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勞工運動到「一例一休」,思考台灣的政策為何會「前後矛盾」?

從勞工運動到「一例一休」,思考台灣的政策為何會「前後矛盾」?

2016 年對勞工來說是重大的一年。

在總統大選中,看到了臺灣勞工對新上任執政黨的期望,希望掌握國會多數權的民進黨能夠對普遍陷入過勞、低薪的勞工現況有所改善。

這一年也發生了中華航空空服員工會的罷工事件,它被譽為「臺灣歷史上少數由工會抗爭達成的勝利」。

然而,這些期望、「勝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後續效應。許許多多勞工們懷抱著新希望的熱度,就在年底因民進黨版本的「一例一休」通過這一事,被澆熄了。

這讓部分臺灣人開始思考,難道在臺灣政黨都站在「老闆」這一邊,沒有真的「左派政黨」嗎?

我想在問這樣的問題前,我們應該先了解以下的這幾個問題:

左派只代表勞工嗎?

在民進黨不顧勞工代表的抗議,通過了「一例一休」後,許多勞工認為兩大政黨都是站在「右派」的資方代表。但「左右派」真的只分別代表了勞工與資方嗎?

先簡述一下「左右派」的起源:

自法國大革命以來,因為當時議會安排改革派坐在議會的左側,保守派坐在右側,左派就代表了自由與改革;右派則代表了傳統與保守。

而經歷了 18 世紀的思潮,歐洲陸續興起了自由主義、保守主義等意識形態,漸漸形塑了現代左右派所支持的論點與方向。

因左派的基礎在於建立一個自由(Liberal)的社會,在經濟上要求政府介入市場以避免勞資雙方的不對等關係而剝削勞工,造成勞工在經濟上的不自由,所以形成了現在普遍認為「左派代表了勞工」這樣的觀念。但實際上,自由的社會也蘊涵著平等的人權、社會的福利,以及某種程度上的「大政府」等價值。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民進黨為主的立法委員,正在推行的同性婚姻,其實正是代表了左派思想中的「平等人權」這個價值。

臺灣兩大政黨的意識形態太重了嗎?

不難發現,臺灣社會對於「意識形態」可說是相當排斥的,許多人習慣說,要保持「理性中立客觀」的價值觀來看所有的社會議題才是正確的。不管大家平常是否能做到,這樣的想法充斥在社會中。但事實是,人並非總是理性的。

因此,每當在爭論社會議題時,常常會有人說出:「不要有太深的意識形態。」

這樣的現象除了是因上述提到的保持中立價值觀外,也是因為臺灣人對於「意識形態」的誤解,認為意識形態就是某個特定政黨的思想。

但其實,臺灣的兩大政黨比起某些民主歷史悠久國家的政黨,是相當沒有中心意識形態的。例如:美國的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對經濟與社會政策方面,可以看出分別受到相當深的「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兩種意識形態影響。所以與其說意識形態是特定政黨的思想,不如說每個政黨都會有其中心意識形態來影響決策。

但這樣缺乏中心意識形態的臺灣兩大政黨,真的有比較中立嗎?

其實這樣過度缺乏意識形態(或者可用中心思想來理解),反而造成了兩大政黨對於政策主張的搖擺不定,常常造成兩方在制定政策白皮書時,會有前後矛盾的現象。毫無中心思想的政黨,更反而較容易受到其他利誘,而改變執政方向。

這也許就稍微解釋了為何現在的執政黨,在許多社會議題、福利政策上,明明是傾向站在弱勢這方的,但在經濟政策上,卻總向資方靠攏。

過深的意識形態會使得政黨無法跟上民意,但缺乏意識形態,則會使得政黨向利益靠攏。

所以臺灣的勞工問題,真的在於缺乏左派思想嗎?

從上述兩點來觀察,臺灣勞工問題並不在缺乏「有左派思想」的政黨,而是一個「以左派為中心思想」的政黨。過度缺乏中心思想造成了兩大政黨都向利益靠攏,偶爾(尤其在選舉前)會為選票利益而站在多數民意這側,但也會因經濟利益(多半在開始執政後)而背離民意。

也許,確實回應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除了兩大政黨外,台灣隨著公民意識的逐漸成熟,慢慢出現更多代表「第三勢力」,政策與價值主張一致的黨派,提供選民不一樣的選擇,會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

而從整體面向來看,臺灣社會現在該思考的不是左派的問題,而是對意識形態的誤解與排斥。不僅是政黨缺乏意識形態的問題,社會或媒體,檢驗個人(如政治人物或公眾人物)是否有一個「中心思想」、言行一致,這部分也要有所進展。

畢竟,「客觀中立」與「搖擺不定」,完全是兩回事。

《關於作者》
Kyle,從近年發生的多項社會運動中體認到臺灣現在對於媒體、教育的困境,開始重新安排對未來的計畫,為新世代的聲音增添一點力量。

《關聯閱讀》
從「新納粹大遊行」到「為難民上街頭」──德國的右派與左派
改革良機,調整公務員待遇和年金制度是當務之急
為什麼這裡的勞資雙方,可以坐下來好好談?──淺談奧地利引以為傲的「社會夥伴制」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oolloud CC BY 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