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地馬拉的奇人:羅德利果博士

瓜地馬拉的奇人:羅德利果博士

剛到瓜地馬拉時,由於希望能多認識當地的朋友,於是在瓜國的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網站上發了一篇求友文章,不久後收到一些當地人友善的回覆,羅德利果博士就是其中一位。我們來回發了幾次 E-mail,羅博士約我中午一起共進午餐。

和一般平均年齡層 20 至 30 歲 沙發衝浪的背包客不同,羅博士是個頭髮有些灰白的中年大叔。在背包客玩家之間有一些口耳相傳的觀念:就是很多中年的玩家都是有特別目的的,借宿在大叔的家或是跟他們出去是比較危險的──大家雖然都知道這是個沒有事實根據的事,但似是而非的觀念聽久了還是會有一些顧慮,而我也因為這樣的顧慮,再度請出我的台灣好友艾杜陪同,艾杜的西班牙文十分流利,加上沉穩的個性,遇到緊急況狀也能面不改色的沉著面對,是我在瓜國冒險的好夥伴,我們一起經歷過許多難關,培養出絕佳的默契。

自從上次和艾杜一起赴 Dragon 雙人組的約之後,我們對於跟網友見面的要訣跟分寸掌握得更清楚了,首先要約在一個空間寬敞、視野良好的咖啡廳,並確定對方已經到達咖啡廳我們才進去(從我們的公寓陽台有極佳的視野可以觀察咖啡廳),見面談天時不要洩露自己的工作、收入還有住家位置等資訊,以免成為被綁票的肥羊,另外會面結束時,我們也都會先目送他們的車子離開才會離去,除了禮貌之外,主要目的也是為了不要暴露自己住家的位置。

我跟艾杜利用午休的時間約了「羅博士」在咖啡廳見面,我們走進咖啡廳時,他已經在坐在露天的圓桌座位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悠閒的欣賞戶外風景,見到我們連忙站起來和我們熱情的打招呼。羅博士本人跟照片看起來差不多,身材削瘦,有著一頭銀灰色的頭髮,看起來約 50 歲左右的年紀,並且帶著銳利與聰慧的目光,彷彿一眼就能把人看穿,跟他悠閒的神態有極大的反差。

顛覆對瓜國人刻板印象的經濟學教授

跟服務生點完餐之後,羅德利果博士丟了幾顆糖到他的咖啡裡,開始向我們述說他的背景。他曾經在連鎖飯店集團中擔任專業經理人,負責財務規劃,工作範圍遍佈貝里斯、薩爾瓦多、宏都拉斯以及哥斯大黎加等中美洲國家。

他也曾在瓜地馬拉的經濟部做過高階的主管(瓜國的政府公務員都是一年一聘,聖誕節長假前會先解聘所有的人員,之後再看下年度預算經費決定要聘那些人回來,而政府效率又比較差,有時會有辦公室 3 個月只有掃地阿姨來上班的空窗情景),目前的工作則是在瓜地馬拉的菁英貴族大學 Landivar 當經濟學教授。

Landivar校園內一景

Landivar 校園內一景。圖/董亦揚 提供


和一般在貧窮線掙扎且教育水平偏低的瓜國平民不同,羅博士除了有優秀的學歷與豐富的知識之外,身家財產也是令人吃驚。他十分喜歡經營農場,在瓜地馬拉各地都有農場,但是離首都瓜京距離遙遠,每次往返都要花兩個小時以上,於是他便買了一座到市區車程只要 15 分鐘的農場,當作他在首都的住所,如果用台灣的概念,就是在陽明山或內湖買一座農場的感覺,如此大筆數目的買賣,從羅博士口中說出,卻像去大買場牽台腳踏車回家一樣輕描淡寫。

瓜地馬拉遼闊的農場

瓜地馬拉遼闊的農場。圖/董亦揚 提供

與亞洲淵源深,詭異的「營救行動」

而羅博士跟亞洲也很有淵源,在跟我們見面的不久以前,他花了一年在亞洲旅行,足跡踏遍泰國、馬來西亞、香港跟台灣等國家。經濟學專家的羅博士也對亞洲的發展潛力十分了解,但當我們問他是否有興趣在亞洲發展事業時,他卻搖了搖頭。亞洲對他來說是個旅行跟度假的天堂,他不想因為工作,破壞了對這片大陸的美好印象。

羅博士也曾經代表瓜地馬拉政府,前往南韓進行談判,當時有數十名瓜國技術員工在南韓進行研習,因為某些政治因素被當地政府扣留,瓜國政府於是指派羅博士率領一個談判團隊前往南韓營救。

