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不是一個生活解答,但它是一個找答案的方法」──曾經被憂鬱綁架的我,在澳洲找到生活節奏

「旅行不是一個生活解答,但它是一個找答案的方法」──曾經被憂鬱綁架的我,在澳洲找到生活節奏

說到為什麼出走大澳的原因,與其他人因為迷惘的出走稍微有點不同,我主要是因為個人的內在情緒因素。(當然迷惘也是有的)

為了擺脫憂鬱,決定帶著自己去旅行

自從家裡發生一連串的事情之後,我有好幾年,很常感受到自己被一種像磁力一般的死亡牽引,讓我沒有特別的原因就會情緒低落,往黑暗的方向走去,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活著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飄飄的沒有踏實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覺得迷失、覺得疲倦失去熱情,很常去去否定自己的存在與所作所為。但是因為忍受這樣的情緒,還是能勉強的過每一天,沒主動尋求醫生的幫助。直到大學憂鬱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直到我的舉止嚇到了自己,才趕緊就醫。

很少人會願意分享患憂鬱症的經歷,因為大眾的不了解使憂鬱症被汙名化。生了一場長期的病後,更有所體會,其實就像是感冒去看家庭醫學科一樣,生病就是要去找專業的醫生治好,心理上的生病就要去看精神科,這是非常正常的。我長期就醫後,決心把自己的快樂放在第一順位,於是開始出走去旅行。

一開始來到澳洲是以打工度假的身分。我做過農場、工廠、咖啡店、飲茶店、紀念品店、精品店、報社、甚至看護的工作。每一種工作,都有故事。工作辛勞之餘,也利用假期或是換工作的空檔在澳洲各城市旅遊。

唯一的遺憾是當初沒有看清旅伴,就輕易的同意一起出發前往澳洲,她過度的重視物質生活與對金錢的依賴,及以鄰為壑等神經質的舉動,使我這一年的打工度假大半時間處於痛苦的狀態,其實心裡早已下定決心要分道揚鑣,畢竟誰也沒有義務要去照顧誰,況且我也幫了我所能幫的了,但是她把我當成汪洋中的浮木一樣苦苦糾纏,又是咆嘯又是鼻涕又是眼淚,整整一年的精神折磨,讓我對有關那位旅伴的記憶全都想按下刪除鍵永久去除。但是沒有經歷就沒有成長,我也在這段時間做了很多自我反省,學習如何更有力量的去切斷帶來負面影響的人事物,也學習變得更加堅強。

我在世界的第二個家──澳洲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就這樣在澳洲定居了下來。澳洲對於我來說,漸漸變成除了台灣之外另外一個家。無論回台灣或澳洲,對我來說都是回家。我喜歡澳洲,因為它散發一種輕鬆的氛圍,也總是豔陽高照。我現在定居在澳洲靠海邊的城市,熱帶的海風、濃艷色彩的綠地與天海之藍,都是屬於這個城市的魅力。旅客們總是隨性的穿著泳衣在街上逛街,在這裡,就算是衣服破好幾個洞也沒有人會多看你一眼,這邊的生活非常自在,我真的很喜歡這一點。此外,澳洲對於行動不便者的友善設施很齊全,所以路上常常可以看到行動不便者出門,他們就是城市的一部分,不會有任何異樣的眼光。在台灣則較少看見身心障礙者出門。

沒有這麼壓抑與汲汲營營是我想待在澳洲的主要原因。住在靠海的地方,讓人每天都可以欣賞海的顏色。空氣乾淨而舒爽,可以聞到海的氣味,藍色大片的天空也沒有被任何過高的建築物給遮蔽。

在澳洲,我獲得新的價值觀

學生時代還在台灣時,40 幾公斤快 50 公斤,我身高是 160 多公分,這樣的我曾被補習班老師在全班面前說我「虎背熊腰」,還有另一位學校的輔導老師也曾經說過我很「大隻」。在台灣,人們接受了太多不必要的批判,外觀上的批評尤甚。

「為什麼不能活的健康就好?」雖然我這麼想,卻深受台灣的觀念影響。在澳洲很流行健身而不是瘦身,大家喜歡的是線條與肌力。有一次在澳洲因為生病而胖了幾公斤,過往的批判聲音對我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在病好後我出門去藥局想買減少熱量吸收的健康食品,結果被藥劑師狠狠的兇了一頓,說我這樣的身材是很瘦的,她是絕對不會賣給我的。我那根深蒂固因為他人而覺得自己胖的想法,似乎有一點一滴的被改變。

另一個讓我定居澳洲的原因是台灣的職場。我常常在晚上打給台灣的朋友,發現常常台灣時間晚上 9、10 點,友人居然還在公司,或者是假日也去公司,卻沒有加班費,真的讓人對台灣的職場有些灰心。

澳洲基本上是時薪制,分為臨時員工、兼職員工與全職員工。在澳洲也是會有加班超過時數的情況,但是時薪更高的加班薪水也必須要付給員工,這是法律規定的。法例保障僱員可以得到最低工資及基本工作條件。任何被剝削、工作環境不安全或被欺凌,都可以向公平工作申訴專員公署(Fair Work Ombudsman)提出匿名疑問,或查閱所屬州份的工作安全法例申訴。

幾年前因為新聞報導出某些台灣人來澳洲打工一年存了百萬台幣,造成台灣人一窩蜂的前來澳洲打工。不過事實是,大多數的人都無法一年存到那樣的錢,因為雖然澳洲的時薪換算成台幣高於台灣的基本時薪,澳洲的生活消費也很高,這是鮮少被報導的。

不是每一個人來澳洲都能賺桶金,但可擁有故事

在澳洲住一週的房租換成台幣可能可以在台灣住一個月,在澳洲就算是吃路邊小店,也要台幣 300 元左右吧!雖然說澳洲政府有規定最低時薪,還是有許多店(尤其是華人區)是給「不上稅」的非法現金薪資,一來店家可以逃稅,二來那些店將員工的薪資壓到合法薪資的一半甚至以下。不是每一個人來到澳洲打工都可以找到合法的薪資條件,又有穩定的時數,但我相信,每一個來澳洲打工的人都有自己的體會與精采的故事。

出走旅行有它的絢爛、驚奇、意外、瘋狂與痛苦,各種酸甜苦辣在旅行中都可以被學習到,一旦鼓起勇氣邁開步伐,跨出第一步,前方的人生將完全轉變。旅行不是一個生活的解答,但是它是一個找答案的方法。

一旦踏出旅途,即使是一小步,之後的一切也將被改變,無法去精準的計畫未來。但是鼓起勇氣向前走,你就必定會到達某個地方。你前方要去的地方,還會一樣嗎?

《關於作者》
我是沁沁,在澳洲定居五年了。在金錢有限的情況下,我用盡了一切方法出去看世界。我曾經申請獎學金參訪日本、因技能學習(潛水)而前往關島、低預算自助旅行行走歐美/大洋洲/亞洲,打工度假、申請工作簽證、交換學生,甚至是參賽作品得獎獲得出國補助等等。千萬不要被自己綁住了,真的想踏出舒適圈,就會找到一百個方法。臉書專頁:旅澳生活-向轉彎人生致敬

《關聯閱讀》
獨自旅行是一件很疲憊的事,但卻能夠讓心裡變得遼闊──環歐15座城市的獨白
不為臉書炫耀、不為標榜自己──旅行,真希望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多益只有200多分的我,在紐西蘭打工度假8個月──別讓語言限制了你的旅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amophoto_au@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