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法國,我實在無法適應的12件大小事
圖片

前幾天看到有人分享〈關於冰島,我討厭的十件事情〉,裡面寫著筆者對於所居住的冰島有許多不習慣或是不喜歡的事情,看完之後也讓我反思,那我對於法國到底有什麼想法呢?想了一兩天後我決定來寫個法國版的,對我來說,法國到底有哪些事情是我不適應、不習慣、不能接受的呢?大家如果心有戚戚焉,或是有其他的想法都歡迎留言跟我一起討論喔!我也想知道大家最不習慣的事情是什麼。

開頭照片我就要來出賣一下我以前語言中心的同學,在一次極其無聊的同學報告裡,他露出了這張經典眼神死的表情,只可惜我無法做成貼圖,不然我應該每天都會用這張表情,現在當我每次遇到一些讓我翻白眼的事情時,我都會想到眼神死同學的照片。配合這個主題,應該是最為貼切的表情了。

圖/Joanne 提供


在開始寫之前,我也要像基金理財廣告一樣唸經式的告訴大家:「基金理財有賺有賠投資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發表聲明、打預防針:以下所寫全部基於個人經驗,僅代表個人立場,且不一概而論,不把全部的法國人或台灣人一竿子打翻。

1. 法國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喝 apéro?

apéro 是法文 l'apératif 的縮寫,即開胃酒、餐前酒、餐前雞尾酒的意思。許多法國人家大概晚上 8 點或 9 點才開飯,在 6 點到 8 點的這段時間也不會乾乾的等吃飯,於是飯前這段時間家人朋友就會先在客廳、或沙龍喝 apéro,一邊聊天(有時候也會一起看電視),一邊消磨打發時間到晚餐時刻來臨。

說到喝 apéro,除了小朋友或是不能碰酒精的人之外,不喝一點酒精飲品是對不起老天爺的。法國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個裝酒類飲品的櫥櫃,裡面琳瑯滿目,要什麼有什麼,還可以自行搭配居家雞尾酒。以我婆家來說,我公公每天的開胃酒一定是馬賽茴香酒兌水、婆婆喝威士忌兌可樂、老公的外婆偶爾來作客也是喝黑馬丁尼,甚至有名目的節慶時就會開香檳,一群人聊天看電視、話家常。

既然開始喝了,就要來配點東西吃,所以也會有專門 apéro 時吃的小餅乾、小洋芋片、小臘腸、小橄欖、堅果家族們、甚至「搞剛」一點還會有可以一口吃下去大小的披薩、鹹派、乳酪派等等,一整個就很豐盛,有時一高興聊的正起勁,飯前的開胃酒可以一路喝到晚上 10 點。我剛到法國時,老是無法拿捏法國人的 apéro 到底是要我怎樣。第一次去別人家吃飯,我台灣人的胃早在六七點就開始餓得咕嚕嚕叫,但是人家喝我不喝總是奇怪,於是我也跟著喝,還空腹喝,喝到還沒上餐桌就醉歪了,等到好不容易捱到上餐桌,已經又餓又醉搞到都沒食慾了。又不然就是開胃小點太可口,一樣接著一樣吃,結果晚餐吃不下;要不然就是打定主意要吃晚餐,開胃都不吃不喝,餓到變成木乃伊才上餐桌。

我現在的對應方法就是我 apéro 只喝無酒精的飲料或果汁,開胃小點嚴格控制數量不多吃,真的餓到發瘋才吃一個,這樣既不會醉,有糖的果汁飲品可以幫助我撐久一點,直到上餐桌都還可以保持意識清醒。

所以當法國人邀請你去他們家吃晚餐,通常都還會有 apéro 這一關,先看看自己飢餓程度如何,怕醉的人記得不要完全空腹就喝酒。(法國人應該沒想到 apéro 對我這個外國人來說居然是項正式的文化挑戰)

2. 當法國人說:「我馬上就到了」、「我們等一下就出門」......那表示還有得等

法國人的時間概念真的和這世界有時差,不知道和他的拉丁好兄弟義大利、西班牙有沒有比較同步調,但他們的時間概念基本上和我們有如在平行宇宙。

我認識的絕大部分法國人都有這種特性:如果和法國人有約,結果你早 5 分鐘到或是準時到,等了個 5-10 分鐘,你打電話給對方問問看他在哪裡,他說「我馬上就到了」、「我快到了」、「一會兒就到」,那就表示還要再等個至少 10 分鐘以上,等真的見到人可能都已經等了快 30 分鐘了。我的「馬上到」、「立刻到」、「等一下就到」是指我再轉個彎就到、我正在停車了、我正在走向目的地......可是法國人可能才剛要出門、正在穿鞋、正在取車。

