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麼直白:給女生的印度文

讀者投書

2017/03/07

圖片

很多女生若是想要自己去印度旅行,周圍閒雜人等的責難與質疑,簡直會像雪片一樣飛來。聽了多年案例,我覺得最好的方法,是用這一句話堵他們的嘴:「你是去過嗎?」

若是去過的人,95% 不會勸阻人家去印度,就算再討厭,他也只是會神情複雜地跟你說:「你去了自己體會就知道。」剩下的 5% 你可以完全忽略他,因為他可能是商務人士或飛航人員,到了印度也只是害怕地躲在自己的高級旅館裡不敢出去,然後回來到處說印度很危險。至於嘴砲打最兇、把印度講得越繪聲繪影,肯定沒去過。

沒去的人,可能會回說:「我是沒去過,但新聞天天在播,印度有很多強姦案。」

這時你也可以回說:「那我們的新聞天天都在報一堆父親、叔伯、兄長猥褻女童的案例,外國人就覺得台灣人都愛猥褻女童嗎?」

這答案有些偏激,但假使你去印度的心意已決,就用這方式封住他們的嘴,或者你也可以溫柔婉約對他們曉以大義,但那很需要精力跟耐性,我是覺得你把這兩者留著到印度用比較值得,你會很需要。做人已經夠累了,不必動輒就要向人解釋自己做某事的動機。旅費他出的嗎?

為什麼我聽到人家說印度很危險別去,內心會火冒三丈?我自己也不解,純粹是沒有誰有資格叫誰絕對不要去什麼地方(好啦除了伊斯蘭國跟剛果吧)。你有權可以保持無知,但我也有權利打破無知。

又或者,印度很像你那個前男友,很有才華、很迷人,但又軟爛不爭氣,可因為你深深愛過他,所以聽到人家對他污名化,覺得有責任要捍衛他的名聲,否則不也表示你自己眼光真的很差?

拜託我眼光才不差。

印度危不危險?如果你人生到目前為止只去日本,那印度對你來說段數的確比較高,但這不表示你辦不到。跟南美某些城市或是南非的約堡、開普敦比起來,印度的危險度真的還好。搶劫、槍殺這種事不多,印度人就是愛騙而已,至於那些騙術大全,網路上很多我就不贅述,去印度付點學費,沒什麼不好。

人的適應力很強,尤其當「想去印度」這念頭已經在你內心萌芽,就表示你有那麼點不安於室,想挑戰自我,那走出去就對了。

其實現在自己去印度的女生很多了,我再寫也有點畫蛇添足,遺憾的是因為台灣社會永遠不乏見識淺薄卻老愛改變別人生方向的人,所以這種文章,好像永遠都有生產與存在的必要。

大家去印度總愛談生與死、貧與富、地獄與天堂,這種具有強烈對比的形容我也不再多談了。我前後去了印度四次,2005 年(3 個月)、2010 年(3 個月)、2012 年(2 週)跟 2015 年(1 週,純工作)。北至喀什米爾、拉達克,南至科欽與坦米爾那度,東到加爾各達,西到拉賈斯坦,算勉強看到印度些許的多元風貌。印度佔地之大、族群之多,真的很難一言以蔽之,它到底是什麼樣,該怎麼玩。

但它的確會讓你腦袋裡的東西重新洗牌,而我至今,好像還沒看過像印度這樣的國家,它以某種奇異的、獨一無二的方式,佔去我一塊旅行記憶體,它自成一個硬碟區。

粗淺來說,去印度需要具備兩項才華:耐髒與耐煩。

印度真的是髒,非洲固然塵土滿天,但大致乾爽整齊,在印度你會看到最恐怖的汙穢群相,分布在廁所、市場、街頭、湖泊和人的習慣。印度人在火車上喝完水,最喜歡把空瓶往窗外一丟;自家的垃圾掃到畚箕後,也是順手就扔到街上。在印度數一數二窮的比哈省,我看過這輩子最髒的街道,垃圾、污水、爛泥、野狗和孩童和樂融融在一起。在 Bikaner 我也住過一家恐怖旅館,床單上有汙漬,廁所裡到處都是檳榔汁,灰塵整間都是,但一晚只要 150 盧比。

