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慶應──踏上異國的道路,誰說要靠富爸爸才行?

我要去慶應──踏上異國的道路,誰說要靠富爸爸才行?

別科,是我目前選擇能夠踏上日本的方式。(註一)

我現在有很強烈的感受,原來我活了 25 年,現在才開始真正地做自己,不去管他人眼光,追求自己想要的,做自己喜歡的,如此簡單。

2015 年寒假旅遊於山梨縣河口湖拍攝,在雪地上寫了「我還有夢想」,正是指我想去日本發展的這件事情,說是夢想,不如說是想做的事情吧^^。
圖/有希米 提供


過去,總是被很多外在框架所束縛,一直都是「乖寶寶」、「好學生」。

十年前,還是 15 歲的少女時,曾想過是否去念五專的日文科,但那時覺得語言是工具,然後因為個人生命經驗的關係,對助人工作特別感興趣,所以我最後跑去念普通高中。

一路到大學都抱持一種「我未來要從事助人工作」的信念升學著。

最後進入政大心理系後,也多方嘗試,畢竟心理系的領域頗寬廣。後來也去修了教程,考量輔導老師也是助人角色,且教師是一個穩定的工作。

會這樣選擇,也是因為升大四的自己,感到無比徬徨,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能耐可以出社會工作,對自己極度沒有自信。即使大三有過許多想法,出國留學、在國內念研究所,這些其實代表混亂的想法也曾有實際作為,補習班就是一個展現,但我根本沒上完。

所以我明白了,那些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大四我就選擇了一個安全且看得到未來的路去走,還說服了自己這就是我想要的。

結果,我只是因為沒有受到太大的挫折,依能力我能把不少事情做得不錯,但是我其實不是打從心底感到快樂。

甚至花一年延畢修完教程,進入實習場域,將自己變成一名教師,直到今年合約結束,這條路從教程算起也走了四年。

這條教育的道路讓我學到很多,第一個我從實習階段就知道我不夠熱愛這裡,第二個我透過在現在工作的學校學到了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與方式,讓我經歷了第一次的社會化,也因為如此,我變得更有自信,並且從中獲得了勇氣敢正視自己內心的聲音、勇敢去追夢。

沒有富爸爸,一樣可以實現到日本的夢想

我一直對日本文化感到有興趣,從小的動漫耳濡目染,轉變成喜愛偶像明星,並開始喜歡日劇,我發現這過去的十幾年時光,日本文化只是越來越深入我的生命。

心理系畢業的我,至少學會了與自我對話。

既然我獲得了勇氣,埋藏在心裡深處的喜愛也逐漸地浮出,感受也更加強烈。

我從羨慕著他人在日本留學、生活、工作的心情,轉變成自我激勵,試著從現況中找出一條道路。

(在 2015 年前往日本之前,重整過去的信箱,發現原來在 2008 年要升大學的那年,其實我找過日本留學的資訊,以及大學也有去聽日本留學講座。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一直都有這個想法......只是沒有勇氣去實踐,那時也還沒有足夠的想像力,因為想法還太狹隘了。)

說真的,過去的我總是被家裡經濟這條因素而先自我澆熄任何念頭,包括交換這樣的機會。(當時我沒有先跟家裡討論,就認為一定不行,是有些言之過早。)

即使我曾經申請過短期的交流團,但也沒有申請上。

想想若要自己賺,也得要有穩定收入,而目前的教職也是我可以累積存款的方式之一。(我自認有些小草莓,以前的我沒有四處打工賺錢的拼勁,時間拿去社團活動累積經驗;以及成績沒有那麼好,自覺得獎學金與我無關。總之一直都很自卑,所以都選擇安全牌。)

不要被保守心態畫地自限

但其實在我坦然面對自己的內心之後,和父母認真協商,原來是有可能的,我也很幸運地能獲得他們的支持。

我也放下了對自己很多外在條件的束縛,以前總是被「應該怎麼樣」、「那樣比較好」等等想法給限制住,例如出國應該要拿個學位,沒有認識的人如何能順利在外謀生?我的能力有辦法找到工作嗎?我會不會養不活自己?自卑感無限擴大後,我便也不敢再想。

我意識到父母親的保守態度也移轉在我身上,所以當我意識到這點後,改變自己的想法,才開始覺得方法很多,且勇於承擔風險、敢去冒險的話,可能性無限寬廣!

此時很奇妙地,會覺得自己能夠做好多事情!即使我不是能力最好的,但我也有方法可以存活下去,開始有了這樣的信心!

也有人問過我(包括我父母),為什麼要出國不順便拿個學位?(我會先無語幾秒鐘,覺得學位不是「順便」就可以拿的......)

我的回答很簡單,第一個我還沒有特別對哪個領域有想要深入鑽研的念頭,第二個拿學位的留學方式很花錢,這我沒有辦法。

所以折衷考量,能去唸個語言課程就可以滿足我了!!!

做好準備,對自己負責

另外,在台灣恰似留一條後路(至少十年內教師證書是有效的),也是給我觀念保守的父母親一個交代,讓他們安心地放手讓我去闖。

因為我以前就知道,倘若我直接貿然跟他們說我想去日本工作,他們會問我好多好多問題,而我也會開始焦慮不安起來。

所以最後的決定是,我在台灣當了兩年老師,然後在這一年起,結束只當一個一直符合長輩期待的乖孩子,我要去做自己,因為我比較喜歡那樣的我自己。

之前的時光,總是有種無力感,但當我開始拾起去日本的夢想後,我便覺得生活多了期待與動力,這真的很神奇。

現在,我知道我喜歡現在的自己,因為我能夠很坦率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未來也會抱持這種態度。我也相信,我之後對工作的態度也會完全不同。

我覺得這樣的「率真」很可貴,也很感謝父母親願意讓我這樣「任性」。

以上是我的心路歷程(註二),若能給予你一點點動力,那會是我的榮幸:如果有了「幸運」(外在條件的支持),再加上「勇氣」(內在力量),這就是實現目標的魔法!

註一:目前常見的日本中長期滯留方式為留學、打工度假、工作、結婚等。而常見的留學類型,包括交換學生,日本語學校學習日文,至日本念大學、研究所或專門學校等。「別科」是大學裡開辦的日本語學習課程,多為私立大學,且一年制為主。

註二:此心路歷程寫於 2015 年 3 月,筆者於 2014 年中便決定申請日本別科,從 2014 年下半年開始準備資料,準備歷程的詳細說明寫於個人部落格《有希米》之〈我要去慶應〉的文章裡,有需要參考的人歡迎瀏覽。

關於作者
有希米
現居東京,是個勇敢但也脆弱的矛盾個體。2015 年因留學到日本,2016 年開始在日工作,並預計 2017 年櫻花盛開的春天進入研究所,展開邊工作邊唸書的生活。不斷嘗試挑戰,試著將自我成長的感受轉化為文字,期盼能與他人產生共鳴。若成為一點助力,便是持續下去的動力。現有個心願,實際探訪超過 60 間結緣神社的經驗,透過文字將神社有趣的事情和周邊觀光做整理!這個大工程,還在發芽中。所見所聞常更新於臉書專頁《話說來到東京之後

《關聯閱讀》
Elsa:不說日語的日商員工,我從東京走向世界
日本不只有櫻花,還有「黑色野玫瑰」──日本就職活動甘苦談
姊的時代,尚未降臨日本職場──從「小妹」到「一姊」的漫漫長路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King Salmo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