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杜特蒂開始掃毒,我的丈夫才有救」──你眼中的狂人,他們眼中的「明君」

「因為杜特蒂開始掃毒,我的丈夫才有救」──你眼中的狂人,他們眼中的「明君」

今年 9 月 3 日菲律賓發生恐怖攻擊時(註:菲律賓反政府游擊隊於當日在總統度特蒂家鄉引爆炸彈,14 人死亡),我人正在人口第二多的宿霧唸語言學校。臉書裡傳來台灣親友的關心,加上菲國總統杜特蒂上任之後積極掃毒,許多新聞報導這是「狂人總統」借著掃毒之名,行「剷除異己」、「血腥鎮壓」、甚至「屠殺」之實。看著這些主要來自台灣的新聞,讓我一直害怕得不敢走出校門,深怕自己不小心就成了亂槍下的冤魂。

但是,在我所居住的地方,這位「狂人總統」當選後,並沒有變得風聲鶴唳,人民如往常搭吉普尼(註:菲律賓當地的公車,沒有冷氣,搭乘一次 7 披索,約台幣 5 元)上班,路邊市集仍傳出熱鬧的叫賣聲。

而今天和我的菲籍老師用 Facebook 聊天時她表示:「杜特蒂上任後治安變得更好,因為大家覺得他很嚴苛,警察開始認真打擊毒販與犯罪,毒癮者開始自首接受勒戒、也承諾不會再使用非法藥品,我覺得這裡比以前更安全了。」

杜特蒂在菲律賓當地,絕非只有罵名

甚至,我的菲籍老師 Jean(化名)更笑我擔心過頭,「那些被槍殺的毒販,都是政府調查許久的名單,妳不在名單上,不會有事啦!」她說。

我這才發現,我們對菲律賓、與這位新總統杜特蒂的觀感,和當地人有相當大的差異。

「但是,聽說菲律賓整個進入『無政府狀態』,搶劫、暴力很嚴重耶,我一個人出去很可怕。」我跟老師哭訴。

「現在杜特蒂上任,警察管很嚴,搶匪少很多了!而且妳把手機錢包收好就好,不然去其他國家還是有可能會被偷被搶阿。」Jean 繼續解釋。

在菲律賓,民調機構 SWS 和 Pulse Asia 九月、十月份的最新民調,杜特蒂總統的施政滿意度高達 86%,調查更顯示七成以上民眾「極為滿意」杜特蒂對國內毒品的「戰爭」。

我短時間內實在很難接受,台灣和國際媒體幾乎一面倒地譴責杜特蒂,但當地人對他竟然是完全不同的態度,於是繼續聊到「杜特蒂的鐵血掃毒,引發嚴重人權爭議」。

這時 Jean 說了:「但是我支持他,因為我的丈夫以前會吸毒,他真的是很好的人,只是染上了毒癮,家裡的食物、電腦、衣服......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都會不見,被他賣掉去換毒品,可是知道現在總統管很嚴,他怕死了,就開始戒毒,他現在可以溝通了。我的丈夫有救了!

「但是,很多人可能會被誤殺阿!」我繼續保持我的恐慌。

但 Jean 仍然情緒憤慨:「妳不知道毒品在菲律賓有多麼猖獗,明明是非法的,但以前的總統不在乎,警察也就不管,有黑錢收就好。在菲律賓,連一般的商店都買得到毒品!你覺得放任這問題幾十年不處理,因而破碎的家庭、因毒品犯罪而死去的無辜人民又有多少?

「我很怕他六年後卸任了怎麼辦?」

後來,換到另一堂一對一的課程時,老師 Barbara(化名)也提出對現任總統的支持:「從來沒有一個總統這麼在乎人民,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危,這大概是菲律賓能不能改頭換面的關鍵時刻了,我很害怕六年後他卸任了怎麼辦?

