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下印度紗麗的過程──在粉紅城市來一場勝率為零的心理戰

買下印度紗麗的過程──在粉紅城市來一場勝率為零的心理戰

在印度流浪要像倒吃甘蔗,錯中學,旅中學,但我想現在可能還在甘蔗的尾端。

從阿姆利則開始一路上的鐵路長途之旅,6 個小時到昌迪加爾,5 個小時到新德里,總之接近 18 小時的顛簸之行,3A 等級的火車終於抵達拉賈斯坦邦的首都,有粉紅城市之稱的齋浦爾。才想著要叫 Uber,結果一出車站就被一窩蜂嘟嘟車(Rickshaw)司機團團包圍,自以為談了個漂亮的價錢就腦袋昏昏的和司機上車了,殊不知這卻是我們接下來毫無勝算的心理戰前奏曲。

「早安我的朋友!」印度司機的放長線

「Welcome to Jaipur(齋浦爾)!今天你搭了我的車,你就是我的朋友,我在齋浦爾出生長大的,這附近都很熟悉,不如這樣吧!今天的 70 盧比(註)我不收,明天早上 11 點我在旅店門口等你們,帶你們認識我的城市。」

嘟嘟車司機叫 Banti,甫上車沒多久就連珠砲的迸出這句他不知道已經用了幾年的專業搭訕用語,一抹看似友善的微笑背後很難猜測他此話說出的用意,「這一定是陷阱。」還在生病的我腦袋仍旋轉著,但是既然上了車,說好也不是,說不好又覺得,「唉他都釋出善意了,說不定他在掙錢之餘,是真的想好好帶我們認識齋浦爾」,那個瞬間就像是正在面試時卻急著想上廁所,進退兩難,只好胡亂答應他趕快進旅店。才剛到印度就招架不住啊,根本落荒而逃。

結論是,他一定是個狠角色!因為他果真很準時的 11 點出現在旅店前面,身體倚靠在他小小的嘟嘟車旁,嘴巴咧得很開,「早安我的朋友!」

齋浦爾作為拉賈斯坦邦首都,某種程度和新德里滿類似的,嘟嘟車、人力車滿街跑,當然少不了此起彼落的喇叭聲,來到齋浦爾的時候距離排燈節只剩下兩天,整條街已經悄悄掛上色彩繽紛的彩色裝飾,準備迎接新年的到來。

粉紅城市齋浦爾的由來

在還沒來到齋浦爾之前,以為整個城市都被漆成了粉紅色因而得名,但是事實上,所謂的粉紅城市現今只占齋浦爾的小小一隅,在中世紀之前,這座城並不是粉紅色的,直到 1876 年,為了迎接英國威爾斯王子的造訪,齋浦爾王公下令將全城的建築物都漆成粉紅色, 並且繪上白邊和圖案。但當時的全城現在其實只有齋浦爾的舊城區,而且粉紅城市老實說,沒有想像中的這麼夢幻,不如說,兩百多年後的粉紅城市,在烈日照耀下反而更偏略澄色與磚紅色的綜合版。

不論如何,現在的粉紅城市,市集攤販交錯其中,又適逢排燈節前夕印度人發狂似的購物狂潮,與其稱得其美名,粉色城市除了擠得水洩不通外,走在市集內還要不停地婉拒店家熱情的銷售攻擊,當下腦中的想法只剩下:整型成當地人或披上隱形斗篷。對於窮遊沒什麼購物慾的我只覺得有些可惜。

「哈囉我的朋友,從這個樓梯往上走,右轉再上樓,你可以拍到更美的 Hawa Mahal(風之宮殿)哦!」進到粉紅城市就是為了一睹她三百多年來的英姿,站在安全島上,拿著相機還在喬到底該怎麼拍才能拍到她美麗全景的我們,背後突然冒出了一位印度男人,笑笑地對我們說。自從來印度後總是不乏這樣的搭訕用語,但當下腦中只剩下可以到高處解決我現在怎麼拍都拍不好的問題,何樂而不為?

然後我才知道,在印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為了生活、為了利益,在偌大的印度生存,不用點心機真的難以生存。

印度商人不放棄每個招攬客人的機會

興高采烈的拍完照後,照慣例來個印度人的「罐頭問候語」:你從哪裡來啊?你叫什麼名字啊?打算待在齋浦爾幾天呢?但通常最後一句才是他們的重點,「來來來,來我店裡喝杯茶吧!我的店就在隔壁」而直到這個時候我腦袋才終於警鈴大作,「原來答應上樓的瞬間,早就陷入陷阱了啊......」每次意識到的時候都已經在火坑中,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理,只好摸摸鼻子勉強地笑著走進店裡,心裡責備自己的不小心好幾遍。

「我們這家珠寶店最近才剛開幕,而你們是我第一位客人。」

珠寶大哥遞給我們兩杯熱呼呼的奶茶,開心地說道,我心不在焉的看著珠寶大哥熟練地從櫃子中拿出銀飾耳環和琥珀石戒指以及其他玉石雕塑擺在面前,聽著他口沫橫飛地說著,這些飾品若戴在身上有多麼適合我,我腦袋劃過了計畫 A 到 Z,「可是我就是沒錢啊!」我心裡嘀咕著,想著該怎麼全身而退離開珠寶店。

後來,不知道是珠寶大哥人真的不差,還是自己口才太好,嘴上交戰了一番,終於說服他說我有很多朋友對珠寶滿有興趣的,但自己沒有,不過如果能給我一些名片好讓我介紹這家珠寶店給他們認識就再好不過了。

