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恐外心理

「自然」的恐外心理

在杜拜機場轉機,一切的感覺都很新鮮!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的人種,尤其是為數眾多的中東人(這絕對是我的刻板印象,因為他們膚色比較深,又說著我不懂的語言,再加上我完全不了解他們的文化,所以我「自然」將他們歸類為中東人),還聽到他們在機場大廳播放的伊斯蘭禱告歌曲。

除了感覺有趣、興奮之外,「恐外(xenophobia)」的情緒也在我心中悄悄萌芽,因為不了解他們的語言及文化,以及被各式各樣的主流媒體影響,心中產生了很多不好的聯想,以為他們是恐怖份子、自殺炸彈客、他們會搶我的東西等等,所以「自然」害怕了起來。

這裡說的「自然」,不表示「理所當然」,而是我觀察自身反應得到的結論。

我發現我的行為改變了:我會格外注意我隨身攜帶的東西,不僅緊抓住我的行李,將後背包改置於胸前,也不斷檢查它們,對於周遭的一切充滿著不信任;甚至還開始幻想起,如果爆炸發生了,我應該要跑去哪裡。所有的改變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有著不同於我的文化的表情、手勢,而我無法判別他們是否有額外的意思。

我了解這樣的心理狀態會衍生很多危險的行為:例如因為不熟悉就選擇排斥,或是更進一步污名化特定的人種或是文化,進而對彼此產生敵意;這樣的恐懼,也滋養著為數不少的政客,讓他們有機會藉著操弄族群議題,擴大不同族裔間的不信任,進而從中獲利。

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產生這樣的情緒,但我可以控制不被這樣的恐懼吞噬,讓我做出不理性的行為。

於是,我選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早餐店坐了下來,所謂的「恐怖分子」也一個人在隔壁桌吃早餐,眼見這是一個好機會,就與他攀談了起來。

透過聊天,我們交換彼此的近況,得知他是一名退休的水利工程人員,在不同的國家工作過,現在一年安排一次出國旅遊。

在這一刻,我突然認知到,我眼中的「恐怖分子」,竟然也跟我是一樣的人,一樣有工作、一樣關心生活,並熱愛旅遊,和一般人沒有差別。因此,我選擇繼續和他聊天、向他請教我不了解的事情,把自己徹底當成外人,而他也很熱心地回答我的問題,我們就這樣有說有笑地聊了快兩個小時。

聊天是最容易增進彼此了解的一種方式,很容易可以發現我們眼中的「歪國人」或是「恐怖分子」和我們是一樣的人,沒有誰比較不一樣;只要我們願意敞開心胸溝通,是可以克服自然產生的「恐外」心理的。

關於作者
李承毅
來自台北市,就讀歐盟法律經濟學碩士班(European Master in Law & Economics, EMLE),目前是第一學期,在德國漢堡大學(Universität Hamburg)。

《關聯閱讀》
來到杜拜才發現,穆斯林跟你我想的不一樣
美國的「兩岸」與「中間」──排外情結與刻板印象,是否總是存在你我之間?
在全球最多穆斯林的印尼,齋戒月爭議中,我看到了尊重與包容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aborant@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