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歐美學生紛紛想去北京上海交換──重點不在跟中國比,在台灣該怎麼辦?

當歐美學生紛紛想去北京上海交換──重點不在跟中國比,在台灣該怎麼辦?

會議現場。圖/沈聘珍 提供

有幸通過甄選,成為哈佛亞洲暨國際關係會議的代表,與來自世界 40 個國家 225 位代表交流,共同探討亞洲與國際問題。我想分享我在這次活動中,觀察到的「亞洲意識」與「中國(潛在的)崛起」。

首先,我觀察到的,是亞洲在美國和世界的影響力正與日俱增。例如在這個會議中,有 4 位台灣代表,中國代表約 30 位,印度和菲律賓代表也有約 30 位之多,來自亞洲的代表占了半數以上。此外,在會議中或走在哈佛校園,不乏許多亞裔美國人,許多是從小在美國長大的華裔。

美籍亞裔的認同掙扎

然而,和一位在哈佛念書的美籍台裔朋友聊到亞裔美國人的議題,他坦言其實許多亞裔普遍有所謂的自我身分認同掙扎──即使從小在美國長大,受到的是美式教育與文化的薰陶,但是「亞裔」這個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名字,讓他們在靈魂的時差錯亂中,處在亞裔和美籍之間尷尬的身分轉換──有些在美國生活了一代或者好幾代的亞裔,比起認同祖籍,更願意把自己看成是美國人;然而,要說在美國的大熔爐中,早已經完全落實種族平等,沒有存在歧視,或是各色人種間毫無隔閡,並不盡然。

他坦言,在哈佛因為大家受過高等教育,普遍心胸開放包容差異,但在有些亞裔人口比例低的美國鄉村地區,當地人仍然保有傳統思維,排外意識強烈。

再來,另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中國在現今世界地位正逐漸攀升。在會議中各種的 panel、seminar 或 speech,只有少數的講者會提及台灣。但是我們鄰近的中國,卻是許多講者討論的焦點:如環境污染、城市規劃、經濟發展、人口分布等議題。

各國名校學生,想去中國交換

與會者非常關心中國未來各方面的政策走向,以及對於全球可能連動產生的影響。甚至到演講結束後,總有許多歐美代表主動上前,表示對於參與中國相關議題的興趣,試圖爭取前往中國發展的機會。令我感到既詫異、又有些五味雜陳。

有位來自波蘭的代表,特地選了北京作為他的交換學生選擇,並打算開始學中文,理由是中國未來將會成為重要的商業市場,他不想錯過這個發展機會。

我問了許多外國代表、學生,為何選擇去中國而非台灣作為交換學生的地點,主要原因多和上述的波蘭代表相近。不外乎在國際大城市上海和北京的未來發展機會多,而台北相較之下,缺乏更吸引人的特點,即使學術排名不錯的台大,對於許多外國人來說,仍比中國的北大和清大陌生許多。

當我們和中國相隔如此之近,似乎反而少了警覺,中國在世界上崛起之快速與重要性。當我們留學頭號選擇多半是前進歐美時,歐美的學生們反而積極尋找機會東進,尤其是前往中國拓展。

而讓我覺得很可惜的是,其實不乏有興趣想來台灣留學的外國人,他們看中台灣便宜卻優質的教育資源,卻在發現台灣開設的英文授課學位選擇不多後,選擇了其他亞洲國家。

台灣,要怎麼讓世界認識自己?

