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你決定留在倫敦工作?」──沒為什麼,只因為不想讓自己後悔

「是什麼讓你決定留在倫敦工作?」──沒為什麼,只因為不想讓自己後悔

「是什麼讓你決定留在倫敦工作?」

簡單的問句,複雜的情緒。

我想這應是大部分旅外工作者對這句話最直截的反應。

2015 年的夏天,我正式結束軍旅生涯、踏入生命的下一階段。我用了十個月的時間反覆思索著自己是要正式踏入職場,抑或是買上一張機票,到遙遠的地方探索那未知的世界。

於是,我來到了倫敦,這座被詩人塞繆爾(Samuel Johnson)稱作:「當一個人厭倦倫敦的時候,他就厭倦了生活」的城市。第一年的時間,我絞盡腦力地讀書;同來自各地的同學待在小小的會議間衝撞思維;感受文化差異、文化衝擊,甚至於文化歧視;放縱地在青春的末梢用力喝酒、用力跳舞、用力問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我沒有找到答案。

一年的時光飛逝,中文真的很美,這一年對我而言就是如實地「咻」的一聲便結束了。

「下一步」的逼近

和大多數負笈海外來到英國的學子一樣,我早早地感受到「下一步」的逼近。正如台灣教育告訴我們的,你必須努力讀書考上好高中、好大學、好研究所、找個理想的對象穩定交往、結婚生子、孕育家庭,成為所謂「社會的典範」。

雖然我是個叛逆的水瓶男,對這樣的價值觀感到無奈與憤懣,卻還是無法抵抗這根植在我腦海中的思維影響著我對生命的想像。所以,惶恐、焦慮、忐忑、憂鬱、挫折,這些情緒在我海外留學的最後幾個月,成為了我最主要的心情寫照。

好像讀完了這一年書,我就必須變得不一樣了。

最後的幾個月,我惴惴不安地迫使自己積極找尋下一步的浮木,也順利地拿到了不少被社會定義為「成功企業」的錄取通知。但不知怎麼地,我仍舊沒有辦法全然喜悅地擁抱開工前倒數的英倫生活。

2016 年 8 月飛機落地,隔了整整一年我總算回家了。有家人和朋友在的台北真的很好,我安心地享受著假期,卻不經意的思念起那個在倫敦恣意尋找「我是誰」的自己。

說起來很簡單,但卻是最困難的決定。反覆再三,我決定趁著年輕的時候再任性一回。

於是,我回到倫敦。在沒有寫完論文、沒有找到住所、沒有收到任何錄取通知的狀態下。當然,我冒險地和那些錄取我的公司說我需要多兩個月的時間完成論文,有些公司同意了,但更多的是直白地告訴我,他們會另尋他人。

一身惶恐,還是回到倫敦

我一身白地回來了,寫著一封一封的履歷、再一封一封地收到拒絕信,在破百的履歷投遞中,自我的質疑與對未來的惶恐,恐怕是隨後而來的羨慕眼光所不曾料想過的。

「是什麼讓你決定留在倫敦工作?」

面試的時候,人資主管問了我這個問題。

老天爺呀,這實在是一個難以一言以蔽之的問題。說實在,直到我留了下來、工作也漸入佳境,我還是不知道這題的最佳解答。但或許,我只是需要更多時間去尋找自己對於生命的想像到底是什麼。又或許,我只是捨不得就這樣離開這座斑斕的城市。

當然,我不能否認我一定程度地抱著功利的思想,想多賺些錢、累積履歷、過過「傳聞中」輕鬆寫意的海外職場生活(天知道這是一個多麼美麗的泡泡)。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想讓自己後悔。

正因為我知道現階段的我仍可以孤注一擲,隨著年歲增長、責任變重,我會漸漸失去放手一搏的選擇權。所以如此這般的,我很幸運地留了下來,但生活從來不像遊戲破關一樣,完成了這一關從此便是幸福快樂的日子。

就像前面說到的,海外工作的日子並不輕鬆。然而,這又是另一個漫長的故事了。

「嘿,所以到底是什麼讓你決定留在倫敦工作啊?」

我沒辦法代言其他海外工作者的心聲,我想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在每一個階段做出不會後悔的決定。前陣子在留學生圈非常火紅的影集《荼蘼》或許可以作為我的想法最寫實的映照。正如同女主角鄭如薇一樣,我們都在生活中不斷地做出選擇、不斷地學習妥協、不斷地更換方案,卻又不斷地回頭望著「如果當初我這麼做就好了」的自己。

老實說,人生真的很難。但這段海外的日子,我最大的學習就是「不要後悔」。給所有正在猶豫是否要踏出海關、留在台灣、遠離家鄉、重返福爾摩沙的每個人。

如果有機會,再來寫寫這些日子我在倫敦的生活吧!

《關於作者》
安德魯
叛逆的水瓶座,上大學前總夢想成為一位百年樹人的國文老師而一路考進了政大中文。半路出家在政大之聲學廣播卻發現自己對廣告行銷有熱忱。在倫敦帝國學院完成行銷碩士後卻又意外留在英國科技公司做產品經理。無法預言自己的下一步會在哪,但跌跌撞撞間樂觀地摸索極限或許是我最大的優點。

《關聯閱讀》
在最嚮往的城市憂鬱纏身──走過漫漫黑夜,我在倫敦重新立足的人生路
英倫職場求生記:別怕冷嘲熱諷,機會是給隨時都在咬牙準備的人
夢寐以求的異鄉生活,我們為什麼覺得不對勁?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I Wei Huang@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