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為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星洲遊記

(不是為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星洲遊記

新加坡樟宜機場。圖/Trong Nguyen@Shutterstock


看了網路上不少人比較新加坡與台灣的差異,有些短暫停留的作者,也能侃侃而談描述這個 550 多萬人口城市國家帶給他們的衝擊,讓我有些愚膽敢分享自己過年期間的一些心得。此文謹以我過去在英國留學的經驗與學科訓練的背景為角度,以「遊記」的深度來做一個簡單的紀錄。

樟宜國際機場第三航廈 vs. 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

離開飛機通過空橋後的樟宜國際機場第三航廈候機室,是個挑高 6 米、走道寬 8 米以上的開闊空間,通往入境大廳的長廊以每塊 2 米寬 6 米高的單片玻璃區隔,使兩側的停機坪與中庭花園得以直入眼簾;長纖維的織紋地毯減緩石材等硬舖面對長途飛行後疲憊雙腳的衝擊,更重要的是降低通透空間內的噪音,不會因爲你穿的是一雙 5 萬的手工皮鞋或 500 元的夾腳拖而產生不同的踩踏聲。

輕量的隔間與薄膜及桁架構成的屋頂,減輕機場的結構載重,除了成功營造輕快、舒暢的候機體驗,也讓填海造陸而成的機場不致於像關西機場這麼快就要面臨地基下陷的難題。

從零開始的樟宜機場,因為對動線規劃、使用習慣、空間劃分的精準掌握,所以機場內很少看到「補丁」,也就是因為不合適的設計導致管理者必須在點收後自行增補其他外掛──比如說設計時未將指標系統納入考量,遭到使用者抱怨後只好用 A4 印表機自行列印懸掛的廁所指標。

回想 4 小時前的桃園機場候機室,則是不足 5 米的樓高,以簡易鋼板與 RC 牆隔間,只有面向停機坪處是從及膝處至天花板的落地許可窗,藏在平台下的出風口讓孩童無法把臉貼在玻璃上,對於成人也不是適合坐靠的深度,只能偶爾看到好動的小孩穿鞋在上面跑跳,重複著「家長叫下來他再跳上去的一個動作」。

比較樟宜機場與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的設計美感並無意義,比較使用上的規劃妥適也不盡公平,畢竟 CPG Consultants 在樟宜機場第三航廈之前已有第一、第二航廈擴建經驗,而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設計者李祖原建築師則無相同累積。

但是將規模縮小,我們會發現國內許多公、私有建築物普遍都有相同的問題,也就是設計時或為了美感、各種設計管制規定或單純只是沒想到,啟用後建物管理者仍然需要自行剪貼、製作各種告示、補丁,不美的建築便順應而生。

新加坡 MRT vs. 台北 MRT

新加坡捷運系統目前有 5 條營運中路線,共 121 個站,2014 年日均運量 276 萬人次。台北捷運路線及車站數與新加坡相當,日均運量 186 萬人次。新加坡捷運路網呈現南北及東西的蹤橫交錯,每條路線在中央區(Central Area)至少會與另外三條路線交錯轉乘,對於要在市區活動的通勤者或觀光客而言非常便利。中央區以外地區的路網則呈放射狀分佈,除了西部區域、東北區域內有輕軌繞行外,要進行東西向跨區域轉乘所需時間較長。

這次搭捷運只在中央區幾個站進出過:Somerset、Orchard、Dhoby Ghaut、City Hall、Millenia Walk、Bay Front、Harbour Front、Changi  Airport CG2 等站,整體而言新加坡捷運對行動不便者非常周到,幾乎每個地面出入口都有垂直升降電梯,通過驗票閘門後也可以迅速找到電梯以便在不同樓層間轉換,每個月台的行動不便電梯亦多在同一車廂相對位置處,或僅有幾個車廂門之距。

對於捷運系統最感到不滿的莫過於售票機及加值的限制。第一次買票處在樟宜機場的捷運站,眼前只有兩台機器,功能相同皆僅能以 20 星幣以下紙鈔購買,不收取大額紙鈔(初訪的外國旅客不都是兌換 50 元紙鈔?)或信用卡且不販售儲值卡;轉往前方 20 公尺處的櫃檯,也是限制重重,只能以現金買 EZ-Link 儲值卡,每次加值以 10 星幣為單位!迫於無奈,只好在櫃台買有很高機率會有剩餘儲值金的 EZ-Link 儲值卡後趕緊登上往市區的列車。這是其一。

其二,EZ-Link 卡內建 7 星幣儲金,在市區坐捷運每趟間隔 4 站的車程大約需要 1.2 星幣,坐了幾趟後剩下 2.2 星幣,根據台北捷運的經驗,只要不是完全沒錢都還可以刷過閘門,在這裡卻無法得逞;在從聖淘沙回到本島上的 Harbour Front 站擠滿了想趕快搭乘捷運回到市區的遊客,但是閘門邊只有一台自動售票機,不熟悉購買流程的人大概需要 1~2 分鐘才能完成購票,排了 20 個人需要 30~40 分鐘;另一機台則要繞過管制區到另一側 100 公尺遠處,指標就在前一個機台邊 10 公尺,中間沒有指標需要憑著信心與意志才會抵達該機台,幸好這裡有兩座。

