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近郊搭便車,實現14歲因《灌籃高手》而起的夢想

東京近郊搭便車,實現14歲因《灌籃高手》而起的夢想

安西教練說:「要是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喔。」

東京近郊區的街景像是被精密設計過一般,色調偏冷但溫和,走在路上雖然舒服,但是無法再往前親近一步。昨天住在東京近郊大森(Oromi)車站附近的 Airbnb,頭一次深刻感受到日本人即使在兩坪的空間也要追求完美的執著,除了不需再多說的免治馬桶,看你心情隨意調整溫度濕度的浴室三溫暖,小小陽台還是堅持打造鋪滿草地的小花園,最神奇的是即便房子這麼的小,該有的家具卻一件也不差,進門後你以為右邊是鞋櫃,但打開後是一台不大但絕對夠你使用的洗衣機,上頭放著一盒丟進水裡就會馬上溶解的洗衣精塑膠包,下面墊著"This is how we live (Such a small house)!"後面附上一個很大的微笑。

這裡比想像中偏僻好多,地鐵行不通,得要依靠 JR 才行,不過正因為交通不方便,我卻因此意外的有了兩天學習如何在日本生活,而不只是旅行:早上到距離不遠的超市買食材,好奇地注意超市裡有那些東西是台灣不常見的(比如說發現日本人極愛吃起司,各類起司在日本都可以看見,有一種起司外表像是扁掉的圓形棉花糖,放在平底鍋煎之後咬下一口,起司會從中間緩緩地流出來)。4 月的東京還是冷得讓人顫抖,這天我狠狠地把自己關在浴室,靜靜享受泡在浴缸的 30 分鐘。

來到東京,最想去的反而不是新宿、澀谷、秋葉原,點開東京地圖,一個月前我就在近郊區的鎌倉標記了一個星號。回想起小時候的每一個週末,幾乎都是在運動場長大的:爸爸是十足籃球控,久而久之也跟著他燃燒起心裡深處強大遺傳的籃球魂,從國中開始打球,一路打到大學。那是一個瘋狂追著灌籃高手集數的 14 歲夏天,到現在仍有些遺憾最後一集動畫實在結束得很草率。

「在日本很難搭到便車」,但總要親身試一次

算了一下從大森到鎌倉的距離,1 小時 18 分鐘,如果有汽車的話。

早就聽聞在日本搭便車好像不是太容易的一件事,不過凡事總要有試一次才能夠斷然放棄,所以今天我隨意地抓了一張電子機票影本的背面,用麥克筆大大地寫下鎌倉高校前駅,看著地圖推論著站在哪一個街口人們才願意停下來,然後出發。

搭便車要成功的秘訣,就是算好攔車位置及把手往外伸出的時間點,即便內心緊張但必須時時提醒臉上要盡全力展現你最親切的笑容,畢竟,應該沒有人會想要載一個臭一張著臉像欠你錢的旅人。

不過我頂著烈日等了一個小時,還站在這個街口。

想要搭到便車,要先耐得住被人忽略的寂寞。無數的車輛呼嘯而過,有些人佩服你跟你回應了一個讚,有些人瞪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你,有些人面無表情地繼續看著前面的道路,卻沒有人願意停下來。正確來說,沒有人「有義務」停下來。搭便車就像是在玩一場你已經身處劣勢(因為你沒有選擇權),如果不認真你就輸了的賭注遊戲。有時候那些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雖然拍拍胸脯告訴自己凡事總要試一次,但等待了一小時之後,內心一直有股聲音勸我早點放棄,「在日本很難搭到便車」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的腦袋久久揮散不去。

正在懊惱怎麼不聰明一些,花一點錢乖乖地搭大眾運輸工具過去,現在早就在那裏了的時候,突然想起在《灌籃高手》裡,安西教練總是用機車的臉對著櫻木他們說:「現在就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喔。」配上一個永遠只有鏡片的反光,看不出他當下情緒的臉。

站在這個街口的這一個小時,一直以來都有路人在身旁側目,帶著小朋友經過的,牽著小狗經過的,騎著腳踏車經過的,一群有點年紀穿著運動緊身衣慢跑經過的,這時有一個媽媽提著菜籃,就像其他人一樣,好奇的看著我手上的紙,我對她禮貌性地微微笑,她好似思索了一會兒,朝著我們走了過來,只見她再三和我們確認我們的目的的「鎌倉 Kamakura」後,即便我們語言完全不能通,她還是很努力地用所有手勢和我們說;「這裡不好攔車,去下一條街靠近高速公路入口那邊。」