孩子在路邊的污水溝游泳,一家子住在垃圾場,男公廁旁邊擺茶攤,到燒屍體的河岸邊刷牙沐浴,但很奇異的,那髒看久了竟可以滌淨心靈。

我記得第一次到孟買的第一天,我幾乎不敢穿夾腳拖鞋走到街上,但到了第三天,我已經可以自在吃著路邊攤。說這些不是說我很厲害,而是印度的極端,會很快把人逼到極端,然後你竟然發現,適應這種極端的自己,還滿無入不自得的。

至於耐煩,不親身經歷過,你真的不知道印度人有多煩(aka 盧)。他們不太具威脅性,但極煩,他們最殘暴無情、最磨人心志的武器,就是煩(想 cue 林曉培出來唱一首「煩哪煩哪煩到不能自己,煩哪煩哪煩到不能呼吸!」)。印度人的腦袋構造跟其他國家的人不一樣,極度聰明,偏偏有時又極度單純近乎無知。

看到外國人他們喜歡衝上來問你叫什麼名字(”What is your good name?“,我常想問他們難道有 bad name 嗎?)、打哪來(where from?)、結婚沒(married?)、第一次來印度嗎(first time in india?),只是你錯在不應該認真回答問題,因為他們通常沒在聽,純粹是一種必要卻無心的儀式,這一套做足了,他接下來才能開始大煩特煩你。也許想騙你去買東西,摸你一把,或也有真心想跟你做朋友,但我總覺得,印度人的友情始終摻雜著一些難以言述的成分,對我來說,一直有些太多、太重、太難以負荷。

一開始你覺得很 sweet,哇這群外星來的小甜心真是太可愛了,但一個星期之後你面對詢問的笑容有點僵,再過一星期,一看到有人想要前來搭訕,立刻比出食指叫他保持安全距離。萬一途中生了大病、身心脆弱之際,真想拿把衝鋒槍把這群外星人掃射殆盡。

至於女生在這裡,的確常會被男人騷擾。他們常會在最意想不到的情況下,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觸碰你。我曾走在空蕩蕩的街上,也被一個倉促跑過來的小矮子摸屁股(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讓他覺得可以這樣搞卻全身而退呢?他後來被我打到滿街亂竄);人聲鼎沸的跨年夜,在廣場上被徒手刷股溝;在公車上被阿北藉機亂摸還順道在我旁邊隔褲打手槍......但說真的,這一切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看心情而定,你可以當眾大吵大鬧讓他難看,或發狠追打他,也可以聳聳肩算了,與人為善嘛(是否人太好)。如果每一個案件都要追根究柢其實也滿累的,女權主義放到印度可能要打個折扣(但不必完全消除),才不會把自己累死。

但回想起來,多數人都是友善而單純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回來講得口沫橫飛,都是慘烈的部分,或許這是旅人慣見的浮誇病犯了。

我記得第一趟印度之旅,到後來幾乎瀕臨崩潰,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獨處,就會有人神不知鬼不覺從某處飄出來對你身家調查,或是什麼話也不說只盯著你瞧。乞丐們彷彿也有紅外線偵測器,知道外國人在哪,然後奔上來演一齣苦肉計給你看。若說我們的安全人際距離是一公尺,那印度人的就是五公分。所以那時在印度的最後幾天,你會在德里街頭看到一個瘋女不斷失神對著街上的落翅仔和乞丐大吼大叫。而離開的那天,我內心不知道有多高興,誰知道五年後我又會回來走三個月。

當然,那是小時候,道行比較淺。現在我走個處處放空、靈魂不斷出竅的路線就可以了,而另一方面,印度人也有一點點的進步了。

雖然寫的好像都是壞話,但我生命裡,大約足足有十年的時間,是對印度心心念念、魂牽夢縈的。直到幾年前,才開始覺得該對它收個尾,去認真開拓別的疆土了。具象與抽象而言,印度的香味與色彩有種魔力,會刻蝕你的心,你卻又會很自虐地追著它跑。

簡單來說,若你很清楚自己是誰、要什麼,印度會打破你過去所有建立起來對生命的認知;假使你對人生感到萬分迷惘,印度又會以一種迷幻混亂毫無章法的方式,幫你重新找到秩序。

印度會削弱你的稜角,同時卻又填補你的缺憾,印度就是這麼妙。

而且你要知道,你讀文章的此刻,就有數以千計的女生,自己一個人在印度旅行。她們沒比你多一條手臂或少點人生包袱,為什麼她們可以,你不行?