甚至多數的外國人並不知道,台灣是我們眼中所謂的一座自由民主、經濟進步、住著友善人民的美麗小島。頂多(一如許多人說的)知道她是中國旁邊的小島,或是和泰國分不清。

曾經我自豪地以為,台灣得天獨厚的自然美景、豐富文化與各式美食,必然容易被這個世界所看見,但這只是我們自身在島上所懷抱的想像。實際踏出台灣後,才被世界的現實面所衝擊到,大多數的外國人想到亞洲旅遊的頭號選擇,往往是泰國、中國、日本等。原因有很多:觀光知名度、文化行銷等,往往外國人眼中的觀光凝視點,並不契合我們所做的觀光行銷焦點。我們可以選擇性地解讀說,是這些外國人缺乏應有的國際視野,但我們更應該回頭審視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所作的行銷手段,我們並不是缺乏可以行銷的亮點,只是這座寶島需要更好的方式來推廣。

與現今世界經濟強國僅隔一道台灣海峽,我們的優勢在什麼地方?未來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我們和中國共享中華文化的基底,中華文化經過在地化後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若說要以去中國化來作切割,那台灣獨有的文化核心是什麼?

在某個關於聯合國永續發展計畫的演講結束後,我跑到了講台前,問了那個講者,那面對中國的威脅,我們未來該怎麼辦?他想了一下,回答我說,或許台灣可以把握本身先天的優勢。比如相對於歐美人士,台灣人在語言文化各方面與中國背景較相似,當有開發中國市場的工作需求時,我們佔有相對優勢。

重點不在中國,在台灣該怎麼辦?

當下聽了其實有點失落,當有人嘲諷那些背棄台灣、對中國市場趨之若鶩的人們,若不是台灣就業環境無法提供台灣人才足夠的舞台或在職學習的空間、逼得人才出走,又有誰想要離鄉背井到中國打拼?

當然,每次談到中國崛起、台灣如何因應等相關議題,總有人會反駁說:台灣與中國的人口基數差別過大,無法作為比較的基準,又或者是拿出北京政府種種違反人權的行徑,或汙染嚴重、人文素養不如台灣等的缺點來批判中國。

上述說法或許都沒有錯,但其實,拿中國出來比較,我們真正關切的重點其實是台灣:面對現今台灣社會薪水凍漲人才外流,增強台灣人對於現今世界的危機意識勢在必行。身處於下一個世代的國際化浪潮,該怎麼幫助台灣更有國際競爭力?

我認為,我們不只要幫助年輕人走入國際,更要讓世界走進台灣。透過更開放的人才和產業政策,將原本已集中多數資源的城市如台北,進一步打造成國際都會。多了發展機會與資金,才能吸引海外人才流入。

相較於其他先進國家,台灣的專業外籍人才比例並不高。政府應該檢視目前政策,不該將限制聘用外籍人才視同保障本國人的就業機會,如同溫水煮青蛙,在未來將會被世界競爭所淘汰。而政府也應該鼓勵年輕人多走入這個世界,幫助這個世界的其他角落認識台灣。

我在走出台灣後,才真正體會到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困境。少了加入許多正式國際組織的機會,我們更應該要為自己創造在國際社會上曝光的機會,每個人都可以在任何機會建立起國民外交。

但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政府的一些國際交流補助計畫,受限於一年的特定期間才能提出申請,我認為應該調整為隨申請、隨審核的彈性制度,才不至於讓有能力卻有經濟困難的年輕人,在尋求補助申請時,因為計畫的僵化制度,放棄了為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發聲的機會。

原來世界眼中的台灣,和我們想像中的台灣,並不完全相同。希望藉由這篇文章拋磚引玉,讓更多人重視這個問題,我們一起來思考解方。

《作者簡介》
沈聘珍/Pin
四年地理系的洗禮,現正在 Gap Year 中追求人生許多前所未有的體驗,曾經連續兩個月的週末到歐洲各地朋友家沙發衝浪旅行,目前是名在柏林體驗德式職場文化的實習生,除了透過自己的眼睛觀看這個世界,我更喜歡透過世界的視角來回頭省視自己。

《關聯閱讀》
在台外國人都是「魯蛇」?還是我們留不住「溫拿」?──歐洲朋友來台求職真實故事
我們還剩下甚麼?──文化、自由、加強對話,尋找台灣翻身的可能
川普當選全球新局,台灣該何去何從?──從一個我們塵封二十年的發展規劃談起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沈聘珍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