像是得到極大的鼓舞一般,向阿姨道謝後,急忙地往高速公路方向走去,這一次沒有猶豫了,等待的期間像是前天在秋葉原抽 Gatcha Gatcha(扭蛋)的過程,你有一點擔心不知道掉下來的會是什麼,可是那個期待卻勝過所有一切。

對動畫的熱情,打破語言的距離

在一陣緊張卻興奮中,一輛小貨車迴轉過來,打著我等待已久的方向燈,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走下來的是一位穿著黑色工作服的送貨員 Satoshi,我們七手八腳的用 google 翻譯來回解釋了一番,他說如果你們不介意讓我先把貨送完,我可以載你們去鎌倉。「當然不介意!」我們興奮又尖叫的感謝再感謝,他熱情卻有些不好意思地打開後車廂,羞赧地指著裡面稜亂的貨物:「那先等我整理一下。」

即便語言不同,在車上一直默默的後悔怎麼不好好學幾句日文,但是 Satoshi 還是積極又熱情的想跟我們分享一切,原本只是問我們怎麼會想去鎌倉,結果我們漫漫路途的 1 個小時 18 分,從 Slam Dunk《灌籃高手》聊到了 Hunter x Hunter《獵人》,聊到了日本幾乎所有的動漫(有些我真的沒聽過),他甚至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秀出他老婆一張張 Cosplay 的照片,「我還是重金屬搖滾迷!」他散發出一種典型日本御宅族的氣質,我發現語言雖然重要,但它不是唯一。

到了鎌倉高校前駅後,Satoshi 在我們最後留念的照片裡還是堅持比 Rocker 的姿勢。每次搭完便車後,覺得任何的行為都不足以表達心裡滿滿感動及感謝,只能給上 Satoshi 最大最大的擁抱,和一張寫著 email 的字條,告訴他,如果你有一天來到台灣,不要猶豫發一封訊息給我,我在台灣永遠歡迎你。

鎌倉高校前駅屬於江ノ電所經營的鐵路,是一個很小無人看管的車站,向著湘南海岸,注視著波光粼粼的海面,我不敢相信我真的站在這裡了,難掩興奮的等著一輛輛火車經過,想像自己就身在動畫的情節裡面,主題曲的旋律在腦海中不知不覺自動地播放起來。

離開了鎌倉高校前駅,我們跳上了沒有剪票口的江ノ電,晃啊晃的來到了江之島駅,這是離江之島最近的一個車站,而江之島之所以有名,除了是關東地區有名的陸連島之一,還是距離東京最近的海邊。來到這裡絕對不能錯過江ノ島神社,但是你會先看到更有名的青銅色鳥居,和以往認知的紅色鳥居很不一樣,畢竟它已經有兩百多年的歷史了,目前也是重要的文化資產之一。

旅行可以計畫要去哪裡,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其實也不需要真正計畫太多。老實說這趟旅程之路我大概只規劃到鎌倉高校前駅,剩下的都是隨意走走。回程走在連接江之島和鐮倉市的弁天橋上,夕陽高度正好,輝映在周圍的海面反射著,還在看著一群日本大學生在沙灘上拿著烤肉夾喧嘩著的時候,突然向左邊一看,天啊,前幾天還在懊惱著這次來的時間怎麼安排都不夠我去一趟富士山,山的輪廓就這麼,這麼的剛好,映入眼簾。

沒有期待就不會有失望,但是就因為沒有期待,我反而得到了出乎意料的驚喜。安西教練的話又浮現在腦海中,是啊,如果我今天就這麼放棄了,我不會遇見熱情的重金屬迷 Satoshi,不會來到鎌倉高校旁的湘南海岸,更不用說親眼看見富士山了。

鎌倉高校前駅之所有這麼有名,因為它是《灌籃高手》片頭曲裡面,櫻木與晴子相遇的地方,我想我大概永遠當不成湘北高中男生為之瘋狂的赤木晴子,可是我永遠記得這天,我站在路邊拿著板子,當了在日本便車旅行的瘋子。

《關於作者》
Vicky Tseng
不務正業的正港台灣人。
說來人生有點崎嶇有點峰迴路轉的小確幸,一次志工旅行燃燒了流浪魂,從此頭也不回栽進不單純旅行的無盡漩渦中。喜歡在世界過著角落生活,五官放大觀察不同文化,和世界的人們哼著屬於角落的詩,常常幻想著逃跑,結果真的逃到了土耳其,東南亞、日本其他板塊上,最近的目標是遠征印度。
臉書專頁:World Escaper 逃跑日記

《關聯閱讀》
搭便車不只是個人的事──別成為失格的 hitchhiker
我是「鄉民」,也是世界旅人──從「新手村」到「地球村」,我學會的五件事
「這一秒失去了工作;下一秒,可能失去了人生」──澳洲流浪,改變我的人生觀
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Vicky Tse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