而當羅博士抵達韓國準備入住飯店時,總統套房的房門一打開已經有兩個全裸的小男孩在裡頭等他了,看來似乎是當地某股勢力想要賄賂他。

羅博士對於故事的後續發展沒有太多的敘述,但我跟艾杜心中的疑問是越來越多,首先為什麼對方對他的喜好掌握得這麼清楚,而且為什麼是「小男孩」?但由於是第一次見面,我們也不好意思追問得太深入。

「賣產品不如賣服務」,工業真空國度的商機

而羅博士也十分有商業的野心,他向我們解釋由於拉丁美洲國家機械工業不發達,沒有自己生產的能力,但有需求的公司企業仍不少,因此全部都要從亞洲進口。例如在台灣十分普遍的手搖飲料封口機,在瓜地馬拉國內卻是十分稀有的設備,就算好不容易引進國內,也常常因為故障時找不到維修跟保養的廠商,只能任其報廢。

而在中美洲,有許多華人跟韓國人利用語言與文化的優勢,經營進口貿易的事業,把中國跟東南亞加工出口的產品銷售到中美洲,但羅博士預想的經營方式與其他貿易商不同,有別於販賣商品賺取差額的方式,他要做可以賺得更多更久的生意──賣服務

他舉了個例子向我們解釋:瓜國全國只有一台 DNA 鑑定的機器,設置在 Landivar 大學的生物實驗室裡,只作為學術用途之用。由於拉丁美洲民風熱情,對於性的態度也比較開放,加上天主教的信仰不鼓勵避孕,常常出現許多私生子。但大部分拉丁人通常不像華人有道德枷鎖,很多男生讓女生懷孕之後就落跑,也有女生懷了其他人小孩卻賴在男朋友身上騙取贍養費,或是小孩長大了想找自己生父母等屢見不鮮,這時候就有很多血緣關係鑑定的需求。但因為瓜國國內沒有 DNA 鑑定的設備,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北美或歐洲等先進國家作鑑定,費用十分驚人。

這樣的狀況給了羅博士靈感:何不進口幾台 DNA 鑑定設備,在瓜國國內提供血緣關係鑑定的服務,這樣他就能獨佔整個國家的市場,而憑藉著他的人脈與財力,國內就算出現想模仿他的競爭者,恐怕也很難跟他匹敵。

更驚人的是,我發現以目前瓜國工業幾乎真空的狀態,他的這個商業模式可以應用在很多不同領域的產品,那很可能會是一筆非常巨大的利益。

瓜地馬拉來台參加貿易商展

瓜地馬拉來台參加貿易商展。圖/董亦揚 提供


而羅德利果博士也希望能透過我跟艾杜,獲得一些亞洲的人脈來幫助他實現計畫,在那之後我也介紹了一些從事貿易的台灣朋友給他認識。雖然國際貿易需要雙方花很多時間磨合跟培養對彼此的信任,但我除了本著一股熱血幫助第二故鄉瓜地馬拉提升生活水平之外,也希望能為台灣找到下一個海外經濟奇蹟的基地。

後來與羅德利果博士仍然有透過電子郵件互相聯絡,他也很熱情的邀請我們週末去他的農場住宿一晚,但由於一直沒法協調出雙方都有空的週末,加上裸體小男孩事件讓我們有些顧慮,那次咖啡廳的會面就成了我們唯一一次的會面了。

而這次與羅博士相會之後,我跟艾杜有了新的體悟,原來看似貧窮落後的瓜地馬拉,有許多高手存在著,並想著如何幫助這個國家發展,說不定今日與我們在咖啡廳暢談理想的農場主人羅博士,5 年、10 年之後可能會成為對中美洲有巨大影響力的人物,讓我們拭目以待。

《關於作者》
董亦揚,目前旅居在東京的台灣人,也曾經在中美洲住過一段時間,對拉丁美洲與日本文化都有一些認識,很想跟台灣的朋友分享的我故事,也寫了一些相關文章,部落格:東京拉丁狂想曲 Ritmo loco en Tokio。原文:羅德利果博士

《關聯閱讀》
「我們記得,台灣幫助過這個國家...」──餐桌上,那位輕巧優雅的馬拉威商人
沙發衝浪受寶萊塢導演接待──讓我看見印度赤裸裸的貧富差距
公車上唱rap、車陣中雜耍火球──中南美洲,任何地方都是人民的舞台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unsinger@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