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角色扮演」風波,哈利王子也曾犯過的錯:創意與自由的界線在哪裡?

再談「角色扮演」風波,哈利王子也曾犯過的錯:創意與自由的界線在哪裡?

無可否認如今是個講求創新的時代,新的想法往往能夠激盪出更多的可能性,不只是在科技業,這股創意風也早已經吹進了校園裡,希望能夠早些啟蒙台灣莘莘學子的多元性。而原本應該是一場充滿活力、創意的校園活動,因為一個敏感的「卐」字符號而變調了。

其實第一時間告訴我這則新聞的不是台灣媒體或家人,而是我的外國朋友說:"Man, you should check out the news in Taiwan."當我充滿好奇地瀏覽了新聞後,我和朋友討論後有 3 個疑問:第一是家長或學校老師有沒有先去了解學生們要表演的方向主題?第二是哈利王子事件,因為他是類似事件的前車之鑑,而最後則是我的以色列指導教授會怎麼看待台灣的教育。

先從學校辦活動來說起好了,我相信學校的初衷一定是好意的,不會惡意地去炒作一些是非,但是說到底學校仍是一個教育學生的場合,學生如果創意有些走調,師長們應該在第一時間給予晚輩明確的指導和建議,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有健康的活動,亦能體現出師長關心學生、教育的意義。

說到「哈利王子事件」是他曾於 2005 年時,身穿納粹服加上明顯的納粹黨徽去參加化妝舞會。沒錯,這只是一場單純的化妝舞會,當時年輕的哈利王子應該也沒有多想,就於公開場合展現那刺眼的臂章,當然事後是引起軒然大波而出面道歉。

哈利王子身穿納粹服並戴納粹黨徽參加化妝舞會。圖/flickr@Ninian Reid CC BY 2.0

哈利王子的前車之鑑也許學生們不清楚,不過師長們當年應該也都是成人了,可以適當地提供教材指導學生們。

最後是我的以色列指導教授,一位對學生很好的猶太人老教授,我想他不會刻意去指責學生,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情應該少不了遺憾,畢竟沒有人喜歡傷口上撒鹽的滋味,而我也試著換位思考,他的民族歷史被拿來當作角色扮演──如果今天是國外朋友「角色扮演」,用戲謔的方式演出南京大屠殺、美麗島事件、或是 228 事件呢?

我光用想像就渾身不舒服了,更別提有人拿這些事情當角色扮演。

我們可以參考 CNN 對於這事情的另一種觀點〈Why dressing up in Nazi uniforms isn' t as controversial in Asia〉文章中指出為何大部分亞洲人和西方人士對於納粹的看法如此不同,因為當時德國納粹主要是在歐洲戰場橫行,而亞洲地區則是處於大日本帝國的侵略,這也是為什麼不僅台灣,包含南韓、日本、泰國、印尼等國都有過將納粹的黨徽和服裝誤用的事件,甚至比較偏向是將納粹當成一種龐克或是反體制的象徵。

說到底,就是中西文化對於相同的歷史事件有著不同程度的解讀。

然而,我個人認為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教育經驗:不去侵犯他人的自由才是真自由,不抹煞他人價值的創意才是真創意。

既然我也不希望日後看到任何人,拿我們自身傷痛的歷史來當作不恰當的角色扮演。那麼,我也會在任何行動之前,有盡量體貼不同文化、背景人們的意識。

台灣的教育一直強調要更多元,那就應該鼓勵學生多去了解各民族、世界的歷史,這樣以後也能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重演,讓這次的事件有了價值。

友人旅行德國時攝於 Jewish Museum Berlin。圖/PaulFan 提供

《關於作者》
PaulFan(泡飯/炮哥)──名字源自於在海外留學期間大家都稱呼我英文名 Paul,再加上當兵時曾經受過砲訓演變而來的。生於台北市,不帶一絲天龍人的色彩;於台南念大學,帶回了府城的情懷。退伍後赴美攻讀碩士,去的是鮮少有台灣留學生的大中部、念的是台灣沒有的石油工程。到咖啡廳不點咖啡,反而喜歡觀察人來人往;走過些地方,才發現還未踏上南半球。

《關聯閱讀》
從台灣學生變裝納粹,看四代德國人心中永遠的痛
當中學生扮演希特勒成了國際新聞:自私和漠不關心,怎麼會是「愛台灣」?

《作品推薦》
我的穆斯林朋友「恐怖」嗎?他們的一段話,道盡刻板印象下的憤怒與無奈
黑人、白人、槍──潛伏的歧視與公然的危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flickr@Peter Merholz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