對於曾在倫敦生活兩年的我而言,台北捷運相對倫敦地鐵顯得單調乏味,但仍極具便利性;新加坡捷運也有轉乘以及出入站的便利性,但是購票機還有閘門通行的規定,以及車站設計的單一性,讓我這個過客體會到台北捷運的好。

烏節路購物街 vs. 信義計畫區

這次下榻的酒店就在烏節路上,整條烏節路就是一個大的購物街,沿線有包括 ION Orchard、Wisma Atria、義安城、Paragon、Mandarin Gallery、313@Somerset、Orchard Central、The Centrepoint、Cuppage Plaza 等購物中心。對於 313@Somerset 及 Orchard Central 這兩棟購物中心之間的 Discovery Walk 人行動線銜接特感興趣,便蒐集了相關資訊:

1. 所有權

313@Somerset 由澳洲不動產開發商聯盛集團(Lendlease)取得 99 年地上權開發,2000 年以來曾申請過新建、增建、改變使用用途等;Orchard Central 由遠東機構(Far East Organization)旗下專案公司 Orchard Central Pte Ltd. 取得 99 年地上權。

313@Somerset 主要基地座落範圍。圖/One Map


Orchard Central 主要基地座落範圍。圖/One Map

兩個購物中心分屬不同所有權人,如何形成銜接一致的有蓋商店廊道顯然無法藉由產權調查找到答案,因此進一步分析都市計畫的規定。

2. 土地使用分區圖

烏節路地區都市設計管制範圍(紅線)暨土地使用分區圖。圖/URA SPACE


上圖紅線範圍即是烏節路都市設計管制範圍及土地使用分區圖,主要使用分區圖例如下:

數量最多的深藍色為商業(Commercial)使用,可供辦公室、複合使用、會展中心、商業學校、銀行、市場/美食街/餐廳、電影院、娛樂、外僑商會、俱樂部。

淺紫色為旅館使用,僅限旅館、背包客棧、寄宿宿舍。

零星靛藍色為商業及住宅使用(Commercial & Residential),商業使用需在住宅樓層以下,商業量體不得超過總樓地板面積 40% 且須主管機關核定。

區外數量最多的膚色為住宅使用,除各式住宅外,尚可供退休住宅、酒店式公寓、學生青年旅舍使用,服務設施需由主管機關依開發量體核定。

從使用分區圖來看,僅得知烏節路沿線以商業使用為主,旅館使用為輔,仍無法理解行人動線之整體規劃。在此尚有另一重點,即新加坡都市規劃將旅館視為重要發展項目,在烏節路此一主要商圈內有約 1/3 的基地是要做旅館使用的。

3. 地區經濟活動計畫(Activity Generating Uses Plan)

烏節路地區的經濟活動計畫圖。圖/URA SPACE


地區經濟活動計畫是新加坡政府為了鼓勵開發商在地面層、地上 2 層及地下 1 層創造行人活動及豐富街區活力的規劃,在主要路段還有捷運車站周邊地區劃設地區經濟活動計畫,符合經濟活動的使用類型包括餐廳、商店、健身房等,在某些主管機關核定路段,則包括藝術與文化使用如藝廊、博物館、劇場等,或是供社區使用的圖書館。

上圖中藍色區塊為地面層皆須做經濟活動使用,深藍色虛線段為地下一層需做經濟活動使用,綠色虛線段則為地下一層鼓勵做經濟活動使用。再從下圖即可明白,原來沿藍色線段可增設戶外用餐區(Outdoor Refreshment Area)使用之樓地板面積,難怪兩大地產商會積極開放中庭走廊,並且串聯成舒適的半開放式餐廳廊道。

可增加戶外用餐區樓地板面積路段圖。圖/URA SPACE


以人為經、以法為緯,持續建設適合居住的人造環境

舉樟宜機場第三航廈、新加坡捷運、烏節路商圈 Discovery Walk 三處的小發現來分享,並不是為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今天的新加坡並非一蹴可幾,而是藉由英國殖民以來對法令的尊重、對專業的堅持,以及將「人」視為重要資產而打造硬體環境的長期成果,而這三點也都是目前台灣仍有待努力的地方。

另一方面,新加坡雖然極力強調族群融合,政府文宣上也經常看到四個族群共同出現的畫面,那短暫的五天停留期間卻甚少在街上、捷運裡看到兩個以上不同族群組成的 3 人以上團體,若說遊客不會接觸到高社會經濟地位人口,則族群之間的隔閡似乎仍存在一般市井小民中?而以高等教育菁英構成的國家治理與經濟階級,又需要多少普羅大眾的人力服務來成就?當全球經濟動能趨緩時,與世界經貿活動緊密相連的新加坡又將如何穩定此一統治結構?

這些,都是一個想太多台灣遊客的喃喃自語......

《關於作者》
Jack Tzu-Yang Kuo
大學念都市計畫,畢業後在英國兩年就深深著迷於這個同是大陸邊陲的古老島國。回國先後在商用不動產顧問與住宅開發的外商及國內公司服務,目前回到台中做類似的工作,人生目標是建立立足故鄉、放眼世界的事業。對新事物很有興趣。

《關聯閱讀》
巴西版天龍國──首都巴西利亞的10大「超現實」事蹟
我的新加坡啟示錄──這是個虛假的城市,但它的繁盛如假包換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Trong Nguyen@Shutterstock、附圖/One MapURA SPAC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