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問「你來自哪裡」也是一種溫柔

不問「你來自哪裡」也是一種溫柔

在愛爾蘭的首都都柏林交換,感受最深刻的就是這裡什麼人都有:巴西、阿根廷、法國、德國、捷克、西班牙、中國、韓國,甚至是南半球的澳洲、紐西蘭,小小的市中心好像塞滿了整個世界。身為英國脫歐後,少數官方語言包含英文的愛爾蘭,成了許多人工作、打工度假、上語言學校的首選。

不論是在學校的活動遇到其他學生,或是在酒吧裡的短暫相遇,大家幾乎都是握手之後自我介紹像是 “Hey I’m Nick.” 這樣,再來就是 “Oh cool, where are you from?” 互相交換一下自己的背景,開啟後面的所有話題,這個過程對我來說一直是快樂而且輕鬆的,就這樣很直接地去聽對方的故事。

相比之下,在台灣都說相同語言的我們,卻好像在開口前要先人肉搜索對方一樣地築起了高牆。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媽媽說「不要跟陌生人說話」的後遺症,沒有刷對方臉書個三千遍,是不會輕易動作的,好多美麗的相遇就這樣被錯過了。

Daniel:問別人來自哪裡並沒有比較國際化

一次跟加拿大朋友 Daniel 聊到這個過程,告訴他我非常喜歡用這麼直接的方式認識彼此,讓大家知道我是誰、我是從哪裡來的,我跟他說我覺得這樣互動的都柏林非常的國際化。沒想到他聽完之後,不但沒有大大贊同我的想法,反而皺了下眉說:「我不覺得這樣比較國際化誒。」

Daniel 是從加拿大溫哥華來的,溫哥華擁有 40% 以上的亞洲人口,很明顯城市裡充滿了許多非英文母語人口。

他說,在加拿大,他從來不會去問別人從哪裡來的,不是因為「用看的就知道」,而是「沒有必要」。 Daniel 接著解釋,溫哥華擁有驚人的高比例移民人口,而這些人因為各種原因來到溫哥華,不論原因是什麼,他們都已經在溫哥華了。至於問他們從哪裡來這件事,好像就是在提醒別人不屬於這裡一樣,所以不管對方的英文是不是流利,都沒有理由去問別人他從哪裡來的,站在你對面的人和你一樣,就是個生活在溫哥華的人。

聽完他的一番話,我開始思考真正的國際化,究竟是把從世界各地來的人塞進一個城市,還是不介意自己是不是來自很不一樣的背景?真正的多元包容是用自己的背景故事作為相遇的開胃菜,還是生硬又可愛地提起這個共同的城市今天天氣如何?

其實,我們都只是城市的一部份而已

想到在都柏林每天的日常:來自巴西的咖啡店店員、來自荷蘭的英語老師、樓下一整層來學英文的西班牙學生、餐廳裡的墨西哥老闆、在充滿酒吧的都柏林卻滴酒不沾的杜拜人......原本讓我驚豔的國際化,瞬間提醒了我,我一直都是帶著有色眼鏡在看著大家。但其實他們跟其他愛爾蘭人一樣、跟我一樣,都只是這個城市的一部份而已。

什麼才是真正的國際化和多元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我也還在思考到底怎麼樣的心態、互動才能成就一個最讓人舒服的氛圍。但不可否認地,Daniel 這一種溫哥華式的溫柔,是出於滿滿的尊重和包容。

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成為當地人的失落感

跟許多在國外生活的人一樣,其實很清楚自己再怎麼努力融入環境,一年、三年、五年、十年,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真正成為當地社會的一份子。我常常看著外國影集,想像到底需要多少時間的生活,才能像他們一樣在文化裡自在地穿梭、真正說出那麼道地的英文。或是說,就算有一天真的在語言上跟他們站上了同個層次,但是在他們眼裡的我,究竟屬不屬於他們呢?

對我來說,我很開心可以在認識之初,讓對方瞭解我的文化、我的國家,但更嚮往的是,站在對面的人不特別以「亞洲人」的身份去認識我,而是把我當作一個有那麼一點特別的都柏林居民,就只是那種單純地去認識另一個「人」的感覺。

《關於作者》
Nick
我是尼克,在跟台灣一樣是獨立國家的愛爾蘭交換,在那裡修煉了英文和酒量,操著愛爾蘭口音去各地遊蕩。我喜歡一個人旅行,喜歡背著沉重的背包走到目的地,然後跟自己說「謝謝你,謝謝你剛剛很努力,謝謝你是這樣的一個人。」也很喜歡抱著決不後悔的精神,在刷卡的時候跟老爸說聲謝謝,讓我們為老爸們的退休生活默哀一分鐘。

《關聯閱讀》
別再抬高別人看輕自己──愛爾蘭生活,給了我最好的禮物
「臺灣就是這樣不如人家」,遊遍歐洲卻沒去過台南──在愛爾蘭,見識到「天龍精神」
借鏡愛爾蘭,脫離強權的千年獨立之路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1000 Words@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