此招奏效必須筆記!答謝他的奶茶後,最後我拿了一整疊名片愉快地走出了珠寶店,其實某種程度像是免錢的交易成功。旅行的過程中常會觀察不同文化底下人們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想自己也多多少少在不同文化中吸收他們值得學習的精華。而在印度,如果印度人嘴巴很厲害,那自己就得比他們更會講話才行。

「你是我今天第一位客人,」成為招呼語

齋浦爾是印度有名的市集匯聚地──我想也是最適合訓練殺價能力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印度商人看到外國旅客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哄抬價格到天頂。誠如剛剛所說,原本只是帶著櫥窗逛街的心態經歷一下人山人海的齋浦爾市集,結果事實證明,如果你不是 1000% 想買這個商品,就千萬別沒事走進店裡,站在門外往內看沒事的,但一踏進店裡就別想輕鬆脫身。

其實只是憑著實驗的精神想看看這裡的紗麗價格多少,沒想到一踏進店裡,老闆在一陣噓寒問暖後,開心的拿起一件紗麗就往我身上套,我還來不及反應,「哇!這件很適合你呢!真美。」老闆稱讚著,隨後馬上又從身後掏出了另外幾件色彩同樣繽紛的紗麗攤在我面前,這些連續動作幾乎就在瞬間,我完全招架不住。然後可惡的眼睛又不小心飄到掛在牆上的另一件紗麗,是我最愛的大地色,「那這件多少錢?」此話一出即後悔,馬上落入圈套,老闆笑得好開心啊,「歡迎來到殺價平台。」他心裡一定這樣想著。

一場談判價格的馬拉松

「這件啊,是絲綢製的」,3,500 盧比聽完價格我臉都垮了,這是天價啊!立馬起身準備離開,只見老闆不疾不徐的邀請我上去小閣樓,「我的朋友,你是我今天第一位客人,你想要多少錢,寫在上面我們好談。」老闆熟練的遞上紙本和筆。「嘖,要開戰了嗎?」我伸手接過紙本心裡苦笑著,寫下 1,000 盧比遞回給他。

這下換老闆垮了臉,「我的朋友,你知道絲綢製的紗麗價位本來就高,成本都高於 1,000 盧比了。」「所以我說不用了嘛!我沒這麼多錢買一件紗麗。」我連忙脫下穿在身上已久的紗麗準備還給他,反正現在穿上心裡也滿足了,我買了後能不能自己穿也還是個問題。

「不如這樣,」果然薑還是老的辣,經驗老道的老闆拿起了筆在我寫的 1,000 下方又多寫了幾個數字,「既然我們對彼此的價格都沒有共識,那我們就訂一個我們原本都不能接受的價格。」他在紙上多寫了加 3,500 再除以二,「我把我們自己想要的價格相加再砍半,2,250 盧比,成交?」這商業手腕,真的不死心耶,「抱歉我真的無法負擔這個價格,我還是學生......」我開始苦苦哀求,責備著自己一開始的實驗心態,真不應該進來店裡,但是老闆毅力真不是普通的堅強,於是我們就這樣一來一往的「筆上交戰一番」,不斷在紙上寫新的數字、再劃掉,又寫下新的數字,「如果他今天不賣我 1,000 盧比,我絕對不會買。」我對自己說,但其實真的只是進來詢問價格而已啊,不過既然到了這地步,不買好像不行。

「我的朋友,老實跟你說,這件紗麗成本就 1,250 盧比了,我今天只賣你 1,300 盧比,大家好做人,明天好過排燈節,好嗎?」老闆還沒放棄。「老闆啊,我今天就只有這麼 1,000 盧比,你與其跟我討價還價,還不如去等下一位客人......」我也老實和老闆坦白,不覺得需要花心力在我身上啊,只希望他能趕快放我一條生路離開。半小時已過,已經分不清老闆臉上的情緒了,只見他嘆了一口氣,用筆在紙上寫著「1,000」「什麼?」這下換我驚嚇了,「1,000 盧比,成交?」老闆笑著看著我,但我知道這一定不是真心的笑。腦中雖早已閃過很多策略,倒是沒想到老闆會壓低價格成這樣......那他賺什麼?原本預計不管怎樣我都決定要慢慢離開店裡,可是這價格是我定的,心裡交雜著勝利的開心與不甘,「成交」我從錢包緩緩掏出 1,000 盧比,接過老闆老早就打包好的紗麗。

直到後來回到嘟嘟車後,司機聽完我的殺價英勇事蹟,摸著我剛買來的紗麗笑著說:「一、這件紗麗百分之百不是絲綢製的;二、以我的經驗來看,這件大概只值 500 盧比。」

只是司機此話真偽,那又是我在印度另外一段故事了。

「在印度購物永遠當不成狼」我苦笑。

註:1 印度盧比約等於新台幣 0.46 元

關於作者
Vicky Tseng/World Escper 逃跑日記
不務正業的正港台灣人。
最近人生喊卡,背著 10 公斤行李逃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印度,窩在 NGO 當什麼都做也什麼都不做的小雜工,還是常常從辦公室逃出去流浪,目標是被印度搞瘋、被香料淹沒,被印度商人哄抬的天價氣死。
臉書專頁:World Escaper 逃跑日記

《關聯閱讀》
柬埔寨少女心大叔Hank,教我不殺價的溫柔
關於印度的「低級騙術」,與我們視而不見的偏見
「他」眼睛裏的台灣:樟宜機場那一夜,印度裔司機告訴我的事

《作品推薦》
東京近郊搭便車,實現14歲因《灌籃高手》而起的夢想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Fat Jackey@Shutterstock、附圖/Vicky Tse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