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歲開始闖蕩世界的她:別奢望一趟旅程就能改變你什麼

18 歲開始闖蕩世界的她:別奢望一趟旅程就能改變你什麼

一年前我還是個高中生,那天下午第一節課,陽光暖暖的照進夏日的教室,是數學課吧我記得。

不喜歡數學的我總會從抽屜抽出地理課本,熟悉的翻到最後一頁的世界地圖,我看著地圖上每個不起眼的小國家,也是那天,那個下午,我開始注意到巴爾幹半島。

南歐的希臘,一直是人們眼中的天堂,有藍白相間的建築風格,還有神話故事相襯,成為大部分人的旅行清單之一,我也不例外。

但是那天下午,畫在希臘附近,小到要在左手邊說明列才找的到名字的阿爾巴尼亞,在陽光灑在書上的下午第一堂課下課前,映入我眼簾。

那就去阿爾巴尼亞吧,我心想。

那天,我在一個平凡的下午計畫了一趟 18 歲的成年之旅,決定去的是一個在地圖上不太起眼的國家,日期訂在高中畢業典禮後的兩天。

那場只有我一個旅客的旅程

從雅典到吉諾卡斯特(Gjirokaster)的漫長車程,車上只有我一個旅客,其他都是當地阿爾巴尼亞人,一上車每個人都盯著我看,在抵達邊境海關前司機會上來收每個乘客的護照,這個時候我的深綠色護照顯得特別突兀,司機看了幾眼問我 :"CHINA?",也許是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也許只是還沒完全醒來,我朦朧不清的搖搖頭。

在睡夢中阿爾巴尼亞海關到了,大家匆匆拿著護照下車準備接受檢查。

我看著海關疑惑的眼神,過了幾秒,他終於開口問我:"Papa? Mama?"我尷尬的說:"Sir, i’m traveling alone. I’m adult."他翻了翻我的護照,似乎是想再確認一次,不久他蓋了章讓我通過,後面的大嬸們都笑了。

阿爾巴尼亞的外移人口很多,因為貧窮和發展緩慢,許多年輕人選擇到鄰近的義大利、希臘工作,甚至有些人不會說英文,只會說阿爾巴尼亞文和希臘文、義大利文。

除了首都地拉那(Tirana)以外,其他城市大眾運輸仍緩慢發展中,「公車站」有時候只是一棵夏夜的榕樹下,有時候只是一張生鏽的鐵椅前,除非開口問當地人,不然很難發現它。

能帶來的感動的往往是人

我造訪很多城市,但給我最多感動的,是阿爾巴尼亞人。

因為小鎮與小鎮之間的移動不方便,有時候問路人,會被帶去搭當地的計程車,看起來像是純粹的介紹但其實他們可能都認識並且合作很久了。

這樣的不便也開啟了我搭便車的契機,很順利的,花了大約 20 分鐘便攔到一輛車。駕駛不會說英文,他只是單純的想幫助我,經過幾番測試知道無法溝通後,只能靜靜的看著窗外,看著高山和河流在眼裡跳躍,看著這塊我沒有想過會踏上的陸地,感受一陣陣從窗外吹來的涼風,天氣還是熱得不可思議,高溫卻讓自身的感覺更深刻。

而第二輛便車將我從台佩萊納(阿爾巴尼亞語:Tepelenë)這個城市載到千窗之城培拉特(Berat),一上車看見一個擁有一頭亮橘色頭髮的女生,而另外兩人則是在希臘當警察的駕駛與他的妻子,她們都是在培拉特當老師,在當地是擁有不錯收入與生活品質的中產階級。

橘髮女孩是車上唯一一個會說英文的人,她笑著跟我說前幾天在希臘旅遊的趣事、在阿爾巴尼亞當老師的薪水微薄,我問她說:「你們為什麼願意載我?」她笑著回我說:「我相信你,就像你也剛好相信我一樣。」 那時候我的心暖暖的,就像七月阿爾巴尼亞的陽光一樣。

下車前她拉住我,並把照後鏡上掛的吊飾拆下來送我,「這可以帶來好運,我想你更需要它。」她眼神炙熱地說。

後來我將吊飾掛在宿舍的牆上,看見它我就會想起在巴爾幹半島上的日子,常常在網路上看見鼓勵年輕人旅遊、出走的文章,不知道為什麼不太能吸引我的目光,如果你認為 5 年都不能改變的習慣,或是 5 年都找不到的人生答案能藉由 50 天的遠方旅行有點甚麼改變的話,為什麼不要試著在看見世界之前,每一天,先看見自己。

這也是每次班機降落桃園機場前我給自己的期許。

旅行對我來說是讓每個平凡的生活片段,再次閃耀起來,重要的是要在平凡的日子裡,當個勇敢且靈魂炙熱的人。

《關於作者》
蔡雅蓉
十六歲開始獨自旅行,十八歲搬到台北念書。
現為大學新鮮人並主修傳播科系,兼職校園工讀和代購,沒有特定職業,機會來了就做。
未來想從事傳播業和跨國貿易, 也想在一個深愛的城市開一間咖啡廳,
而目前只想在穩定的日子裡瘋狂的生活著。

自由的靈魂也許會把你帶到更遠的地方,離開是很浪漫的事情、回家是很重要的事情。

《關聯閱讀》
非關功利、何須目的──旅行,與人生的養分
17歲,踏上遊歷三十國的旅程──旅行中,我找到了自己
不為臉書炫耀、不為標榜自己──旅行,真希望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蔡雅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