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茶一樣的人生──京都

像茶一樣的人生──京都

京都是個像茶一般的謎樣世界,一杯在看似平淡的顏色底下,喝入喉才發現原來深韻渾厚到會讓人沉醉的飲料。

以前總在別人的口中拼湊對日本的記憶,因為那時候還不敢作要去日本旅遊的夢,所以連網路上關於日本的旅遊資訊都還不敢看,怕一眼就越看越澆不熄想飛去的心,誰知道不管數過再多次的北海道、東京、神戶、沖繩,仍舊無法安撫自己前往未竟之地的慌張感,因為親朋好友們去的地方不同,評價也分歧,最後拚出來的就像是古早味的棋盤蛋糕一樣黃的、黑的、粉紅的地方各自佔了一塊,唯一一樣的大概就都是最後外圍一圈沾滿了名叫「日本」的巧克力米,如此而已。

來到當地才知道。京都人,尊敬人,也尊敬神;其實和臺灣在信仰文化上某些部分的確很契合。點香火、求籤、平安水和各式各樣能打從娘胎一路保到墳墓裡的符咒;在京都,不缺的大概就是「平安」這兩個字,當然,這的確也是人生最需要的,所以他們很準確的落實「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社」的方針,讓你不管是在心靈上,或是生理上,只要發生危急了,隨時都有神能夠聽人祈禱,求得安穩。

「謹嚴有序」更一直以來都是日本給國外的印象,在各行各業上,他們都有所謂自己的堅持,和茶與茶道的個性很像,沖出來要是什麼味道,就該要有什麼樣的姿態,那像是一種責任,更像是一種義務,一種要把原味忠實呈現出來的使命感:所以不同的茶葉要用不同溫度的水沖泡,當然也就不難想像連喝茶都要有一定程序的原因了。在某部分來說,這種堅持也是一種信仰,是必須要這麼做的理由,也許只是一件事情,但在不同國家的人身上,做出來的,卻是一整個文化,就好比在這裡,「腳踏車遠較汽車還令人敬畏」的觀念,在要轉彎的汽車駕駛的後照鏡裡可見一斑。果然,京都有某部分實在是個很念舊,傳統人文社會氣息濃烈的棲息地。

但是,說實話,京都另一方面也並不完全是這麼的絕對,在平整到無法想像的柏油路上,信步轉個彎卻可以發現有大石塊鋪成的道路,石塊、石橋、矮房,和小雨過後的柳樹,不知為何這些看似不經意的物件,一搭起來就這麼像變魔術一般的瞬間移動到宮崎駿裡的世界。路上忽然迎面的是一派慵懶的小朋友們,好像剛睡完午覺醒了之後,就互相約了左右鄰居的好朋友們一起去巷子口新開的冰淇淋店偷了涼,再悠閒的去附近晃晃;也有參拜完的人們向神社偷得了更多的平靜,並祈求未來更多的一切,都諸事順遂。光是短短幾個小時的下午,就可以有觀察不完且出乎意料的各種日式景緻。

這裏很緩慢,但卻前進的井然有序,像茶一樣,在杯裡注滿了一定份量的熱水之後,給予茶葉時間,慢慢的擴散氣味,沉澱,然後,才能有散發回甘的力量。

京都有金閣寺、銀閣寺、清水寺、伏見稻荷大社等各種數不完的世界級古蹟,在路上活脫脫的就是現代人走進一本立體的歷史古籍中,有那麼一點違和卻又說不上來的美感,卻也有更多的羨慕,羨慕這裡的人能夠在過去的繁華與現代的興盛中共存共榮,在求進步的過程中卻依然不會破壞與忘本;因為這裡的人們似乎從歷史裡傳承了更多生活哲學的成分,人才是要學習生活的本,如同茶一樣,有時內斂,有時沉穩,也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在越來越慌張的世界裡,駕馭好人生。

《關於作者》
Nicky Liao 廖儷琪
台北人,最後於高雄完成最高學歷,隻身於台中工作;身上刺了一朵玫瑰花和星星,好讓自己不忘記溫柔的力量。喜歡臺灣,但是也嚮往國外生活。旅遊是為了回家,回家是為了旅遊;回家記錄感動,旅遊則記錄勇氣。一直相信文字、照片、影像、設計是這世界上絕無僅有充滿感動的軟實力,因為能改變看不到的內涵,才是最大的良善。不敢說要認真生活,但是永遠都希望生活能夠越來越好,當個更好的人。──「雖然夢想很遠,但還是要每天堅持一點。」

《關聯閱讀》
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我在日本「女僕店」打工──高壓社會下的「夢之王國」,跟你想的不一樣
我是「鄉民」,也是世界旅人──從「新手村」到「地球村」,我學會的五件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Nicky Liao 廖儷琪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