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機器」的跨國學習旅程:誰說美國不考試的?但的確有些不一樣

「考試機器」的跨國學習旅程:誰說美國不考試的?但的確有些不一樣

我在台灣的求學歷程不太順遂,我歸咎於一個主要原因──「考試」。

考試,對於在台灣求學的人來說,相信一點也不陌生。我們早就在多年的訓練下,練就了一身考試能力,無論導師在同一節早自習中安排了幾科考試,就算是沒有準備,我們也總是能夠「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而老師們當然更是「專業」,除了許多老師都是出題高手,是非題填空題單選複選題送分題陷阱題之外,甚至能夠在心中估算什麼科目大致上需要的時間:國文、英文各 30 分鐘、地理 20分鐘、公民 15 分鐘......

但那時還是高中生的我,著實痛恨這樣宛如大亂鬥的考試機制,於是當「聽說」國外教育不重視考試成績,更著重均衡發展時,恨不得立馬就移民國外,覺得那絕對是一個救贖!

誰說美國教育不考試的!?

然而......在我剛到美國 Orlando,進入語言學校初入學一週後,便臨時遇上了一場考試。並被當場告知,以後每一個週末放假前,都將會舉行週測驗。當時我想,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但看見其他國家來的同學哀鴻遍野時,本來非常痛恨考試的我,卻不知為何突然湧起了台灣人輸人不輸陣的精神,當下便自動開啟長期訓練下來的「考試戰鬥魂」:外表一派淡定,從容地從老師手中接過考卷,振筆疾書。

考完後老師快速地改完並發回,當時我的心裡其實非常緊張,擔心淡定的外表會被我的爛成績給打回原形。

但在考卷發回後,我著實鬆了口氣......

鬆口氣的原因不是因為成績的高低,而是這裡用「答對率」來取代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分數」。

考試,是為了幫助學習

「什麼?答對率其實不就跟分數是差不多的意思嗎?換個名詞換個計分方式而已,怎麼可能就比較好?」

看到這裡,也許有些朋友會準備關視窗順便留幾句「外國月亮比較圓啦」的批評,但請先耐心聽聽我的解釋:「答對率」取代「分數」,我認為關鍵其實是背後反映出來的教育邏輯。

在台灣,我能夠理解老師們對於我們需要面臨龐大的升學考試壓力,因此希望我們在面對諸多試題能夠游刃有餘的苦心。但在這樣「訓練在短時間內答對最多題目得到高分」的目的之下,教學的目的有時候似乎被扭曲了。我們有如被訓練成一台自動演算機:放入題型 A,就會得到答案 a,哪怕有時侯我們、甚至是老師也都根本不知道這 a 是怎麼來的。

這樣的訓練下,我們其實也根本不需要深究「為什麼」,只需要在考試時能夠快速且正確地回答問題就好。

在美國,至少在我的經驗中,「低答對率」不等於「無知」或「錯太多」,因為老師總會告訴你錯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這個部分的學習中,了解了多少。也會在每一次考卷發下時鼓勵:"You guys did well in this part!"

更強調,上課參與、學習態度甚於每週的考試,每週的考試對於晉升下一級的影響力根本九牛一毛,並在考試後花時間為遇到問題的學生解答。

名次成績扼殺學習熱誠

當然,考卷領回當下許多時候還是令人挫折的,但這些錯題百分比不會將你的努力打至谷底,更不會在制度下,成為你與同儕間相互較量的依據。

「我們當然沒有每次考試成績的排名!那你們會公布排名給大家知道嗎?這樣很過份耶!」這是當我向受美國教育的友人提問後,得到的答案。

太多時候,我們的教育也許太在意我們是否很會考試,在太多「考試技巧」、「題型攻略」、「高分聖經」之下,反而忽略了真正的課程內容。不禁反思,我們從何時起,已被訓練為一部「考試機器」,追求著高分和標準答案,反而失去了好奇心,對知識本身不求甚解了呢?

孰高孰低我先不下妄定論,但至少,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中,有些神奇地,我每週都期待著考試,想透過考試來協助自己找到學習的弱點。

《關於作者》
吳宜修
行銷公關、演員,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畢業,
透過演戲、深度旅遊為自己上色,企圖用攝影、文字將自己所見的色彩分享。
紮根台灣、喜愛日本,現居美國 Orlando。
個人部落格Instagram

《關聯閱讀》
選擇題下的教育,造就了台灣人的「無知」
你知道嗎,原來美國也有能力分班
師鐸獎名師,讓我的小學生活變成惡夢──失敗的菁英教育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吳宜修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