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外交部,謝謝我的家人──撿回一命的澳洲打工之旅,讓我更堅定回饋台灣的心

謝謝外交部,謝謝我的家人──撿回一命的澳洲打工之旅,讓我更堅定回饋台灣的心

大學畢業後,主修電子的我,卻怎麼也澆不熄一個開餐廳的創業夢。因此決定先透過打工度假簽證,想到國外進一步學習餐飲業的經營,同時也為創業存下我的第一桶金。

一開始申請英國沒中,因緣際會下到了澳洲,卻沒想到發生了一件改變我一生的事情。這一趟為期兩年「不可思議的旅程」,從雪梨近郊雪山上的旅館開始,到去年 9 月搭乘醫療專機回台為止。

回想起來,心裡滿是感謝:對澳洲的感謝、對台灣尤其外交部門的感謝,以及對我家人的感謝。

目前我還在定期復健中,但內心有一個渴望,是在自己已可以用手機打字時,把這一段經歷分享出來,表達我的感激之情,也希望能給有志到海外打工的朋友們一些建議和提醒。

雪山上的餐廳:跟菜商學英文

因為我非常嚮往滑雪這項運動,到澳洲的第一年冬天,就想上雪山工作,所以雪梨近郊知名雪山上的眾多旅館餐廳,就成了我面試工作的首選。

我運氣很好,第一年面試上雪山的工作就有 4 間,後來我選擇了一家待遇很好、號稱是澳洲最高旅館的 Sundeck。(雖然後來聽說有更高的 XD)

澳洲旅館 Sundeck。圖/羅亞聖 提供


我第一年到澳洲的時候,多益其實只有 600 多分而已,不過我所有工作都堅持在 Gumtree(澳洲求職網站)找,因為不想被華人代辦抽錢,所以硬著頭皮就衝了。一開始真的是「面試練英文」,不過當面試 3 到 4 間之後,慢慢了解多數的問題,準備起來較有方向,也開始比較有自信。

以餐飲業來說,其實不少澳洲雇主頗樂意雇用亞洲員工,因為許多亞洲人在澳洲都很刻苦耐勞,比澳洲當地人好用多了。我因為在台灣有一年廚師的經驗,所以在澳洲除了 2 簽的農場(政府規定打工簽證若要續留第二年的話,得去澳洲農林漁牧業做 88 天),幾乎都在餐廳工作。

一開始到澳洲是當地的夏日,要等到冬天,雪山上的旅館才有職缺。因此我先在雪梨的餐廳做廚房助手(kitchen hand)。我在雪梨主要待的餐廳叫 Fitzroy food co.,第一年因為廚房內英文溝通對我來說太難太快了,只能從做助手開始。但助手同樣要點菜商送來的菜,所以這段時間我英文練得飛快(一次點貨都一百多樣),後來第二年就都當廚師居多。

廚師相對高薪受尊重

我在澳洲打不只一份工,當地的薪資,大概平均下來是稅後每小時時薪 22 塊澳幣(約新台幣 650 元)。當然這是第二年的薪水,第一年當助手時薪資比較低一點,是每小時 17 元澳幣左右(約 500 元台幣),和以前在台灣時的薪資相比,差距甚大。

當然這樣比不見得公平,除了物價與消費水準等因素外,第一是我在台灣剛進廚房時,以學習的成份居多;第二不可否認的是,台灣大部分廚師的薪水本來就偏低,工作時數也比較長,很辛苦。

在澳洲,廚師一天的工作時數最多 8 小時(台灣 10 小時),再長就要給加班費,那是非常高的(約兩到三倍時薪),所以大部分老板都很不希望你加班,時間一到就要你打卡下班,什麼事都不關你的事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澳洲至少以我接觸的餐廳而言,當廚師在社會上其實算是蠻有身份的:很多客人吃完飯,都會特地走到廚房和廚師說謝謝才離開。不像在台灣,客人不客訴你就很好了。

花費方面,因為我們廚師都可以吃店裡的員工餐,如果想存錢,基本上每月的固定開銷(娛樂、旅行度假等個人消費除外)只會花到住宿費用(一個月約一萬多台幣),所以是非常適合存第一桶金的行業。

不過,一場意外的重傷(這也是接下來我想分享的故事重點),最後把我所有存款都搶走了還不夠,但人生還是要繼續走下去,我會再站起來的。

險些致命的意外,謝謝所有幫助我的人

寫這篇文章,其實主要的目的,除了分享在澳洲的打工經驗、待遇之外,更想藉機向在我發生意外時,不計一切熱心幫助過我、陪伴我的外交部人員、華人朋友,還有向我最愛的家人表達謝意:

如同前面所述,連續兩年冬天,我在澳洲最大的 Perisher 雪場的 Sundeck 旅館餐廳,過得很愉快。

我們的旅館不在鎮上而在滑雪場裡面,所以每天進出工作地點,幾乎都用滑雪的居多,我也因此累積了一定的滑雪技術和經驗,更愛上了這項運動。甚至到了第二年,因為自認很有經驗了,所以都利用下班時間去滑特別難的滑道,原本還報名了滑雪教練考試,打算在澳洲兩年簽證到期後,繼續轉職到日本的雪場旅館工作。