等我習慣了之後,這些馬上、立刻、等一下都已經變成無意義虛詞,我都是問他們還要多久時間到。

在多數法國人想法中,如果不是硬性規定一定要幾點到的場合,例如:去看電影、去上課、和銀行有約......這種一定得準時到的場合,一般和朋友約時間都是指大概,比如說約 11 點,對他們來說是「11 點前後」(而且只有後沒有前),所以 11 點 10-20 分抵達是「準時」,時間用詞只是做參考,不是真的要你在那個整點抵達。我記得還我法國朋友說過,如果人家邀請你去他家吃飯,約晚上 7 點半,你別真的傻傻 7 點半或更早就去,一方面主人自己也還沒準備好,他又不會叫客人去幫忙,你早去只會讓他覺得你看到他還沒準備好的樣子。他意思是要你 8 點前到就可以了。

我在南法的婆家這種情況更嚴重,當他們跟我們同行一起去拜訪某位家族成員,他們會說:「我們等一下去 OOO 家坐一下,喝點東西(別懷疑,這就是 apéro),待個大概半小時一小時就可以走了,不會待很久。」結果那次我們在 OOO 家待了將近 5 小時,當他挽留我們下來吃披薩時已經晚上 8 點半了。

這種時間觀念的差異是我很不能忍受的一點。

3. 法國人多少都有點「不當下立刻糾正別人不正確的法文用法就會全身不自在」的強迫症

會說法文而且有法國朋友的人應該多少都有這種感覺:在法國朋友圈中,總是會有那麼幾位會情不自禁想要糾正外國人法文的人。他們並不是故意找碴或是想讓你難堪,但不糾正你就會渾身不對勁,從發音、文法、到正確用法,無一不能說,對於我這個氣量比較狹小的人來說,講一句話被打斷個好幾次只為了糾正我(個人認為)無傷大雅、不影響文意的用字,實在讓我很想翻白眼。

不像在台灣,我們相對地對外國人講的中文包容許多,只要能聽得懂、能溝通,就可以了,我們很少很嚴格地去糾正外國人得中文哪裡不對、哪裡要改進。不過對於法國人來說,糾正一個人的語法和用詞出發都是善意的,我自己當然遇過不少次,像是我常常會把 minuit(午夜)和 minute(分鐘)這兩個字唸混,我之前家教中文的兩個孩子不過 6 歲和 8 歲,兩個小鬼很認真的教我怎麼發這兩個字的音,真是讓我哭笑不得另外我也清濁音傻傻分不清楚的 gâteau(蛋糕)和 cadeau(禮物)都混在一起做撒尿牛丸,之前在上班時,曾有個客人在結帳櫃檯佔了好幾分鐘就為了教我怎麼發這兩個字的音。

但也必須誠懇地說,通常法國人認為你的法文夠好,可以再更精益求精的時候,才會轉換成機車教授模式,如果法文不夠好說話常常吃螺絲、錯誤百出,法國人有時候根本不會糾正你,甚至還會轉換成英文模式。

所以,上述情況是「傲嬌」法國人變相的對外國人語言實力的肯定,就不要太介意了。

法國居家用品店的中文廣告室內裝飾,不知道他們在製作時有沒有看懂這是在寫什麼?圖/Joanne 提供


4. 法國人大都罹患一種「不靠北(抱怨)會死」的絕症

幾乎無一例外。法國是個非常喜歡表達自我的民族,什麼事情不說一點自己的意見好像愧對爸媽生給你舌頭,除了針砭時事之外,對於自己的感受抒發也是沒在客氣的,所以法國人是非常愛抱怨的,有和法國人共事、共處甚至同窗經驗的人都會有這種感覺:法國人也太愛「靠北」了吧!

連法國人自己也承認他們自己永遠不高興、永遠不滿意、永遠有話要說,而這「愛抱怨」的個性也化為具體行動力,讓法國成為一個非常注重勞權,並且時常發生罷工、抗爭的國家。

「法式靠北」還和我們「台式靠北」完全不一樣。法國人隨時、隨地都可以和任何人用任何方式靠北任何主題,完全不受時空限制,可謂令人大開眼界。去郵局買一套限量郵票,結果剛好賣完了,郵局行員會當著客人的面開始抱怨,從抱怨客人太晚買:「限量就是限量,賣完就是沒了,找我我也生不出來」,或是抱怨客人為什麼要買:「限量郵票就跟一般郵票一樣啊!如果你不是要做收藏買一般郵票就好了幹嘛這麼多此一舉?反正寄信出去你也看不到了」,到抱怨管理層出限量郵票這回事:「每天只會出這種表面功夫,一下子就賣完了讓客人白跑一趟,也讓員工做白工,就只知道找員工麻煩」......