以下是一些關於印度旅行的提點,有點粗略與散亂,但畢竟我也不是在寫 Lonely Planet guidebook,大家擔待著看看。如果你已經是印度達人,就可以不必再看啦,幫按個讚就好了。另外要是對本文有什麼不爽或指正,就來吧(這年代實在很容易動輒得咎)。

基本資訊:

大致上,北印的風格比南印強烈,也許南印較富裕,逼人也沒逼那麼緊,但相對的,記憶點也就不深刻(犯賤 again)。距離太遠建議用飛的很值得,但火車也可以坐一下,畢竟火車是印度最在地的體驗之一,可以買 2AC 等級的票,乾淨舒適又安全,而且便宜。跟非洲比,印度的交通網路四通八達,算很方便了。但對萬惡之首嘟嘟車司機要夠狠,先問店家 A 到 B 地的價錢,再跟司機講價,有時你會發現光講價就夠累的了。

你不必大包小包電湯匙泡麵都帶(看個人需要),但基本禦寒衣服也是要的。就算最壞的情況下行李弄丟了,也要能做到可以繼續旅行。但我比較建議背包,帶行李箱等於昭告天下「我是有錢又養尊處優的亞洲傻子」,很容易成為標的。加上印度路況很差,拖行李箱反而是自找麻煩。背包是機動性最強,又可以裝窮的好工具。基本上那邊背包客很多,印度人知道這些背包客來這裡動機不外是:1. 吸便宜大麻。2. 來追尋性靈啟迪。3. 壯遊。總之都是窮鬼,騙點小錢以外也沒啥好撈油水的。

去印度有很多小眉角要注意,但當然你也可以像一張白紙一樣地去,也不會死,只會學點教訓,也沒啥不好。衣服帶最爛最輕便的,弄髒了、扯破了、洗壞了也不會可惜。去那邊不必太顧及美美的,比較能玩得自在。

健康方面:

行前打針其實不必,瘧疾也不必擔心。我在溫暖南方待過一兩個月,也好好的沒事。但是我建議保個旅遊健康險,萬一出什麼事回來可以索賠,但當然這看個人需求。我曾經在印度住過院,被醫生海噱一頓,還好回來可以申請理賠。

建議帶簡單醫藥包(屈臣氏賣的那種)、感冒藥跟腸胃藥。抗生素也可以帶一下,因為,我曾經兩次得過阿米巴痢疾,普通腸胃藥吃了都沒效,只有抗生素可以治療,或者你去當地藥房買都很有效,當地人畢竟會比較知道怎麼治療當地病,這放諸四海皆準。

拉肚子怎麼預防?沒得預防。喝瓶裝水,去餐廳點菜避免沙拉(因為上面沾有生水)。冰淇淋、冰塊也要小心別碰,有些地方電力不普及,冰品常是凍了又融,融了又凍,肯定會出事。有些人會誇張到用瓶裝水刷牙,我是覺得還好。問題發生就解決,死不了的。若是餐廳門庭若市表示食物流動量高,不必太擔心。

濕紙巾或乾洗手很好用,可以帶個童軍繩當曬衣繩,到當地雜貨店買小包洗衣粉,自己在浴室洗衣服。因為就算你送洗衣,他們多數也是在河邊洗,有點髒,而且印度人熱愛用力槌打衣服,三個月下來我的衣服常常被越洗越薄,最後羽化成仙。

路線方面:

北印:
Kashmir 北方的喀什米爾省,回教風情非常濃厚,類似《追風箏的孩子》場景,大家都會去住 House Boat 或登山。近年來因有邊界紛爭問題,常是軍事警戒區。
Ladakh 近似藏民文化的地方,首都 Leh 非常宜人,你會看到很多喇嘛和美麗的高山、寺廟。
Rishikesh 是瑜珈大城,從德里大概一個夜間巴士會到,隨便旅行社都可以買到票。R 是一個很好開始體驗印度的地方,開闊、乾淨、十足印度風味,之後可以慢慢開始接受其他震撼教育。

台灣人多半去北印金三角,就是 Delhi、Jaipur、Agra。Jaipur 是 Rajasthan 省的省會,而 Agra(泰姬瑪哈)我至今還沒去過,沒為什麼只是想說平常月曆看太多了,反正放著它反正也跑不掉。而 Rajasthan 有太多好玩的地方:

