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爆的大巨蛋,面對可能的天價索賠,政府準備好了嗎?

未爆的大巨蛋,面對可能的天價索賠,政府準備好了嗎?

不要再等20年!撇開政治,立馬解決。

首先,先來預測大巨蛋最終往下走的兩大方向──廠商獲准續建和政府回收續建。這兩個預測大方向裡,都擁有著續建選項。只是,沒有人確定,這是否又會是一個 20 年的等待。

國際上,工程延期與契約解約都是相當常見的事。因工程糾紛衍生出來的訴訟也極為普遍。但當糾紛產生時,絕大多數的最終態度都要回歸於合約與當地法律。

「合約」,是雙方自訂並同意用來自治和約束各自的行為,並確保合作關係可以順利的進行。

「法律」,是當雙方糾紛無法或無意依照合約來解決的時候,就須交付當地法律來解決。基本上法律也需要尊重雙方在立約時的共識,卻不一定要被合約限制住。

大巨蛋停工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政府與廠商之間就法律、媒體、民調的測試性攻防也已經到了一定的尾聲。或許,雙方應該已經熟悉彼此底線,且也些微縮短糾紛認知上的差異。下一步,應該就是決定「分手」或繼續「依照合約走下去」。

解決糾紛的時間並沒有一定的行程表,絕大數的工程糾紛也未必會走到最終判決結果。很多時候在摸清對方底牌和精算過手上籌碼後,就經由雙方代表達成和解共識。

但工程的世界裡,時間與金錢的關係是緊密的。拖延越久的工程,最終往往要付出越大的代價去賠償產生出的相關損失。

風雨前的平靜,政府準備好了嗎?

政治歸政治,專業歸專業。政治不該凌駕專業。因此,我們暫時撇開政治和情感面上的好惡,相對客觀地看待這個問題:如今其實雙方都需以專業來解決這場糾紛。

依照目前所有媒體報導顯示的進度看來,雙方正在就符合公安條件以及建照變更做準備。從樂觀的角度來看,廠商目前正準備通過變更標準,追求合法合理續建。這不失為一個向前的辦法。

但假設,廠商並非如表象一樣的動作,而是打算利用這時間,為未來的「分手」做準備,積極整理停工損失賠償訴訟的資料,那政府準備接招了嗎?

相信就大巨蛋損失賠償訴訟來說,政府需要利用大巨蛋營建管理時的工程數據資料,來審查廠商所要求的賠償。先不說市政府是否有足夠資訊,來做分析或用資料反駁廠商(可能高達天文數字)的索賠要求,政府當前有多少資源與時間做訴訟準備?百億的索賠訴訟資料,並不是幾張紙幾個零那樣簡單。

相信如果大巨蛋最終走向法律,應該會是台灣極罕見的大型工程索賠訴訟案件。到時候市政府能仰賴誰來幫助解決糾紛?律師、會計師,還是銀行團?但是這些領域裡面,目前在台灣的業界實況中,絕大多數都不是來自工程專業背景。

政府需要化被動為主動,不能單純任憑廠商說賠多少就審查多少。甚至需要做到廠商未開口,政府的工程管理就得細算出可能的賠償金額。

國際上的工程管理非常注重數據與證據保存。許多大型營建商,在工程的規劃階段開始,就會整合大大小小管理工程裡面所有用到的軟硬體,變成一個大數據資料庫。裡面資訊可以用來模擬營建過程、分析當前營建狀況,甚至分析任何事件所導致工程期延誤時所產生的衝擊。這些資料也理所當然被廣泛用於解決工程糾紛,並提供非常準確的資訊給仲裁方或法庭去當作判決的依據。

如果政府急於尋找解決問題的人,就不能再忽視專業。台灣的的確確不需要更多只會批評和提出問題,卻又不相信專業的人,而是需要趕快尋找國內外的人才庫,定位出能夠解決問題的專業人才。

《關於作者》
匿名。
本文為曾任職於海外大型工程公司(100 強)之資深經理人,《換日線》編輯團隊已核實其身分。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之觀察與立場,並尊重當事人意願採用匿名方式發表。若對本文有任何疑問或指教,請來信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我們會協助轉交作者。

《關聯閱讀》
在世界看見台灣前 ,我們正在失去世界──寫在WBC前
一個被台灣忽略,世界各國卻爭搶急需的高薪專業
下一站,世界──續「一個被台灣忽視的高薪專業」:國際工程團隊職缺與薪資標準詳解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王建棟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