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不下」的26歲──我徬徨、我糾結,但仍選擇聽一次小王子的聲音

「不上不下」的26歲──我徬徨、我糾結,但仍選擇聽一次小王子的聲音

我目前 26 歲,一個不上不下,很尷尬的年紀。

台灣社會有個不成文的規定「30 歲前打天下,30 歲後定天下。」

不過我有一個夢想,一個環遊世界的夢想,所以我放下那個不成文的規定、不顧眾人反對離開台灣,去到澳洲,因為我知道在那邊又能賺錢,又能進一步適應外國生活。但其實我了解台灣社會對於海外打工的觀感抱持保留的態度,對他們來說,採採水果、端盤子不能算是經驗的累積。

他們苦口婆心的告訴你,這一出走,每年都會有新的畢業生出社會,你一個「沒經驗的老菜鳥」跟一個「沒經驗的新菜鳥」,一般公司大多會選擇「沒有經驗的新菜鳥」。

因此我的出走,並沒有如外面所見的光鮮亮麗。

夜深人靜,我仍自問:「一切值得嗎?」

在台灣的朋友羨慕我:「好好喔,你可以走過那麼多地方」,但偶爾夜深人靜時,我不得不承認很常自問:「這一切值得嗎?」

可是,我沒有辦法停下來,如果現在停下來,就是否定推翻所有之前的努力。這條路既然已經開始走了,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知道在旅途的尾端有什麼在等我,也許一樣是一場空,但至少我堅持到最後,我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被「如果」給折磨。

你說,那晚一點出發呢?等累積經驗後再出去,我覺得這彷彿是在跟未來打賭,而且是一場你不知道賠率的賭局,如果我在下一秒出事?又或者我的家在下一秒需要我的幫助呢?我永遠不清楚下一秒我會發生什麼事,我擁有的只有現在。

現在我可以出走得這麼心無旁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我父母都還健康,但我的父母算是老來得子,所以他們的年紀比我同學的父母都來得大。

我的作為在許多人眼裡跟瘋子沒有差別,但這卻是我沒得選的選擇。

沒有退路的向前走,反而踏實

也許是我將自己推向沒有退路的日子,但我發現我的每一天都實實在在地為自己而活,我的人生沒有要討好的上司、要「搜秀」(Social)的同事,因為我的人生就只要面對我自己,我的成敗也不能再怨別人,突然之間我的週遭都被清空,赤裸裸的只剩自己,思路也因此而清晰起來。

我清楚地感受到小王子的存在,在每次被現實搞得直不起腰,至少我有自己陪伴。在跟以前大學、高中的朋友聊天時,發現出了社會很流行一種飯局,時不時就會有創業者飯局、台商飯局,類似同類型的工作大家會定期出來聚餐,交換情報、共享資源,但這樣的友情存在多少「心心相惜」?

在你因為一次失誤,窮困潦倒,有多少飯局裡曾經搭肩稱兄道弟的情份,會真的無私提供幫忙?但在你急急忙忙追求成長與進步時,你曾問過這些真實的是你要的嗎?還是只是順著時代的洪流游罷了?

聆聽心聲,重視內心的小王子

我在澳洲遇過許多不同年紀的台灣人,不同的年紀帶來不同的故事。有一部分的故事都是在哀嘆,他們人生從沒真的為自己做過決定,他們察覺到了這件事,因而出走,想要先讓心休息一下;而另一部分則尚未察覺,他們抱怨著社會不公、教育體制爛,反正千錯萬錯都不是自己的錯。

有多久你沒有聆聽從心底發出的那聲音了?有些人故意裝聾作啞,因為害怕改變帶來的負面影響,繼續順著所謂的社會脈動行走,變成了沒有自己思想主見的遊魂,人生只是為了生存。

如果你忽略了心裡的聲音太久,有天他會離你而去,在你被現實摧殘得不成人樣,不管你身邊有多少噓寒問暖,你始終覺得空虛,因為你的小王子已經不會再試圖與你溝通,他已經離開再也沒有聲音了,你的心真的成了空殼。

為自己而活,不論路有多難,人生不會死就還好,走過後其實路沒想像中的難,一切的恐懼都是你自己的想像而已。

《關於作者》
黃馨儀
從小我就有個夢,我要環遊世界,為此大學畢業後就先在台灣工作一年,賺出走的第一筆基金。後來在多方比較下,決定投資澳洲為我的第一站,我要在澳洲一邊旅行一邊賺錢,能賺多少是多少。在澳洲一待也就待了兩年,澳洲帶給我許多感動許多成長。記得在我要出發前,雖然那時網路上許多媒體站在批判的角度,但其餘背包客們的分享,絕大多數都是表揚出走的好。不過在我回來後發現,越來越多背包客不在乎挑起「鍵盤戰爭」直言澳洲那些光怪陸離的現象,我覺得這是好事,有批判的視野才能有所成長,刺激人做更深層的思考,成長不是只是愛的教育就行了。
粉絲專頁:沒事沒事別想太多

《關聯閱讀》
玩出競爭力──在「很會玩」是高度讚美的荷蘭,國家補助大學生繼續Have Fun
會玩才是真本事──德國的學前教育

《作品推薦》
從美國收養華人小孩的現象,重新珍惜自己的根
親愛的家長,您還在為孩子蓋城堡嗎?──台灣多數孩子長不大的原因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黃馨儀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