藍色城市──Jodhpur,舊城挺有味道,這裡的城堡導覽做得很好。
金色城市──Jaisalmer,大推,離巴基斯坦很近,可以做 Camel Safari,建議兩天一夜即可,以免屁股遭殃。這是本人最愛的印度城市,我在這裡待了將近一個月,後來還跑回去一次。
白色城市──Udaipur,頗浪漫的城市,有漂亮的湖和湖中豪華大飯店,VIP 才可進去。零零七的八爪女曾在此拍攝。

Pushkar 是嬉皮小鎮,很多歐美人來這裡批發印度風服裝跟珠寶,有全印度唯一梵天廟,每年十月或十一月是駱駝節,該省所有阿北會把駱駝趕來這裡做交易,熱鬧滾滾,瘋子輩出,我也很喜歡。

德里北部有 Dharamsala,是達賴住的地方,有很多藏民,以及老外來這做 NGO 與學習西藏文化。也有台灣人在此學佛,是塊有靈性的山中寶地,我也在這裡待了快一個月,但不是學佛是鬼混。

Varanasi──傳說中焚燒屍體倒骨灰進恆河的地方,非常有意思。可以至少呆個三天,每天在河畔看印度的生死宗教。
Darjeeling──以殖民風和茶園著名的 hill station,藏民色彩濃厚,有老火車和數條登山健行路線。

南印:
Mumbai - 可以看一下,有一些貧民百萬富翁的場景,亞洲最大貧民窟,還有 Dhobi Ghat,戶外大洗衣廠。《項塔蘭》裡的 Leopold Cafe 可以去朝聖,但食物普通,氣氛佳。
Goa──有很多嬉皮海灘,以前 Beatles 成天在這裡吸大麻、寫音樂,現在有好幾個海灘被俄羅斯黑幫割據。每週三 Anjuna 市集是嬉皮指數破表的盛況。但這裡海灘其實景色平平,穿泳衣也常會被印度人眼睛吃豆腐,我覺得東南亞海灘比較好玩、可以徹底放鬆,這裡就是勉勉強強,在沙灘想放鬆一定會被印度人煩。
Hampi──背包客聚集之地,有著奇幻地形的地方,據說猴神哈努曼在這裡玩石頭,玩一玩不想玩了丟著,造成許多奇岩怪石(不是野柳那種),值得一看。
Kerala──俗稱克拉拉省,風情跟北印很不一樣,充滿南國魅惑風情,椰影婆娑,水道交錯。可以搭船上旅館(backwater trip)。柯欽古城也很有風味,是我南印最喜歡的地方。
南印還有一些 hill station,像是 Kodaikanal、Madikeri、Ooty,以前是英國殖民者避暑勝地,現在是印度人度假去處。海拔高、氣候涼爽,也比較不會被煩,可以當做旅途中的休息站。

結語:

印度是很有「靈性」的國家,偏偏這「靈性」是種妙不可言的境界,有人詮釋成大麻、瑜伽、冥想、享樂、追尋自我......看你的字典打算把它寫成什麼,它就是什麼。到印度,就要有「到滾滾紅塵淌一趟渾水」的準備與打算。我的感想是,喜歡印度的,內心或多或少都住個瘋子。你在自己國家不能發的(不具傷害性的)瘋,在印度通通可以宣洩出來。很好啊,不是嗎?人生在世幾回瘋,此瘋不發,更待何時?

(本文獲作者李郁淳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關於作者》
李郁淳
六年級後段班,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 130 天大縱走》。
旅行足跡遍佈各地,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 的印度達人,去東非走了 130 天,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或是個認真的旅遊記者。
想省錢、想找自己、想一直流浪,想學寫旅遊文,找我就錯了。這些我通通無法教給你。因為我專長是在第三世界國家活得開心,以及和當地人把酒言歡。
臉書專頁:漂鳥旅行誌 Birdy's Migration

《關聯閱讀》
兩種車廂、百樣人生:在印度,我願一次又一次地搭著火車旅行
關於印度的「低級騙術」,與我們視而不見的偏見
買下印度紗麗的過程──在粉紅城市來一場勝率為零的心理戰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李郁淳 提供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