而意外的當時,剛好雪場舉辦比賽,我很喜歡的選手也有參賽,所以那幾天我就每天去看,看完後跑去滑道自己練習,沒想到卻因此釀成了意外......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對意外發生的當下毫無印象,只記得我上一刻正在滑雪,下一刻就醒在台灣的床上,中間整整昏迷了一個月。一開始甚至很難相信,以為自己在作夢。

後來聽家人轉述,我是因為滑雪時摔倒撞擊到頭部,當場失去意識。被當地醫療人員緊急送到山下醫院後,聯絡了外交部駐澳洲的代表處。而由於當地設備不足(腦中有血塊,且失去意識),外交部人員除了第一時間就打電話聯絡我家人之外,也立刻協助將我送到澳洲首都坎培拉,外交部門在當地熟悉的專業醫院,等到腦中的血塊消去後,才直接以醫療專機送回台灣(醫生說當時若血塊不消、我就會變成植物人或甚至失去性命)。

因為生死不明,外交部第一時間就請我爸爸飛到澳洲(家人一開始還以為是詐騙電話),我則在坎培拉醫院的加護病房住了大約 10 天。

在家人還未能趕到的那幾天,外交部的秘書每天來看我、協助我,外交部的同仁和許多素未謀面的華人朋友,更一路協助一句英文都不會說的爸爸,從台灣轉機飛到坎培拉,還幫忙在醫院陪伴我的他,買水買食物。

我對台灣外交部的長官、同仁充滿歉意與感激,能順利行動的時候一定會回去謝謝他們對我和爸爸的照顧。

而我人在紐西蘭的妹妹較早到達醫院,她說當時爸爸一飛到坎培拉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對沒有意識的我說:「別害怕,我們都在。」清醒後聽到這段話的我眼眶馬上泛淚,覺得自己做了很不對、很不負責任的事情。

謝謝你們給了我第二條命,我會更加珍惜不讓你們蒙羞

發生了這麼大的意外,也讓我重新檢視自己這兩年的澳洲打工度假之旅。我想說的是,自己真的太過輕率大意,也造成好多資源和人力的付出,真的很抱歉、也很感激所有幫助過我的人。

然後如果可以,我也想給有志來澳洲當廚師或餐廳打工的年輕朋友們一點建議:前面第一段的分享,大概都是偏重在澳洲比較美好和幸運的一面,但其實背後同樣有著很大的辛苦與辛酸,比如說第一年語言能力還不夠好的時候,在廚房常常被主廚罵到脖子都紅了,我還是聽不太懂,只能趕快自己惡補、自己在旁學習,很多時候是靠著和在台灣心愛的人每天通電話,才慢慢熬過來的。

另外想說的是,真的不要害怕到國外闖蕩的機會,台灣餐飲業以江振誠為首,大家其實能力都很好,也越來越受到國際的肯定。加上澳洲當地觀光越來越興盛,很缺廚師,只要英文加強一點,當地的餐飲業多半都很願意給來自台灣的年輕人機會。

但這次事件之後我更加明白,我們在澳洲、或外國其他地方,其實所做所為、一言一行,某種程度上都代表著台灣。在這裡做得好、做得用心,也是在替未來想到這裡工作的孩子鋪路。

謝謝我的家人、我的家鄉又給了我第二條命。意外之後,我仍然沒有放棄想出國多闖闖的心,也沒有放棄繼續學做菜,有朝一日開餐廳的夢想。但我對家鄉更充滿了感激與愛,也會更加謹慎,不讓我鍾愛的人和土地蒙羞。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有更多能力,回饋這塊土地,讓你們以我為榮。

《關於作者》
羅亞聖,Shen,
今年 26 歲,竹北高中,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畢。
我是一位非常幸運的孩子,受傷之後我更肯定。
從大學讀電子類的科系,到畢業轉廚師,一切都很不可思議。

大二就決定以後不想寫程式的我,毅然決然全心投入到社團活動中,大三當了系學會會長全心為學弟妹、系上付出,大四當畢聯會幹部,以及幫學校辦了很多大型活動,轉而為學校付出。

畢業後蠻多公關公司問我要不要去上班,但我覺得我會很快樂地辦活動不是因為錢,而是那份成就感,如果變成營利目的我可能就沒這麼開心了。畢業後想著創業,而在台灣接觸了餐飲業。

我本來就是一個很愛嘗試新事物的孩子,接觸餐飲之後更為喜愛,所以就一路做到國外都很開心,當然中間也是有很多苦,但我就不再多描述了。未來我也會繼續做菜下去直到我老。

《關聯閱讀》
用台灣味征服法國人味蕾──我的巴黎「密廚」生涯,就此開始
謝謝你們,國民外交官
光有熱情不夠!世界名廚江振誠:「我的廚房裡,現在沒有台灣人。」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羅亞聖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