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難卻的國度──和台灣一樣努力爭取國際認可的科索沃

盛情難卻的國度──和台灣一樣努力爭取國際認可的科索沃

"Hey Chinese, How are you?"

在旅行中,遇到這樣的問候,大多數台灣人通常會願意停下腳步,並解釋說"I' m good, but I' m from Taiwan"再加上一個微笑。在科索沃一段短短 15 分鐘的步行路途中,就遇到兩三次當地人這樣的問候。訝異的倒不是他們直接把亞洲人預設為中國人,而是他們對於亞洲臉孔的好奇與友善。

幾趟旅程下來,已經習慣於整班飛機內只有我一個亞洲人,但是剛下飛機,就感受到科國人民對於亞洲人的好奇,遠高於其他歐洲國家,對人也十分和善,並不亞於以友善聞名的台灣,甚至有時候會覺得過於熱情。

僅僅吃飯時坐在隔壁桌,他們也會對你投以好奇的眼光,並搭話問你來自哪裡,對於科索沃的感覺如何云云,聊得來直接請你喝杯啤酒都有可能,即便是在景點拍照,當地的年輕人也會帶著好奇心與你攀談,走在路上,只要四目相交,一定會得到他們的微笑和一句"Hi!"。一整天走下來,為了回應對方的"Hi!",我大概也說了 30 次以上的"Hey!"

實地走訪,才開始認識科索沃

會選擇到科索沃旅行,沒有什麼高尚的理由,純粹因為機票便宜,對於這個國家有增加任何一絲的了解,都在訂好機票之後才開始。在這之前的印象,僅止於他位於地理課本稱之為「歐洲火藥庫」的巴爾幹半島,以及在 2008 年才剛獨立成功。

市中心的獨立紀念廣場,有著 NEWBORN 的地標,昭告世人這是一個新生的國家。圖/李元愷 提供


科索沃的國旗上除了領土的圖像外,還有六顆星星,分別代表著這個國家是由阿爾巴尼亞族、塞爾維亞族、羅姆族、戈蘭尼族、穆斯林族及土耳其族六族群所組成。

特別的是,這裡為了穩定剛獨立的金融市場而使用歐元,物價卻十分便宜。

科索沃的國旗。圖/Shutterstock


路上漢堡的物價圖,1 歐元約等於新台幣 32 元。圖/李元愷 提供

遇見不凡大叔的盛情難卻

在科國的第一晚,因緣際會在住宿的飯店認識了一位科國大叔,小聊之後便邀請我同他家人一塊吃晚餐,大叔的英文不到流利但還能溝通(僅僅是用單字溝通,例如他說"You, me, eat!"表示邀約,我則只要簡單的回答"Ok!")。

到了餐廳後,大叔介紹我認識他的姪子 Fatlum 及姪媳,Fatlum 以流利的英文和我說,大叔在科國是有名的商人,是八間連鎖餐館的老闆,也是一間飯店的創辦人,這個城市沒有人不知道他。在台灣不認識半個大老闆的我,居然能在科國和金字塔頂端的人平起平坐,又或許是因為我對他就像朋友般的自然相處,讓他能暫時脫離平常板著臉孔的老闆模樣。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Kosovo, anytime, Lee."

大叔邀我與家人一同用餐,大叔為左二。圖/李元愷 提供


那天晚上是我在科索沃經歷最冷的一晚,但心裡頭卻被熱情給溫暖。

隔天在市區路上閒逛,發現路邊的乞討者其實不少,回想起昨晚坐在大叔的 Audi 跑車內,科國的貧富差距,不經意地展現在旅人的面前。

當地的傳統市場圖。圖/李元愷 提供

科索沃的獨立之路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Kosovo? Is here good? How about your opinion?"
(你覺得科索沃是怎麼樣的國家?你覺得這裡好嗎?想聽聽你的意見。)

短短在科索沃待了 5 天,這類的問題卻回答了近十次,從問問題的眼神中,感受到他們希望被認同的期待。如同過去幾年的台灣(或許現在依舊),需要許多類似於「老外也愛台灣」的新聞標題來證明我們自己的價值。探究背後的歷史,也不難了解台灣和科索沃在某種層面上其實非常相似。

科索沃脫離自塞爾維亞,但塞國至今不承認科國的獨立,即便科國的國家四要素(註)是鐵錚錚的事實。

我們台灣和科國都在有限承認的空間中努力成長。在回答問題時,我總友善地表示台灣和科索沃的相似之處,堅定表達在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我們會一起越來越好。

另一方面也不禁思考,科索沃在獨立過程中,國家內部的共識是強而有力的一致希望獨立,而台灣的共識還在凝聚中。此外,科國獨立有老大哥美國、法國及北約的強力支持而得以成功,但是台灣呢?相較於科國,我們與世界強權的牽連更加錯綜複雜,如何找到國家正常化的立基點,吸引有力的夥伴支持?身為國民,我們唯有更加強自身的軟實力,努力讓台灣在國際上成為 somebody。

這裡的人們是這麼的可愛和熱情,走在路邊的年輕人和我對上眼,就會問我:你喜歡科索沃嗎? 

由衷期盼科國人民的熱情和友善,能為他們帶來更有溫度的未來,科索沃或許不是一個觀光或學術知名的大國,但卻是我推薦值得一訪再訪的純樸國度。

在科國第二大城,同時也是該國文化城市的普立茲倫堡壘內,俯瞰城市。圖/李元愷 提供


後記

在這個堡壘拍照的同時,有兩個當地年輕人過來和我攀談,但有趣的是我不會阿爾巴尼亞文,他們也不太會英文,但仍然靠著 Google 翻譯共遊了堡壘並喝了一杯咖啡。

和兩位科索沃年輕人喝咖啡。圖/李元愷 提供


註:國家構成四要素為「領土、人民、政府、主權」,且科索沃已獲得了 111 個聯合國國家的承認,但未能加入聯合國。

《關於作者》
李元愷
科技業 HR,中山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碩士,碩班畢業前延畢在歐洲及中東旅行,順便當當交換學生。
人生目標是能夠優質且健康的耍廢,興趣廣泛,看書的速度比不上買書的頻率。
認為旅行的重點並非目的地,而是具備一顆無論去哪都能對當地有深刻體會的心。

《關聯閱讀》
實際走過不被國際承認的「國家」,發現其實我們多麼幸福
永遠把最好的留給你──淺談土耳其人的待客之道
心直口快卻溫暖,泰國的「南部人」們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Giannis Papanikos@Shutterstock、附圖/李元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