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法文,卻第一名完成法國碩士──儘管不願回想,但感謝有甘有苦的留學人生
圖片

來自彰化純樸鄉間的我,高中時有個夢想,希望能到國外留學,了解在世界另一端的人們,過的生活跟我們有什麼不同。

中央大學新生營時,聽聞德國不萊梅大學(Universität Bremen)有提供地科院學生申請交換學生的消息,當時真的好興奮!因為不萊梅大學跨領域的海洋地質研究在國際間深具聲望,且德國是非常注重環保的國家,人民生活素質高、經濟狀況穩定。儘管從來沒有去過歐洲,也完全沒有認識的人,憑著一股衝勁及年輕的心,我一個人拎著行李箱踏上了未知的國度。

不萊梅大學──外語學習的檢驗場

還記得大三那一年,在飛機上看到接近的法蘭克福時,內心滿滿的悸動,就像初生之犢,每天都覺得好新鮮。因為太興奮、太忙碌於辦銀行開戶、保險、居留登記等事項,以致我第一個月根本沒有空閒去想家或感受寂寞。

雖然我在去德國前學了一點德文,但因為不萊梅人普遍英文水準都很高,剛開始我並沒有真正把德文運用在生活中,只有在學校德文課的時候才用上。

因為德文程度不夠,我在不萊梅大學是上研究所的課(全英文授課),班上學生約 15 至 20 人,大部份的老師都非常鼓勵大家上課參與討論、提出自己的意見,課堂表現占了成績很大一部分。有的老師以筆試、有的老師以口頭和書面報告。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體驗寒冬與漫長的黑暗,及在課堂遇到的挫折,四個月後我總算冷靜下來,沒有像初來乍到時的興奮。我的英文程度在亞洲人裡算流利,但是一到歐洲才發現遠不及別人,再加上我僅有大三的程度卻上研究所的課,深深感到自己背景知識的不足,前幾個月真的是昏昏欲睡,每節課都撐得很辛苦。

但是這就是到國外念書的目的呀,經歷一些挫折然後成長。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就要盡全力貫徹到底,如果現在逃避了,將來一定會後悔當時沒有把握學習的機會。第二個學期比較適應了,也靠著其他同學的幫忙慢慢步上軌道。

一年的交換生涯接近尾聲,我的歐洲漫遊初體驗暫時中止。因為想成為學者,大四回到台灣後開始申請碩士班,在一番努力後拿到了法國公費生的資格。因為我的法語能力幾乎為零,所以我上網查了哪些學校有提供相關科系的英語學程,最後因個人喜好捨棄了巴黎,決定前往位在西北海岸的西布列塔尼大學(Université de Bretagne Occidentale, UBO)就讀。當時的我沒去過法國,在法國留學又是另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再次拎著行李前往法國,因為有了德國的經驗,當時的我,相當有自信應該很快就能適應。

西布列塔尼大學──不會法文,卻以第一名之姿畢業

踏上法國領土時,雖然也懷抱期待,但是已經沒有第一次來到歐洲的雀躍感,唯有給自己更多的期許。開始了在法國的學習後,才發現我處於非常艱難的環境。碩一剛進去時有十位學生,我是唯一亞洲學生也就算了,還是唯一不會說法語的人。更糟糕的是一天還要上六小時的課!天啊,一學期 30 學分的課,我在念高中嗎?

讀書並不痛苦,痛苦的是我的同學們不太願意講英文,造成我無法參與他們的討論,也沒法跟他們一起做功課。那一年我沒有朋友,孤軍奮戰,除了睡覺之外,時間都過得好漫長......當時的我回到家就是讀法文、寫作業到半夜,然後為了跟上進度,必須早上六點起來「預習」,每天只剩五個小時也不得好眠,做著數學和法文的噩夢......碩一的十位學生當中,有兩位中途放棄,兩位沒有及格,最後包括我只剩六位學生進入第二年,其難度可想而知。

我保持著每個月寫些東西的習慣,總是強迫自己「發現」一些好事來寫,希望這樣能讓自己感覺好過一點,但後來我察覺,面對環繞在旁的壓力,我竟無所遁形。碩士第二年的第一學期,我決定放鬆了!

