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28國100個城市,我學到兩個字:開闊

走過28國100個城市,我學到兩個字:開闊

在歐洲 178 天。

好像一切都變了,一年前的積累、九個月前的忐忑、半年來的大難不死、現在的回望。好像那 178 天所擁有的故事量,就遠遠超越了我生命的前 20 年。

曾經有個心理測驗問道:「如果有一天,你走在一個樹林茂密的森林,蜿蜒的小路上四處無人,突然間你面前出現一道牆,請問在你心中那是怎麼樣的牆?」我閉上眼想了一想,應該是一座以大岩石砌成的牆,高五呎並且左右都看不到邊界。於是我又被問到:「那如果你必須越過這面牆到對面去,你會怎麼過去呢?」這次我沒有猶豫,我說我看到牆上有一個洞,透出對面世界的光,於是衝動驅使我將洞口附近的岩石搬開,最後我穿了過去,到了嶄新的世界。

上了大學,對我來說像是遇到了那面牆,堅韌強硬地將你阻隔在外界與社會的紛擾侵害,左右的無邊象徵這四年裡學海無涯,機會也如繁星般數也數不清;然而牆上那洞透出的光,卻時刻提醒著你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多美,有多少冒險有多少天空。

於是有些人開始築圍牆,填補那些洞,盡情享受人生中最後一段可以被保護、犯錯可以重來的時光;但也有些人不甘於牆後有限的陽光,覬覦每個晚上那些自己還沒看過的星星。儘管這些人不是石牆內最優秀最強壯的,還不足以翻越石牆,但他們努力鍛鍊讓身形精壯,飽讀詩書讓知識豐沛,等待著越過高牆的機會。

很幸運的,我等到了。

對我來說那透出外面世界的光和那洞口,是一張飛往國外的機票,也是每個我可以窺向國際全貌的機會。那光給了我動力,去將那洞口附近的岩石與阻礙搬開的動力,只為了將自己的身心靈都越界,將自己的人生脫離舒適圈,站上更大的舞台,看到更遠的世界。

於是我敘述著這些牆內與洞口的故事,分享著更多牆外世界的故事。期許著還在牆前躊躇不前的人們,更有勇氣去追尋不一樣的陽光、不一樣的世界、和不一樣的故事。

回國以後不免,遊子都會用更嚴苛的眼光與角度看待自己出生的土地。畢竟我們見過別人的大山大水,曾動容著;我們感受過別人對歷史的崇拜,曾肅然起敬著;我們也目睹過別人的民族性與開闊的團結心,曾微微羨慕著。這些改變了我們的視野與對於宏觀二字的定義,卻不曾改變我們血液裡真正流淌著的。

因為視野不同了,初回來的陣痛,看不慣這個看不慣那個,聽不慣原先好友們一齊大聲談論著的所謂重要的事物,更無法接受打開電視翻開報紙,世界的另一端正快速地進步,而台灣的媒體主版面仍狹隘地對於小事爭論不休。但一段陣痛期過後,又會發現自己血液裡流著的仍是對這塊土地的愛,告訴我在這樣的環境 20 年,並沒有把我塑造成悲觀的人,反而讓我們成為積極為善改變的人,也許不夠開闊,但總懷有熱心與好奇心,帶著一張彷彿世界入場券的機票,飛向別的天空。

在法國的天空,更新了我對於「多元文化與環境」的種種看法。看過台灣、走過溫哥華,我以為所謂 Multiculturalism,是一個沒有強烈民族性,接納各種族各顏色個性別的國度,法國曾經是民族性這麼強、這麼排外的國家,怎麼會跟多元文化沾上邊呢?也的確,在這樣的國度裡,難免種族歧視或階級差異必定存在,但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卻也同時根深蒂固於每一個角落、每一顆心裡。

在街頭你無論如何的裝扮,只要你充滿自信,沒有人會對你側目、覺得你「不一樣」;在銀行、公家機關或各領域,無論你有多少刺青,只要你彬彬有禮並把事情做好,沒有人會覺得你奇怪;在學校、在公司、在公園、在任何地方,不論你是男生留長髮,還是女生抽煙,從沒有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你,覺得你「不入流」。法國接納人們「做自己」,而「做自己」也成就了法國的多元文化。

我們常說台灣文化海納百川,台灣人的友善總成為外國人眼中最美的風景。然而回國後,事實卻是在跟長輩見面時我必須藏著刺青,進到本土公司實習前我必須剪去長髮,在不同的場合我必須盡可能地穿符合社會眼光期待的樣子。我不禁納悶台灣離多元文化究竟多遠?

老一輩根深蒂固的價值觀或許不夠開闊,嘗試理解、卻仍多無法接納年輕人快速興起的文化與社會新價值;年輕的一代同樣不夠開闊,常全身裝滿足夠的配件,卻仍鼓不起挑戰百岳的勇氣,更不夠有耐性,因此放棄了與上一代的連結與溝通。

這是一個大家都搶著說,卻沒人聽的時代。

在巴黎的莎士比亞書店,我彷彿聽見海明威曾說過的話:「真正的高尚,並不是比別人優越;比過去的自己更優越,才是真正的高尚。」回國後總會在無奈時克制自己、煎熬時反省自己,不許產生優越感,我想做的想學習的,不過就是帶著從國外有幸體悟到的,讓自己在這塊土地積累更多故事,比以前的自己更出色。

回台灣 55 天。

好像一切都變了,但我沒變。熱愛演講、熱愛文字、熱愛音樂,也熱愛行銷、熱愛企劃,更熱愛幫助人。所以我想分享,分享我的故事,分享台灣也有的,只是大部分人忘了的,開闊。

《關於作者》
林泓均
Dennis,21 歲,獅子座,不服輸的個性。
生於台北,走過巴黎,住過溫哥華,生活過波爾多。踏過 28 個國家,100 個城市。
總教導別人也告訴自己,如何累積故事、回想故事、而後敘說故事。希望用開始與結尾來投稿,未來有機會撰寫專欄,將旅途中的故事拋給大家。
這輩子最想做的三件事是:要刺青什麼在身上、要走遍這世上哪些角落、要積累什麼樣的故事。

《關聯閱讀》
楊宗翰: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還有一大片灰──台灣人勇闖海外,沒在怕「不一樣的人生」
旅行作家謝哲青:貧與富都世襲的年代,我們只能勇敢挑戰未知
生活在遠方「我們對家鄉恨鐵不成鋼的愛,是否太過沉重?」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