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穆斯林朋友「恐怖」嗎?他們的一段話,道盡刻板印象下的憤怒與無奈

我的穆斯林朋友「恐怖」嗎?他們的一段話,道盡刻板印象下的憤怒與無奈

馬來西亞的 Putra Mosque,亦稱玫瑰清真寺。圖/PaulFan(泡飯/炮哥) 提供

昨天去機場接一位來自巴基斯坦的朋友,我們以前是同一個辦公室的,剛好背對背坐著。已經有段時間沒見到面了,不過還是沒忘了我們自創的打招呼方式,而再次的相會和暢談,也讓我想起了這位老兄的信仰──伊斯蘭教。

由於我攻讀的是石油領域,或許因此大部分同學,都是來自石油生產國的地區,例如中國大陸、東南亞、中亞、美國和中東地區等。而今天我想分享的,就是關於我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朋友們的故事。

在我的同學和我所帶課的學生中,有來自印尼、馬來西亞,或土耳其、阿拉伯等中東地域,而我所屬的研究室裡,也有幾位伊朗學生。他們許多人都信奉伊斯蘭教,而且有的非常地虔誠、除了不吃豬肉外,他們食用的雞牛羊也要先經過禱告才能宰殺、一天要面向麥加禮拜 5 次,還有齋戒月等。

我自己本身就看過好幾次他們行禮拜,通常這應該是發生在祈禱室裡,不過有時候因為趕課時間,就會看到在教室角落或是實驗室裡做禮拜的伊斯蘭學生。第一次見到穆斯林做禮拜時充滿了好奇,除了保持安靜就是不去打擾,但隨著見過的次數多了,也就覺得和我們去寺廟拜拜、或是基督徒上教堂是沒什麼區別,只是不同的宗教,有著不同的形式而已。

如此虔誠的他們,為何被跟「恐怖組織」畫上等號?

由於不瞭解、接觸少,我相信部分人可能還是會將伊斯蘭教,和當年的 911 攻擊事件、大大小小的自殺攻擊、或是近幾年來非常猖狂的 ISIS 組織掛勾在一起。但看著他們誠心奉行著這麼嚴謹的戒律,我實在難以想像,伊斯蘭教怎麼會和濫殺無辜的恐怖組織有關呢?

我相信大眾媒體的傳播,起了一定程度的影響。猶記得 911 事件發生時,我才剛上國中,那天早上教室裡電視機播出的畫面,卻至今仍是歷歷在目。

從那時候起,許多人開始(也許不自覺地)把恐怖組織,和伊斯蘭教用非常簡化的方式串聯在一起,認為恐怖攻擊「都是」激進穆斯林們,藉由真主名義而發起的聖戰。這樣的教育和渲染,也讓我對伊斯蘭教有著少接觸為上策的刻板印象,但同時我也一直很想了解事情的真相,而這個疑問終於在我認識了這麼多的穆斯林同學後,得到了不同於主流媒體的觀點。

我問過我實驗室的伊朗學長姊、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印尼和阿拉伯的朋友們相同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恐怖攻擊很多都來自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呢?他們每位都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我就不細分遜尼派和什葉派),但都給我幾乎同樣一致的答覆:

「無論是基地組織或是 ISIS 等都不是穆斯林,那些人就是恐怖份子,而恐怖份子並沒有信仰;他們藉由真主的名號玷汙了廣大的伊斯蘭人士,也完全扭曲了可蘭經的意思。」

我的朋友們也很氣憤那些人,更對他們的行為感到反感。因為一次次的恐怖攻擊、一次次的媒體報導,已經讓廣大的穆斯林背上了沉重的莫須有罪名;他們有很多的無奈,例如在美國求職的難度比常人高,或是遭受異樣的眼光和評論。

我希望能透過我的雙眼,讓更多人去了解我的伊斯蘭教朋友們,他們也和你我一樣,希望世界更好。我想,在世局紛擾的中東地區,阿拉伯和其它中東國家聯合對抗 ISIS 的持續戰役,除了保家衛國之外,可能還有那份想要正名伊斯蘭教的衝動吧。

《關於作者》
PaulFan(泡飯/炮哥)
名字源自於在海外留學期間大家都稱呼我英文名 Paul,再加上當兵時曾經受過砲訓演變而來的。生於台北市,不帶一絲天龍人的色彩;於台南念大學,帶回了府城的情懷。退伍後赴美攻讀碩士,去的是鮮少有台灣留學生的大中部、念的是台灣沒有的石油工程。到咖啡廳不點咖啡,反而喜歡觀察人來人往;走過些地方,才發現還未踏上南半球。

《關聯閱讀》
來到杜拜才發現,穆斯林跟你我想的不一樣
伊斯蘭標籤背後的無知,與消弭誤解、仇恨之必要
你看見真正的穆斯林嗎?你的鄰國、我的母國,生活其實沒有太多不同

《作品推薦》
黑人、白人、槍──潛伏的歧視與公然的危機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aulFan(泡飯/炮哥)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