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嚮往的城市憂鬱纏身──走過漫漫黑夜,我在倫敦重新立足的人生路

在最嚮往的城市憂鬱纏身──走過漫漫黑夜,我在倫敦重新立足的人生路

人生並不是一條只會越走越順的直線,而是由眾多未知下所做的選擇及決定,交織而成的曲折道路。我們永遠無法清楚看見道路的全貌,它的曲折程度也時常受我們自己無法掌控的社會和機緣問題影響。而且,不論它長什麼樣子,實際走在自己人生道路上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所有途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一人能體會及承受。

2015 年 9 月,我在於台灣工作了 3 年後,隻身前往英國倫敦攻讀為期一年的碩士學位。我一直以來都隱約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到英語系國家長期生活,因為我是個從小就對英文有特殊情感的人,「有著濃厚的興趣」還不足以形容,我簡直認為自己前世就是個說英文的人。

除了語言,音樂是我人生中另一個不可或缺的東西。大學開始接觸西方另類搖滾樂,幾乎所有能觸及我靈魂的音樂都源自英國及其他歐美國家,外加自己對唱歌及寫歌的熱忱,自然而然一直對英國抱持著嚮往。

在台灣職場的不快樂,促成重返校園的決定

不過會在 2015 年出發,和出發前幾年在台灣的種種不快樂也有直接關聯。大學畢業後做了幾個需要英文閱讀或口語能力的工作,看似可以一展長才,但其實我一直都不快樂。時常覺得自己只是一台協助生產的機器,多年來努力累積的語文能力日復一日被不合理地利用及剝削,在心灰意冷之際,覺得是時候運用自己的語文能力好好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另外,隨著工作觀察並經歷了更多,我個人的思想及心態也有了很大的覺醒和轉變。我驚覺大學時期的自己,根本不知「獲取知識」為何物,在脫離高中只為考試而死讀書的煎熬後,上了大學只想掙脫所有的束縛枷鎖,為做自己而做自己。而在那樣的認知及狀態下,根本無法用正確的方式在大學等級的知識殿堂裡吸收思考。

直到出社會後,意識到自己如何被體制框架,才開始認真思考並想搞懂,「這個社會究竟為何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於是那樣的求知若渴,讓我決定重返校園,以學生的身分到倫敦闖蕩。

碩士生涯的正能量,立志留在英國

碩士生涯前半年,我很感恩自己真的實現了這個夢想,從知識的海洋裡獲取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啟發。用自己喜歡的語言,在倫敦這個由多元種族文化構成的城市,參與「語言與文化多樣」學位的課程,時而用宏觀的角度探討語言與社會文化之間的關係,時而用微觀視角剖析各式社會互動。當時的我每天都在吸收、思考及創造的過程中獲得滿滿的能量。

當然這不代表前半年的每分每秒都是完美的,我自己也得在各方面下苦功才能真的漸入佳境。英文是我喜歡且擅長的語言,但我終究不是英語母語人士,一直以來都是接受中文教育。因此第一次必須用全英文理解學術理論,並產出碩士等級的論文,是個過程中得提醒自己不能輕易鬆懈的挑戰。除了課業,生活中當然也有各種需要勇敢面對的大小挑戰,獨自一人在這座人來人往的大城市過日子,真的需要非常堅強。

不過整體而言,前半段的日子真的充滿許多正面能量。很慶幸自己在有了工作經驗且真心清楚自己想獲得什麼之後才來學習。更慶幸自己能夠在班上認識到非常聊得來的異國好友,一路上都能相互陪伴扶持。

更幸運的是,一心想要畢業後留在倫敦、且知道沒有工作簽證要在英國求職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的我,抽中了 2016 年英國的打工旅遊簽。對於曾經在台灣抽了不只一次都沒抽中的我而言,這更是個別具意義的禮物。

於是 4 月,我帶著飽滿的能量及感恩的心,回台灣辦理簽證。待了三個星期後再度搭上飛往倫敦的飛機,雖然知道這一飛又有新的未知在前方等我,不過當時的我已經比第一次出發的時候具備更多勇氣與方向了,所以只記得當時內心充滿了無限期望,迫不及待想再次踏上倫敦的土地。

