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馬馳騁德意志──天堂般生活的背後,是長年付出與懂得知足

養馬馳騁德意志──天堂般生活的背後,是長年付出與懂得知足

自 1986 年負笈德國至今已整整 30 個寒暑。德國在很多國人眼中,是代表著先進、富裕、安定......等等的美好國度,但當真正融入了此地的生活之後,感覺到這個國家與人民是很優秀,但也並非如衆多國人想像的那般完美。

這幾十年來,一直有很多國内的親友常對我說:「出國真好,在國外生活過得很爽」之類的話。可是為了避免親友擔心,真的也只能和大家分享美好的一面,轉過身來,就繼續面對生活裡的一切不順與辛苦。這些完全只能依靠自我調適與排解壓力,只能靠自己來過好生活。

近幾年孩子們大了,也離家自立了,不再需要我們的供給,我才能一圓年少時的夢想──養馬,騎馬。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作者董鏞一圓年少時的夢想,與妻子兩人騎馬、養馬。圖/董鏞 提供


工作之餘,我與老婆兩人就是照顧馬,騎馬。看在親朋好友的眼中,他們又跟我講,我的生活就像在天堂一樣,但是實際上呢?

30 年來,負笈留洋,娶妻生子,生活的壓力真的讓人喘不過氣來。隻身打拚,只能「去他的理想與尊嚴」,麵包才是真的──咒駡與侮辱時時遭遇,再髒再累的工作也還是要做,畢竟食衣住行樣樣需要錢。

當朋友與同學們在冷氣房裏當工程師、經理時,我正在陰溝裏拉電纜,當時真有不如歸去的感嘆。但是回去我的位子又在哪裏?與國内產業已脫節那麽久,回去能做什麽?終究沒有回去台灣,只能在這慢慢熬了。

幹了 7 年的人力派遣,這 7 年投了幾百封求職信均石沉大海。直到 2000 年才被肯定工作能力,有了現在的工作,但是孩子還在用錢的階段,還是以孩子爲重,沒有餘裕談理想,更不能談夢想。

可是,不是孩子大了就沒了生活壓力,工作上、生活上,處處都是壓力,沒錢是行不通的。如果不是有農家當作是副業經營的馬場,我們也負擔不起這養馬的費用。若不是因爲是在德國馬匹取得較容易,我也買不起。如果當時沒有撐下去回家了,今天也不可能會在這裡養馬、騎馬了。

總是種種的條件配合,才得以慢慢地實現夢想。

這些年看過不少例子,有人來了兩個星期,就發現他不適合於異鄉生活,毅然決然地回臺灣了,也有人爲了面子咬牙在這硬撐,最後卻精神失常,以悲劇收場。

深深感到人貴自知,必須了解自己。尤其是到了該自立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強要出國也只是徒然勞民傷財而已。所幸我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我沒有想過飛黃騰達成爲大企業家,成爲了不起的人。但是爲了自己,能夠知足就夠了。

能知足,天堂就在那裏!

《關於作者》
董鏞,1986 負笈德國,從求學開始,之後工作、成家一直都在大紐倫堡地區,目前在西門子公司任職工程師。業餘時間養馬自娛。當年是五專電子科畢業,來德後為了生活,做過很多種的工作,接觸過各階層的人,感覺社會階層的劃分,德國與台灣並無多大的不同,但是人對事物的看法卻有很大的差距。讀書不是唯一的出路,唯才適用,使大部分人都能發揮自己的能力,這才是這國家強大的原動力。

《關聯閱讀》
乳牛教會我,如何面對外語
牛津大學的馬球課:誰在駕馭誰?
「不務正業」的遠行:集體不安的時代,如何找回自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