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全面禁止墮胎法案」,我在挪威國會前,響應波蘭「黑色星期一」

反對「全面禁止墮胎法案」,我在挪威國會前,響應波蘭「黑色星期一」

來挪威交換已過了兩個月,10 月的挪威,應該是全年最鬱悶的季節,即使有美麗的秋葉襯托街景,抬頭仰望天空仍是持續好幾個禮拜的陰雨綿綿,讓人想起在台北最不習慣的天氣。課堂上,老師提到 10 月 22 日有一場聲援波蘭「黑色星期一」的活動,心想就算天氣再爛,還是要出門支持,也能夠順勢觀察挪威的響應行動是如何進行。

10月22日,天空仍然灰暗且下著雨,有一群人已經聚集在奧斯陸國會前(Stortinget),準備聲援 10 月初在波蘭發生的「反對全面禁止墮胎法案」行動。

波蘭黑色星期一

時間回到 10 月初的波蘭,非常不寧靜卻也振奮人心。10 月 3 日,超過 10 萬名波蘭人(以年輕女性為大多數)拋開工作、課業與家務,上街頭。她/他們全身黑色穿著、攜帶黑色雨傘,反對保守黨右派執政黨 Law and Justice Party(PiS)所支持的全面禁止墮胎法案(Stop Abortion),在民眾從 3 月初以來的反對聲浪以及各國響應反對的壓力下,表決結果出現大轉彎(U-turn),最後連保守黨的人都投下反對票,提案並沒有通過。

全面禁止墮胎(Stop Abortion)的構想於今年 3 月底提倡,獲得 PiS 黨魁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波蘭總理貝婭塔‧席多(Beata Szydło),以及波蘭全國天主教會的支持,計畫將一些例外能夠墮胎的情況一併禁止(孕婦有生命危險時、因為犯罪行為而受孕、胚胎有畸形的風險時),此外,非法執行墮胎手術的醫院、醫師都需繳交沉重的罰款,孕婦甚至有可能面臨 5 年的有期徒刑。

波蘭擁有全歐洲數一數二嚴苛的反墮胎法,此提案一出,引起國內外相當大的爭議,延續幾個月的響應,在 10 月初,以黑色星期一(Black Monday)為名的行動達到最高點,最終提案失敗。

奧斯陸黑色星期六

「全面禁止墮胎法」的倡議者並未因此放棄,計畫再次提案捲土重來。或許這份喜悅無法持續太久,但各國的聲援並未終止。

10 月 22 日下午 4 點,大約 60 名左右的民眾聚集於挪威奧斯陸國會前,全身黑色穿著、攜帶黑色雨傘,在陰雨綿綿的下午,持續響應波蘭黑色星期一。許多可能是婦女、學生團體的代表一個接著一個表達支持,代表說話的幾乎都是女性,參與的民眾也都以女性為主,但也有不少男性參與活動,但有趣的是,不少家庭帶著自己的孩子上街,也有為數不少的青少年參與活動。

民眾聚集於挪威奧斯陸國會前,全身黑色穿著、攜帶黑色雨傘,在陰雨綿綿的下午,持續響應波蘭黑色星期一。圖/張柔Tender 提供


短講內容大部分都是挪威文,每次短講中間主持人會帶頭呼喊口號"My body! My choice! Keepyour rosaries off my ovaries!"呼喊口號時,多少能體會挪威人文化上較為害羞的一面,喊口號時仍需要帶動,沒有過分激昂,取而代之的是時而羞澀地呼喊,但每個人都非常認真地聽短講。


口號呼喊。影片/張柔Tender 提供


挪威保守黨婦女組織(Women's Organization of Norwegian Conservative Party)也派代表前來支持聲援,主張女性生育自主權為個人權利的核心之一,當然也不忘提到,保守黨很努力在籌備明年的選舉,所以在奧斯陸的保守黨員們沒有辦法前來支持,持續為挪威女權努力。


挪威保守黨代表聲援。影片/張柔Tender 提供


過程當中也有一段有趣的插曲,一位男性手持手機錄影之餘,對正在發言的團體代表有疑問,跑到行動會場中央試圖對話,卻馬上被主辦者以及一些參與民眾包圍至旁邊,整個過程平靜,沒有太多喧鬧,畢竟還是有團體代表正在說話。


有趣的插曲。影片/張柔Tender 提供


我從活動開始參與到結束,人雖然不多,雨越下越大、氣溫越來越低,手近乎凍僵地撐著傘,大部分的時間站在圓圈外,聽著不太懂的挪威語,但感受到整體過程非常平和,沒有過於喧鬧的場景,只有一只簡單的麥克風與喇叭以及支持民眾自行畫的海報,選在人潮最多的奧斯陸鬧區以及禮拜六逛街的假日,偶有孩子跑到中間遊戲的溫馨場面。

這裡的聲援行動,某種程度上與台灣的聲援行動類似,大多數為團體代表輪番出來表達對此議題的想法與支持,但少了台灣在開始前常有的行動劇,過程中也沒有看到警察隨身在側觀察(但或許有我沒有注意到),有些民眾經過自發性地聚集聆聽短講,也有數名移民女性穿梭其中拿著她們家人的照片,向我們討生活費,活動在 5 點左右準時結束(挪威人的準時真的不是開玩笑),大家各自離開,活動結束,但聲援在每個人的心理持續進行。

想想人工流產議題

結束後,跑到附近的百貨公司取暖,面對人來人往的逛街人潮,第一次在奧斯陸參與的聲援行動結束,心裡還是略帶激動。人工流產議題不該是一直以道德、宗教(政治)為核心,而決定是否為之的二元對立決定,也並非只是單純屬於女人的議題,女人或許能生育,但女人並非必須生育。

支持生育自主權為個人權利也好,認為生孩子與否是家族的決定也罷,為了讓社會能穩定運轉,扶養比不至於沉重,實施友善的托育政策,促進女性生育也行,它從來都不是簡單的決定。個體的背後是無盡的身分認同與被認同問題,是基於不同文化、種族、階級、性別與身體狀態而有不同的考量,它從來都不是只能單調地以道德與宗教為主要論述而討論的議題。

在跨越國界,具有不同文化經濟背景與意識型態的個體,該如何進行倡議與聲援呢?整場論述核心某種程度強調以「身為女人」建構群體認同,以女權(women rights)為主軸,希望「女人們」團結,對抗保守宗教與父權體制,在後殖民主義思潮裡,這樣的努力,沒有停止過。

《關於作者》
張柔Tender/不曾停止讓自己更加完整
生於熱情洋溢的海港城高雄,喜歡旅行、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事物充滿好奇,同時關注國內外社會福利、移工、性別政策議題。

永遠以陳列《地上歲月》一席話勉勵自己,看待每一段際遇:當天地間萬物貫注於生長的時候,似乎其他的什麼都不值得怨恨和記掛了,最該珍視的是自己的完整。

就讀政大國傳所,目前人在挪威奧斯陸大學交換,與論文難分難捨。

《關聯閱讀》
「要教科學,不要教性」──加拿大亞裔家長上街示威,反對性教育課綱
北歐性別最平等?從廁所就看得出來
我的身體,自己決定!?「制服革命」沒說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柔Tender 提供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