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人、槍──潛伏的歧視與公然的危機

黑人、白人、槍──潛伏的歧視與公然的危機

邊吃飯邊看看電視劇或新聞是我的習慣,而今天又看到一則在美國算是層出不窮的案件了──槍擊案。更準確地說,應該是美國白人警方誤殺了黑人。

對沒有槍械自由的台灣來說,新聞上比較不會出現什麼校園槍擊案、槍枝走火釀成意外,或是因紛爭就變成機槍火拚等,不過對美國多次震驚海外的槍擊案,一定多少有所了解。然而國際新聞就像鮮花一樣,眾人只看到曇花一現的瞬間,隨著時間的推移,新聞很快就變成「舊」聞,甚至淪為耳聞而被淡忘了。

在美國擁槍很正常,但每天有平均 36 人死於槍下

在美國留學生活多年,去打靶過許多次,也看過身邊白人朋友收藏槍枝,與我同研究室的一位白人朋友就有大大小小的槍約 8 把,他父母姊弟等加起來就超過 60 把,完全像是個小型軍火庫了。

而這樣的寫照就發生在每天的生活中,從來也沒有人覺得有什麼特別奇怪,更別說我處的州是全美國擁槍前兩名的地域,那只能說是入境隨俗了。

根據統計,美國 2015 年有 5 萬多起和槍枝有關的案例,近 1 萬 3 千多人死於槍下,換句話說,就是 2015 每天全美約有 36 人就死於無情的子彈下,而其中又以非裔男性人口比例為高,看到了這樣的統計數據還是驚訝萬分的,然而更令我驚訝的是白人警方射殺手無寸鐵的百姓。

令人驚駭的影片,透露出美國潛藏的種族偏見

這幾個月以來,全美各地都傳出白人警方過當使用武力,射殺黑人平民的事,而每次都引發許多黑人上街抗議,甚至演變成暴力報復的悲劇。就在約一個多月前,我之前居住和留學的城市就發生同樣的事,而且案發地點離我的實驗室只有 2 個街口:

約 4 名警方持槍對準一名非裔男性,空中還有直升機在攝影,影片中該男已經雙手舉頭,沒有攻擊、沒有逃跑,我們看到的只有警方直接射擊,真的和槍斃沒有兩樣。

我不是白人亦非黑人,不過這樣的畫面讓我不知如何反應。美國以民主自由和人人平等的口號引領著這民族大熔爐,廢除黑奴制度、選出了第一個黑人總統等,表面上似乎是無限美好,實際上歧視問題還是存在的。

在美國,只要在公眾場合說含有歧視的語句,都可能會吃上官司,但潛藏的歧視卻因而演化成另一種不能言喻只能意會的境界──大家常常會說黑人區比較危險、晚上要是有黑人敲門得趕緊報警等,這些訊息表面上是給予良心建議和告誡,不過同時許多人心底也潛移默化的認定了一個事實──黑人相對危險。

也許就是這樣長時間的灌輸,無論留學生或是美國大眾,當遇上一個持槍的黑人和一個持槍的白人或華人,黑人的威脅性最大,這或許是當警方在盤檢黑人時,常常武力使用過當的原因。

我無法歸因出美國大眾心底的那份認知,不過說到底,良好的指導教育才是改變價值觀的根本。記得我在網路上看過一則非常感動又有教育意義的研究(The DNA Journey),顧名思義就是從我們的過唾液,去尋找我們的 DNA 密碼。而驚喜在於:我們的骨子裡,其實都有一部分來自其他地方,不見得是我們所認為的「純」某國人,或某個種族。當時看完影片後,我還聯絡過單位想要參加這樣的測試。



衷心期盼對於黑白、種族、國籍等偏見與歧視,能夠真正日漸消除,畢竟這個美麗的世界,是由各色各樣的人物所組成的。

《關於作者》
炮哥──這名字源自於在海外留學期間大家都以我的英文名 Paul 稱呼,再加上當兵時曾經受過砲訓演變而來的。服完兵役後赴美攻讀碩士,念的是台灣沒有的石油工程,然而畢業後受到油價低迷衝擊,準備轉戰其他領域工作。去咖啡廳不喝咖啡,反而喜歡觀察人來人往;走過些地方,才發現還未踏上南半球。

《關聯閱讀》
「黑人的命也是命」──從#BlackLivesMatter 看美國種族問題
誰說「妙麗」不能是黑人?黃妙麗當然也可以!──J.K.羅琳舞台作品,挑戰種族刻板印象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Fibonacci Blue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