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印度的「低級騙術」,與我們視而不見的偏見

關於印度的「低級騙術」,與我們視而不見的偏見

臨行出發前,友人不斷耳提面命著印度的可怕治安和各種騙術,我 google 查了一下,去過印度的旅人對當地治安評價也很兩極,但本著好人有好運和死愛冒險的精神,我還是一個人出發了。

到達了柯欽(kochi)機場,小心翼翼地再三確認是否真的有網路上提到,「假巴士」或「假司機」的可能,經過詢問後,平安地上了巴士來到柯欽漁港。

會選擇來到這裡,其實只是因為機票最便宜。關於旅行,我喜歡不帶太多計畫,到了再問當地人,總能有新鮮的事發生。入住旅館後我便會換上拖鞋四處走走,用沒有目的地的徒步方式來熟悉這個城市。

"Hey, where are you from?"一個印度人突然迎面而來讓我有些防備不及,但這種家常便飯的問題其實旅途中天天遇到,於是我一邊向他介紹我的國家,也一邊觀察著他那逗趣又真實得沒有破綻的笑容。沒想到他聽到我來自台灣一陣大喜,直截了當的問我:「你身上有沒有台灣貨幣?」

「什麼什麼!這是哪招?這是什麼直接要人打開錢包的低級騙術嗎?」

不過也不知為何,我還是打開了皮夾,得意地介紹起美麗的百元大鈔和小朋友繞著地球儀。

當然我還是有著提防,但也忍不住想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只見他高興地看一看後,輕輕地遞還給我,嘴巴嚷著:「這看起來好漂亮好貴。」(可能是我跟他說台灣貨幣單位是 dollar 造成他誤會台幣與美元等值),接著,眼尖的他又發現我皮夾內有一些零頭紙鈔,那是我以前旅行紐西蘭和澳洲留下的。這時他告訴我,他很喜歡收集貨幣,並對我手上這張 5 元紐幣投以愛不釋手的眼光。

「不然這張就送你吧!反正我也用不到。」我說。

看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又驚又喜不知能否收下,我尷尬地笑說:「沒關係,這不過兩百盧比左右。」沒想到此話一出口,他便驚慌的退還給我,直說太大了。

從提防受騙,到難忘的驚喜

我先是對他反應感到驚奇,在還不知要說些什麼之際,他竟接著邀約叫我跟他回家看他的各國珍藏。雖然我對貨幣不是很感興趣,但還滿好奇一般印度家庭的樣子,也就楞楞地跟了他回去,完全鬆懈了常人該有的危機意識。才認識沒多久就跟別人回家,隨著他穿梭於巷弄間,得到許多路人的微笑,我也不知道我當初放下的是防備還是偏見。

結果呢?

不知是好運,或是世界上本來就是好人居多。他叫 Christy,已經有一個 9 歲女兒,欣賞了他那豐富的各國貨幣珍藏後,我真正放下了所有先前的懷疑。

我給了他幾個國家的硬幣,換來的是摩托車小城之旅,他帶我到處走走、介紹他的朋友讓我認識,或是更像炫耀他路上認識的外國朋友,隔天我還在他們家多住了兩天,也認識了另一個相同際遇的俄國人,聊起了大家對於印度不良治安的印象,和大家最常談到的詐術。

這位俄羅斯旅人,在印度也待了好幾個月了,他告訴我,印度人其實是很熱情的民族,所以你也必須打開心房和他們真誠相處。「我在印度倒是沒遇過什麼問題,當然他們有自己的文化和不同的表達方式,如果你凡事小心翼翼、甚至帶有偏見,搞得別人也不自在,大概也只剩下騙徒有耐心應付你而已。

真正「低級」的,是歧視與偏見

不禁想起,以前小時候,從雲林搬到台中時,被同學譏笑「像泰勞」時覺得好生氣,因為當時我不懂得,這其實是帶有偏見歧視的愚蠢思維。等到我旅行曬得很黑,被說是「阿三」或是「外勞」時我更是難過,因為對於這種種荒謬思維,我們早已被潛移默化得根深蒂固,我們甚至不覺得這哪裡不對。

這種視而不見的偏見與歧視,其實就像你去了某些國家、或看到黑皮膚的人種,就一定要「特別擔心治安問題」一樣。到哪裡不都應該要注意自身安全嗎?

而所謂的騙術,其實到處都有,何況這些「低級騙術」通常也只能騙到一些願者上鉤的旅人,像是號稱「香料市場」卻有玻璃櫥窗展示珠寶,或是設在小巷弄的「高檔」紀念品店(話說紐西蘭皇后鎮的觀光景點設立 LV 旗艦店就真的很有品味?),另外自己也要懂得一些常識:夜路走多了難以保證不會遇到色狼,或是喜歡用標籤貼滿全身,來告訴別人「老子有錢」的行徑,到哪裡都有風險。

其實,多數的人頂多只是想要多掙一些些錢,我倒真的認為那些伎倆說不上是騙術,畢竟在亞洲很多消費本來就是喊價機制,你殺得低一點高興的叫賺到,被喊到太高就說自己被騙也太說不過去了。

所以如今,我也在印度練就一身殺價還能換到好交情的功夫,就像俄國人告訴我的真誠相待,尤其當他們拿出紙筆留下電話給我,叫我下次再來找他們時,我都覺得比跟別人交換 FB 還真實。
 
離開柯欽時,Christy 送我一張他重複的五萬元越南紙幣,說我之後去越南可以用,我對越南幣幣值沒有概念,只知道並不是很大,他笑笑地告訴我他不知道大小也不介意,因為反正他也沒地方消費,於是我感動的接下那張紙鈔。

這次我不再有任何懷疑。

《關於作者》
Lei
軍旅數年之後拿起菜刀邊旅行邊工作,漸漸喜歡用沒行頭、沒派頭,卻能很有搞頭的旅行方式來實踐自己的生活,喜歡用雙腳來發現令人感動的小事,越走越多越發現自己的渺小,希望可以做一些別人不覺得是成功的、但自己能覺得很偉大的事情。

《關聯閱讀》
我的第一份印度工作──為偏鄉村民們編圖書
我家對面的亞馬遜原住民──我的偏見與恐懼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後記:傲慢與偏見與錢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ei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