我實在太累,不願意再跟以前一樣認真讀書了。有太多課因為是以法文上課且使用法文講義(沒錯,我去之前是跟我說會用英文授課的!結果他們實際上做不到),我上課只是看著老師加減聽,出於憤慨(我哪有可能用學不到一年的語言聽懂高等教育的課啊!),我變得不在意我在課堂上學到什麼,反正回到家後再自己找英文的書來唸。可笑的是,只能自食其力的我,最後居然在 12 人中以第一名之姿畢業(註)。儘管,那個過程是我不願意再回想的痛苦。

法國最後一學期的「實習」,也就是碩士論文,不限在原本的學校進行。我決定離開法國,回到熟悉的不萊梅大學做一學期研究,之後回到西布列塔尼大學口試後,順利拿到學位。

比起法國,我在德國更自在

我分別在德國和法國各待了一年半,德語法語都有達到 B1 水平了(中級,可應付生活中大部分狀況)。但或許是個人性格的因素,我在德國的美好回憶遠比在法國的多。

為什麼呢?我們老是以「國情的差異」來回答這類問題,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特色,所以對其感覺也是因人而異。以我的例子來說,不萊梅大學的科系在英文學程的教育上行之多年,準備比較充分;而在西布列塔尼大學的科系還在起步而已,自然會比較辛苦。

另一方面,我覺得法國比較希望外國人能按照他們的方式生活,所以儘管熱情的人也不少,但對只會說法文、能以法國型態生活的人較好。可惜我再怎麼努力學法文,還是沒辦法達到讓他們覺得「好」的程度。

我的德文跟法文等級其實是一樣的,但在德國常常被稱讚「哇妳居然知道這個!」在法國卻被說「什麼!妳連這個都不知道?」由此就可以看出兩個國家對外國人期待的差異。

有甘有苦,才是我追求的人生

在法國,不管我開心與否,我都見識到了另一種生活風貌,所以也絕對不是沒有收穫。畢竟如果不去試,又怎麼會知道喜歡不喜歡呢?我到國外不只是為了讀書,同時也是為了感受不同文化,而隨著我待的時間越久,越能清晰的看清自己。

受到在法國心態的轉變,當我實習回到德國後,也開始去注意聆聽其他人在說什麼。我得到了看待事情的另一個角度。

我問自己:德國人跟我之前認為的他們一樣嗎?我也還跟之前認為的自己一樣嗎?

我覺得在留學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勇氣」,因為我確實面臨了許多困難,不管在交際相處、心理調適,還是語言溝通方面都常常遇到生氣或失望的狀況......但是當我具備足夠勇氣去面對這些難題,就會發現所有事情到最後都能解決,且我是有那個能力去處理的。

我想到《奇皇后》(기황후)的故事,在一個孤立於周遭的環境裡,人就得變得更堅強、更優秀才能活下去。即使是獨自一人的碩士,我也做到了,而我的抗壓性也因此大大提升了一個層次。我不卻步,未來還有更多可能性在等著呢,我還會繼續向前邁進,畢竟經過辛苦耕耘的果實特別甜美,有甘有苦,才是我所追求的人生啊!

註:法國碩士的第一年跟第二年是分開的,所以我碩二跟碩一的同學不一樣。

《關於作者》
吳婷瑋
在德、法兩國完成海洋地球物理碩士,目前在進行學術研究工作。留學之餘獨自遊歷了超過 15 國並能有效運用中、台、英、日、德、法六種語言。熱愛自然,對世界不同的文化充滿好奇。看似冷靜其實衝動,喜歡挑戰,卻也喜歡寬鬆自由的生活方式,有多重人格的傾向。學術之外還是個格鬥武術運動員,喜歡冒險和富有變化的活動,不喜歡簡單、重複的工作。興趣太廣泛以致於覺得一個人生實在不夠用,每分每秒都在學習新事物。

《關聯閱讀》
一句德文都講不好,我在德國念研究所
一句法文都不會的台灣新創團隊,在這裡是如此被重視:看看法國政府如何挖角國際優秀人才
留學美國,我學會如何做自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Kristijonas Dirse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