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課堂的30日無肉挑戰──在一個月中,改變自己的一個生活習慣

挪威課堂的30日無肉挑戰──在一個月中,改變自己的一個生活習慣

這學期在挪威上了一堂,名為「環境與社會」的課,雖然和其他社會科學的課一樣充滿著各種讀不完的文本,不過比較特別的是,老師出的期中作業是「寫一篇社論」,以及邀請大家自由參加一場「三十日挑戰」。

顧名思義,三十日挑戰就是用一個月的時間,改變自己的一個生活習慣,挑戰內容可大可小,全憑自己決定,結束後可以寫篇心得或是上課時和同學分享,但並非義務性質,也不會影響成績。同學中有人決定三十日不使用塑膠袋、有人決定每天走路去上學,而我則是決定來挑戰「無肉三十日」。

「節省煮飯時間」竟成為減少吃肉的最大動力

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有著「減少吃肉」的想法,但一直沒有下定決心地將肉類從日常飲食中排除。在台灣,三餐都有肉是件很普遍的事,早上吃個培根蛋吐司,中午一個雞腿便當,晚上一碗排骨湯麵,雖然相較於西方飲食文化,牛肉的攝取較少,但豬與雞從未在我們的餐桌上少過。

最早讓我開始對肉食有真正認識的,是來自《畜牧業的陰謀》這部紀錄片,片中不只講述了肉食對環境資源、糧食正義、溫室氣體等的影響,更進一步揭露畜牧業、政府,甚至部份環保團體,是如何隱藏真相,維繫整個肉食生產與消費系統,讓人們只看到餐桌上的鮮味佳餚,卻無法看見背後付出的代價。



看這部紀錄片時,是在挪威剛開始生活沒多久後,因為少了台灣各種美食的誘惑,以及想避免餐餐都要下廚的麻煩,因此不知不覺間就很輕易地,把飲食習慣調整成只有晚餐才會吃肉,並且開始「蛋與肉擇一」、「牛奶與優格擇一」的消費習慣。交換生活讓我失去台灣生活的「方便」,但也意外地帶來了飲食習慣改變的契機。

三十日挑戰──不只是一人的挑戰

由於本來一天就已經只吃一餐肉,因此我很快就決定把三十日挑戰目標設為「完全不吃肉」。雖然如果以環境、糧食正義為考量,應該連蛋奶製品都不吃,但由於突然變成全素會讓自己花很多心思調整飲食,因此仍決定可以吃蛋奶。

開始挑戰不久後,便發現實際上並不會太困難,偶爾想吃肉的慾望,藉由吃其他喜歡的東西也能獲得緩解。令我感到有意思的,反而是因此與其他人開始的互動。例如固定和其他台灣交換生一起做家鄉菜的晚餐聚會,以前總是盡可能地大魚大肉上桌,自從開始了這個挑戰,不只我轉為提供素食料理,朋友們也很義氣地增加料理的「素食版」,例如大家吃餡餅,就增設了「素餡餅」的選項。其實很多人不是不願意減少吃肉,而是少了那麼一點推力,而以行動開始吃素,正是給自己、給朋友帶來改變的契機。

除此之外,更有意思的是在許多吃飯的場合,必須向朋友們解釋為何自己變成一個「暫時素食者」,以及正在參與的「三十日挑戰」,因此而聊到食肉與環境的關係。

還記得一位朋友聽完我對於三十日挑戰的簡易解說,她就問我:「那所以吃肉對環境造成什麼影響?」當下我忽然更深刻體會到了這個挑戰的意義。自己一個月少吃的肉所能給世界帶來的影響有限,但因為挑戰吃素這個行為而衍生的談話、交流、和身邊的人產生想法碰撞,就像一波波的漣漪,由自身向外擴張的影響才是無限的。它不只是「我」的三十日挑戰,更是「我們」的三十日挑戰。

寫一篇文章吧,讓你的聲音傳得更遠

挑戰接近尾聲的時候,正好要繳交期中作業──一篇社論。在經過「吃素一個月」的漫長解說後,我馬上明白我應該來寫一篇關於食肉和環境的文章。這份作業是一個很好的整理,即便不是直接地寫下挑戰的心得,但讓我更清晰地整理自己參與這個挑戰的動機,以及希望它能帶來的影響。

在討論課中,我們分享自己進行的挑戰和所寫的文章,而這份作業並不是交出去就沒事了,助教不斷地鼓勵大家把文章拿去投稿,並且在課堂中,直接帶著大家討論可以去哪裡投稿。對於念社會學的我來說,所學能如何真正地影響社會,是長存於心中的疑問,而這堂課有別於其他課程以學術作業為主,而是要求大家撰寫以尋找聽眾、訴說觀點、帶來影響為出發的社論,反倒更引起了我的熱情與留下深刻的記憶。

三十日挑戰即將結束,還記得討論課上助教問我:「你會不會因為這個挑戰真的變成素食者?」,我笑著回答:「沒辦法耶,因為回台灣還有很多想吃的料理,但我想我會比以前少吃很多肉的,並且告訴更多人關於這個挑戰的經歷,讓它不只是一個人的三十日挑戰。

《關於作者》
北海魚
正在挪威交換,主修社會學,以為出來交換是讓自己去明白些什麼,卻發現了更多的不明白,所以在北海做隻魚,一邊游著一邊尋找方向。

《關聯閱讀》
我來到「宰牲獻祭」現場 ──土耳其的穆斯林「宰牲節」
淺談有趣的挪威文化
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MalinMark CC BY 2.0、附圖/北海魚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