倫敦大學宿舍外、通往大英博物館後門的的 Malet Street。
這條兩側被美麗樹木圍繞的街道,是我在倫敦前半年幾乎每天都會走、也最喜歡走的路。沒有太多行人停留、只有曙光駐足的早晨,更是它最美的時候。攝於 2015 年 11 月 1 日早晨。圖/Han-Pong 提供

誰知回到英國,高壓下卻面臨憂鬱纏身

怎知,這次在前方迎接我的,會是一段長達半年的黑暗及憂鬱?這個世界沒有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無法運作發展的。而一個人的生活中如果缺乏讓人心情愉悅的人際互動,也很難真的感受到活在這世上的充實及存在感。再怎麼孤僻、需要自我空間的人,都需要適時從人際互動中得到能量。而這就是我碩士生涯後半段所面臨最大的挑戰。

5 月考完試後,不再需要去學校上課,只剩下自己和論文間的搏鬥。寫論文本身就是一趟孤單的旅程,要一個人在三個月內吸收和論文主題相關的理論,並產出一萬五千英文字的作品。而讓整趟旅程更為艱辛的,是身邊沒有能相互協助陪伴的戰友這件事。班上和我最熟識的朋友們都在 6 月正式和我道別,回到自己的國家寫論文。

替我初來倫敦那段日子增添色彩的人都不在了,當然會影響繼續留下的我的心情。我又剛好因學生宿舍租約到期,獨自一人從熱鬧方便的倫敦一區搬進環境雖好、卻較為與世隔絕的北倫敦二區。那種感覺就像上一秒還置身於繽紛多彩的樹林,下一秒卻被丟進一大片汪洋裡載浮載沉,伸手連塊浮木也抓不到。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一種我未曾感受過、揮之不去的憂鬱,時不時地來糾纏我。

我當然還是很努力做好該做的事,用喜歡的事物填滿自己的生活。7、8 月是倫敦天氣最宜人的時候,慶幸那段期間身邊還是有幾位能說話談心的朋友,在台灣工作的姊姊也於 8 月飛來找我。不過夏天結束後,大家幾乎又都走了。

我的情緒起伏越來越大,內心底層的憂鬱也越來越重。這時候越來越棘手的經濟狀況,也讓我的生活多了另一層壓力,重返職場賺錢養活自己是下一個必須儘快達成的目標。於是我很努力打起精神於 9 月初正式交出論文,和學生身分說再見,以全力投入求職這個新挑戰。

因為知道在英國求職不易,其實我從 5、6 月就已經開始留意工作職缺,尋找各式需要中英雙語能力的工作。當時很幸運被一間中國教育機構錄取,但他們不願等我論文全數結束才開始上班,且工作內容包含我自己實在無法接受的項目,於是當時毅然決然放棄這個機會。7、8 月雖然也出現了零星幾個機會,但最終都沒有緣分。而 9 月不再有課業的牽絆後,我才正式展開擴大範圍投履歷、「全職」找工作的階段。

與沒有回音的空白共處

我每天都很積極地應徵工作,但很多回音根本是等不到的,因此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在學習如何和「沒有回音」的空白共處。而就算有了回音,在尚未正式得到最終的肯定答案前,一切也都是混沌不明、無法真正使人心安的。每個公司的處理速度及方式都不同,你無法預測在什麼時間點會收到哪家公司的筆試或面試邀約,不斷和不同的公司反覆聯繫接觸,事情看似有所進展,但依舊什麼也沒到手。且一個關卡到下一個關卡之間都是等待,你不知道什麼樣的結果會在多久以後出現。過程中充滿太多未知,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求職本來就不容易,但一個日益憂鬱的人必須獨自在異地面對這些,真的是一種旁人難以體會的折磨。我必須在沒有其他生活重心的情況下,一個人在停滯不前的狀態下學習往前、在走走停停的節奏中練習等待。

