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領福利的老病殘窮們:不義之財?還是一線生機?

英國領福利的老病殘窮們:不義之財?還是一線生機?

一步入機構大門,坐在接待櫃檯的同仁與我互相給了一個眼神,也許是因為今天天氣太好,等候室 15 張位子座無虛席,還有幾個孩子在旁邊玩耍,每張等待的臉龐都寫著無奈。

這裡是英國的綜合諮商機構 Citizens Advice(市民諮商處)。市民諮商處是獨立於公部門之外的社福機構,主要讓民眾諮詢福利、住居、消費問題,也提供基本移民及法律諮商。

全國的市民諮商處將民眾帶來的問題彙整到資料庫中,如遇到重複出現的社會問題,便蒐集資料及證據,撰寫成研究報告,向地方單位及 MP(Members of Parliament,類似台灣立法委員)反應,更有可能因此推動修法或立法。

英國的福利系統出奇複雜且經常修改,訓練期間就聽聞許多資深諮商員說:「進行培訓前,我壓根不知道英國有這麼多福利。」英國人對於領福利者原本就多抱持負面態度。大眾媒體更是報導特例,像是整條街都領福利,或是靠福利金生活的人卻買按摩浴缸等新聞,讓大眾對於領福利者觀感不佳,而鮮少實際探討個案本身的問題。

一開始我也略微抱著這樣的想法,尤其是第一次踏入等待室,男男女女表情冷漠,根本看不出有什麼斷條胳臂少條腿的大問題,但在見到某位個案後,才知道看不出來的狀況也許更可怕:一位 40 歲左右的媽媽由先生陪著來諮商,因為脊椎受傷約十年不能久坐久站,甚至連躺錯角度都會感到痛苦。而這十年間因為有丈夫跟年紀較長的孩子協助,她竟沒有想過要申請福利,直到來家裡探訪的看護員不斷督促之下,才抽空前來諮商。

在查詢資料及填寫表格時,這位媽媽不斷挪動身軀,因為不管什麼姿勢跟角度,她都無法自在地保持特定姿勢,如果她不說,外表看起來她是完全正常的。

我在社福機構的日子:多數人都需要安全網

所有的諮商員在見個案之前,經理必定耳提面命:注意個案是否面臨「境況改變」(Change of circumstances):喪偶、生病、失業、懷孕、退休,這些人生關卡對於低薪無法存款以及沒有存款習慣的人來說,的確有可能產生經濟上的問題,其中患病者更需要社會福利的協助。

曾有一位個案本身罹患癌症,他的太太也接著被診斷出罹患癌症,我們發現只有先生申請了福利,於是詢問太太是否需要協助,她表示:「我還沒有病到這麼嚴重,還是不要申請比較好。」我們向她表示:「這並不是貪心,而是你們真的有這樣的需要,像是如果身體狀況無法負荷、無法開車,就能用這筆錢坐計程車去醫院,或是出門採買日用品,這些都是實際需要的錢。」那位太太後來接受我們的建議申請了福利,而這已經是他們夫妻罹癌後沒有工作收入的第三年了。

去年辦公室舉辦觀影活動,播放 2016 年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I, Daniel Blake》(台譯為《我是布萊克》),因為時間不方便故婉拒邀約,但與已經看過此片的同事聊及劇情,知道這是個類似《不能沒有你》的故事:無奈的生命對抗僵化的體制,對公部門發出微弱的咆嘯,該片也在 2017 年獲得英國電影電視藝術學院(BAFTA)最佳英國電影獎。

先別提英國人不了解社會中下階層的狀況,身為一個生活穩定的台灣人,我也多是透過媒體得知台灣中下階層的生活光景,因此不難理解為何媒體能輕易地營造出「領福利者多是取巧詐財」的形象。

在市民諮商處觀察近一年,大部分的個案都是出於境況改變又無後援的情況下,才遞出申請;換言之,如果可以選擇,誰想要被政府像是監視犯人一樣,通過一層又一層的政府檢查,同時忍受社會壓力,只為了榨取那僅能勉強糊口的不義之財?

《關於作者》
組頭,高雄人。
2009 年起旅居英國,之後落腳坎布里亞郡偏鄉,過起英格蘭庄腳生活。
部落格:英國有英國的玩法

《關聯閱讀》
「台灣高壓又過勞,英國工作福利比較好?」來打工旅遊前,你該破除的迷思
倫敦的東南西北,不會消失的階級與貧富差距
等不到醫生,急診病人在走廊上過世──英國健保崩盤背後的長照危機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99@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