「妳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辦護照嗎?因為菲律賓的政府機關都很貪汙,明明證件都處理好了,辦事員就是會把它藏起來,『如果你給我 100 披索,就馬上給你,不然就要明天再來排隊。』他們會這樣說。」

可是你知道「明天再來排隊」這件事有多恐怖嗎?他們行政效率超慢,妳在台灣排隊最久排多久?3 小時吧!我們這邊要早上四點就去門口等,還要等個十幾小時,有時候等不到,就得隔天繼續排。

杜特蒂說,如果政府官員貪污的問題沒有在期限內解決,他就親自去查,而且他還要求公務員:上班不能擺臭臉,他們的薪水是人民給的,所以要對人民微笑......Barbara 就這樣眉飛色舞地談論了一小時。

在下課前她說:「如果過一陣子,排隊跟貪汙的問題改善了,我就考慮去辦護照出國玩。」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一對一課程與老師天南地北的聊天,從菲律賓的各種芒果、家裡養的狗、學生未來規劃,到政治歷史經濟。不只是英語對話課,更是文化交流機會。圖/徐樂 提供


你眼中的「狂人」,他們眼中的「明君」

其實,我個人對政治尚未深入研究,也沒什麼特定意識形態。只是因為在這裡生活,接觸當地人,並透過跟當地菲律賓人聊天之後發現,在外國媒體多數聚焦杜特蒂的種種「違反人權」、「狂言狂語」、「惡行惡狀」報導之外,杜特蒂在當地超高的民調和施政滿意度,即使真實成分想必仍然會有人質疑,但我可以確定,菲律賓的一般老百姓當中,有另一種非常不一樣的聲音。我想去聽他們的故事,了解他們的生活,試圖理解他們支持杜特蒂的原因。

他們並沒有那麼在乎杜特蒂用武力「剷除異己」的獨裁行徑。事實上,菲律賓大都市之外,至今仍有許多共黨和不同組織派系的游擊隊,四處進行暗殺和恐怖攻擊,不少民眾反而支持政府大力掃蕩。

他們也沒有那麼在乎杜特蒂之前「反美親中」或「跟普丁交朋友」的「狂言狂語」。對他們來說,他們相信這都是總統的外交辭令,目的是替國家爭取更多外國的資源,和不再唯美國之命是從的民族意志。

對於違反人權的「就地槍決」、「未審先判」,部分民眾甚至也認為,這是外國政府、媒體刻意選擇聚焦極端案例。他們支持杜特蒂「治亂世用重典」。認為這是讓毒梟、深入社會各階層的毒品問題,真正根絕的必要之惡;也是如今讓深陷毒癮無可自拔的親友家人,因恐懼而尋求戒毒、停止販毒的唯一手段。

或許在我們眼裡,杜特蒂改善國家的手段實在過於激烈,令人無法接受。但我們可能沒看到的是,當地許多人民並不覺得杜特蒂是「狂人」,甚至覺得他是難得一見的「明君」。並且將菲律賓遠離貪腐、貧困、和毒品的期盼,深深地寄脫在他身上。

杜特蒂究竟是殺人狂魔,抑或鐵腕改革者?該如何評價?

我無法定奪,畢竟他的政策、行為有令人肯定之處,也有需要檢討的地方。而在此情況下,誰是獲益者,誰又是犧牲者?從不同的角度就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但我認為,事情越複雜,就更不能依據片面的報導妄下結論,隨時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收集資料,以期自己能以更客觀的角度看待事情。

《作者簡介》
我是徐樂,1994 年生,高雄人。喜歡旅行,更愛動筆紀錄。我相信旅行的價值不在吃喝玩樂、打卡拍照而已,更重要的是捕捉人與人之間的故事、行萬里路而求證萬卷書,在生命裡培育出更深厚的人文關懷與開拓的視野。
臉書專頁:《陌生人請來信

《關聯閱讀》
狂人總統之外,你了解菲律賓多少?
從我會說流利中英韓語福建話、他加祿語和菲律賓方言的學生講起──新南向政策?看看日韓在菲律賓怎麼做(上)
「無煙囪工業」拚觀光,討好了誰、又傷害了誰?──菲律賓筆記

《作品推薦》
我在順化被越南大叔「撿回家」,才發現高手在民間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ody Duterte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