從最基層的服務業,重新開始面對生活

我一直都是非常需要時間獨處,且性格頗為孤僻的人,但到了 10 月中,那只能被寂寞包裹、且不知道還要置身多久的空洞,真的已經快把我壓得喘不過氣。

但我知道我不能回頭,於是為了改善自己的身心狀況,以及減輕經濟壓力,我決定不再把自己鎖在家絕望空等,我決定先從基層的服務業工作開始。一向很需要人手的珍奶店也果不其然立刻聯繫我,從未做過服務業的我,就這麼進入倫敦的珍奶店,從頭開始學習。每天到市中心接觸不同的面孔,讓我的日子終於多了點人際互動,但每天在工作環境不是很友善的地方、做著和過往學經歷沒有直接關連的事情,也總讓我在天黑下班從喧鬧的店返回位於山坡上的寂靜住處後,感慨萬分,甚至在好幾個深夜動了回台灣的念頭。

沒錯,一個一直以來都把對倫敦的愛掛在嘴邊、一直以來都說自己不會那麼快回台灣的人,竟然真的動了回台灣的念頭,可想而知,整個 2016 年後半段的一切是如何一步步粉碎我的希望與信念。倫敦對我而言突然不再具有任何吸引力,因為它在給過我無可比擬的美好後,突然無情奪走我的所有希望,徒留失落與心傷給我。那種從天堂到地獄的落差,我真的差一點就要承受不住。

不過我還是撐住了。因為那是一條我自己選擇的路,那是一條我必須靠自己的意志力走完的路。在忙碌中,我盡可能不去想自己的人生「應該」長什麼樣子,盡可能不讓過去及未來有機會綁架自己。我嘗試就這麼認真地順著眼前的路走,畢竟除了這件事外,真的沒有任何其他事物在自己的掌控中。

即使行在黑暗中,也要堅持自己選擇的道路

我一邊努力記著每種飲料的配方,一邊留意其他和語言有關的工作機會。終於在貧瘠了一陣子後,於 11 月初得到了兩個面試邀約。其中一個機會是在一個規模頗大的法商公司擔任網頁中英文翻譯。從最開始聯繫,到後來至公司筆試及面試都讓我對他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當場讓面試者知道翻譯筆試的結果這件事,更能看出他們對求職者專業的尊重。非常幸運地,我於筆試、面試完隔週就收到他們的來信,得到一份我當下的難以言喻的錄取通知。

我知道在交出論文兩個月後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是多麼幸運的事情,因此我的內心絕對充滿無限感恩,世界上還有太多人過著別人想像不到的辛苦日子。不過我想分享自身經歷的本意本就不在與他人比較,很多事情也絕非用數字去量化、或僅透過表層的標籤就能全盤理解的。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要走,過程中的一切只有自己能感受。對我而言,在得到這份得來不易的工作前,要承受的煎熬絕對不只兩個月,那是一條佈滿無助和孤獨、曾經覺得完全看不見盡頭的漫漫長路。我只想透過自己的故事,給那些目前也覺得自己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一些鼓舞。我真的很慶幸自己不論當時周圍多黑暗、不論已經多麼心力交瘁,仍然堅持一步步跨出人生的步伐,撐了過來。

如今全新的篇章已經開啟,我離開了再也不適合我的北倫敦,到更有活力的南岸重新扎根。我脫離了那種全然一人的空,進入新的環境學習,並重新體會到與人交流的愉悅美好。

我真的很感激自己能夠在 2016 年末重新感受到久違的快樂,並獲得能讓我繼續探索倫敦的新起點。不過起點的意義就在於,還有更多的開創要去實踐、還有更多充滿全新考驗的路要走。

我終究只是個知識有限且情感脆弱的人類,但走出那段陰霾的我,終於明白人生就是一條世界上最難走的路,而不論它多崎嶇,我們能做的只有不左顧右盼、專心一志地好好跨出眼前的每一步。這是我自己的人生道路。

《關於作者》
Han-Pong, Yeh
1990 年生,台北人。大學主修新聞、輔修英文。在台灣從事過和文字編輯、翻譯及語言教學有關的工作。2016 年於倫敦完成和社會語言學相關的碩士學位,目前在一家法商公司擔任全職中英翻譯。喜歡思考人生並觀察人際互動,覺得活著就是要好好完成一趟不斷吸收、思考及創造的旅程。極度熱愛另類搖滾樂,自己也寫歌、唱歌。

《關聯閱讀》
「往前看,不要回頭」的勇氣與承擔:離開舒適圈,從來不會是童話故事
出國留學、或是留在臺灣好?──關於做決定
坦然面對自己的壓抑,尋找情緒失控的開關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lliam Perugini@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