還是有很愛自己的故鄉,但同時正面地選擇前往「與自己個人價值更契合的」國境生活的人。他們熱愛自己的故鄉,為故鄉感到驕傲並且感恩,帶著故鄉已經融入在自己的言行舉止之中的文化氣質,前往了異鄉。

面對故鄉,他們用心去愛去珍惜,持續關心與保持連結;面對新家,他們積極思考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或在自己一部分的生命階段中,要在什麼樣的環境與價值文化中找到同好,並活得更愉悅與順利。

我想起一位在加拿大的醫生朋友。即便在加拿大求學多年也結婚了,但每次見面,她總是很真誠且驕傲地說著台灣的好,並在別人挑戰她來自哪裡時,展現她堅定不移的信念。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我總是覺得她一提到台灣眼神就在發光。甚至,因為身為台灣人第二代的老公不善於說中文卻說得一口好台語,所以出國後她的台語反而變好了。

即便是短暫回台的探親與停留,她跟先生也熱血地騎單車環島台灣,把握機會一覽這裡獨特的美麗。如果不曉得她的家鄉在這裡,光是感受她那種興奮和熱情,恐怕會以為她造訪的是終身嚮往的夢幻國度呢。

怎麼看待台灣,有很多種切入方式。而故鄉對於人,也確實有著不可取代的意義。

愛自己的根,仍然可以選擇長成不同的樣子

然而,當問起她未來有沒有機會回來定居的時候,她也道出了自己的故事與無奈。她說,回台灣的醫院實習時,即便她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她還是被當成「外國人」。且台灣醫學體系的訓練方式,與她在加拿大所受的訓練的差異,讓她不是很習慣。

所以,她還是傾向在加拿大繼續生活。她說自己雖然熱愛台灣,但在價值觀與習慣上,似乎因為生活實踐,如今已經介於「台灣人」跟「加拿大人」中間了,現在的她,也說不準自己的本質更像哪裡人。

的確,自己的樣子與自己的「根」,未必長得一模一樣。每個人因為自己獨特的背景與經歷,所長成的模樣並不相同──而同一個國家,也必定有不同價值與習性的人存在著──即便他們都是同一個寶島的孩子。

正如,即使我們再愛父母,父母的性格與價值,也未必能與我們契合。於是,父母養育我們,給予我們家庭的溫暖與滋養,我們也努力扮演好子女支持父母的角色。但終究,若是要尋求價值觀與性格相仿者的同理與支持,我們還是需要找尋朋友與伴侶去談心深交。

就像我的這位朋友,她很看重故鄉的價值,彷彿是在宣告她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根。但她同樣地也在積極追求她想要的生活。而這兩者可以並存,並不衝突。

原來,如今早已不只是個年輕人可以自由選擇未來伴侶的時代,也是一個可以探索自己是怎麼樣的人,並自由選擇歸屬國境的時代了。

愛台灣,與是否定居在此沒有必然的關係

人們不只是在自己生長的村莊或城市裡,進行社會階級垂直或平行的流動,也不再只是在自己國家的眾多個社群當中,去選擇一個自己最認同的價值與生活文化,做為自己日常實踐的一部分。我們更可以放眼世界,去尋求一個機會更多、或更知心與善解人意的環境。

每個社會文化的思維方式與價值判斷並不同,那是一種以在地人為單位所形成的集體意識。當你生活在一個地方了,既必須融入當地的生活,也同時成為形塑當地文化的一份子。最終,如果跟自己的本質相去不遠,甚至是更為契合,則自己將逐漸融合在那個集體意識所代表的價值洪流之中,以更舒服自在地的姿態活著。

突然,我很好奇未來我會不會發現,其實另一個國度的整體價值與性格,更與我個人更契合呢?或許,以更開放的態度去容許有台灣之外的選項,便也容許自己有空間,去客觀地看待台灣與其他國家的模樣。容許台灣或許能夠有它特有的,或許暫時還不令人喜愛的地方,卻不代表我的生活被全然侷限,而因此產生怨懟或絕望,因為人生的選項與機會比以前更多了。

也容許自己,真切的感受,在不同的地方與文化裡生活時,是一個什麼樣的自己?是否更貼近自己內在追求的模樣?又,自己主觀意識形態以外的思辨與價值,是否更容易在某一個社會裡獲得共鳴與接納?愛有很多方式,關懷也有很多種,只要是誠摯與用心的,就不怕別人感受不到。每個人都有他愛台灣與讓台灣更好的方式,而這跟是否持續定居在此,沒有必然的關係。

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上,台灣未必要是完美的。就算偶有些紛擾與風雨,它永遠都是我最珍惜的故鄉。而我也自信,我很用心的打從心底,感受了並知道台灣獨一無二的價值所在,也不斷認真的體悟著它無可取代的美好。縱使有一天,我嘗試、甚至決定定居在他處,那個我對於台灣價值的肯定與愛惜,決不會因為我形式上的一時離去而改變。

《關於作者》
Ms. 倫敦有點政經
讀完貓空大學法律系,準備去很政經的倫敦讀心理與行為學,奇怪的行徑讓人霧裡看花,她本人也是帶著困惑。
喜歡東想西想、自言自語。人生懵懵懂懂,走一步算一步。
會一邊觀察各種事物與文化,一邊品味不同的人與他們的所留下足跡,期待在咀嚼中發現新觀點。
當把表面上看似不相干的事情串起來,會很開心的嘴角上揚,咧嘴燦笑。

《關聯閱讀》
「愛台灣,就是畢業了先不要回來。」──現在我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沉重
我想分享一件很簡單的事:不是留在台灣,才叫「愛台灣」
一個香港人眼中的北美台灣留學生

《作品推薦》
無人留意的川習會,亞洲風雲的起點
一個只有努力還不夠的時代:給徐重仁總裁的一封信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