永遠不高興、永遠不滿意、永遠有話要說。

宇宙萬物皆可「靠北」之。

5. 幾乎所有的電影都採法文配音

啊啊啊啊啊~(寫完開頭就先崩潰)Why???(配音成法文 Pourquoi???)

法國人很不習慣一邊看影片一邊看字幕,一來他們覺得中斷了觀賞畫面的專注力,另一方面眼睛追著法文字幕太累了,所以除了大城市裡才會有非常少數的原音電影院之外,法國的電影院和電視節目的外來影片都是法文配音。也因為需要時間完成配音,許多會全球同步上映的強檔大片在法國都無法第一時間看到,要多等幾個月才會有法文版的上映,熱潮都退燒了。

但是另一點非常為人詬病的,就是配音程度之爛的,早期我在台灣很不能接受韓劇配成國語,我覺得一整個就是非常違和,但來到法國看了法文配音的影片之後我知道我錯了,韓劇配國語發音的專業和用心良苦我頓時都看到了!因為我看到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新世界。

《花邊教主》可以配音成法文光用聽的會覺得是《慾望師奶》,而我最喜歡的《How I met your mother》的法文版更是慘不忍睹,聽起來活生生就是兩個智障男+一個演技很爛的同志+兩個花癡歐巴桑的《霹靂火》故事。

所有影片,都可以配成法文:《火影忍者》、《海賊王》、《暮光之城》、《White Collar》、《CSI 犯罪現場》、《Discovery》頻道、《哈利波特》和《魔戒》,什麼都逃不出法文配音的魔掌。

然後在那邊訝異法國人英文很爛慘輸歐洲各國鄰居墊底作陪,Hello, excuse me????

法國原創電影和電視節目其實有很多高水準又細緻的好作品,這毫無疑問,但是法文配音的所有影片,全.部.都.是.雷,好片配法文真的質感大打折。

今天我從和我住同個城市的台灣朋友那裏聽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我們這裡終於要有第一間原音電影院了!我們兩個人高興到跪下來謝天。

6. 非常重視外表,而且很會批評他人的外表

全世界對法國人都有外表上的遐思,時尚美妝圈對法國的關鍵字 google 一打立刻跑出來,隨便組合「法國」、「巴黎」、「穿搭」、「時尚」、「配件」、「單品」......等字去 google,查到的資料比聖經還厚。「法國女人」優雅、時尚、每個人額頭上都寫著 fashion,要穿衣服就一定要看她們怎麼穿,大概打從娘胎就開始學服裝搭配。google「法國女人」隨便一查出現的都是經典條目,例如:

〈跟著法國女人這樣穿!10個技巧輕鬆搭出無所謂又有品味的隨性態度〉
〈那些法國女人天生就懂的事 - 法式穿衣態度〉
〈從頭到腳都像在巴黎!冬季化身優雅法國女人的穿搭重點〉

照這樣看,法國女人根本人人女神啊。尤其在巴黎,應該就是女神國中的超模國度。

在法國不僅女人,連大部分男人也相對重視外表儀容、注意穿搭,雖然不會人人都潮得在伸展台上滴水,但是他們的確對於配色、搭配和外型都算有要求和注意。不僅如此,以法國人不說話會死的個性,不僅要獨善其身,也一定要對別人的穿搭和外型發表意見。

我前一個工作的職場是服務業,來來去去總是看過很多客人,而同事甚至是經理都會背地對客人的外型和穿搭品頭論足,例如身形過胖或過瘦、染特殊髮色、特殊的服裝造型,甚至有些很俗但卻很舒適的衣裝打扮,什麼都可以被評論。

除了這種比較賤的嘲笑之外,法國人更常是不帶惡意但卻順理成章的從嘴巴溜出對他人外貌的意見,像是突然見到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之後:「我的天啊!OOO 的皺紋也太多了吧,是要成木乃伊了嗎?」,在宴會場合碰到認識的某人:「這種宴會還素顏來,好歹化個妝換條裙子吧!」

這種評斷他人外表的行為不是只有年輕女孩才會做的,男人的嘴更賤,不管男女年紀越大、評論越狠毒。
所以為了不要讓別人嚼舌根,法國人也會更加注意自己的外表,成為另一項循環。

7. 法國人的字典裏面沒有「長話短說」

有一個比利時笑話是,為什麼法國的汽車雨刷都裝在擋風玻璃內側?答:因為法國人車內比車外更會下雨。(意指法國人太愛講話口沫橫飛,所以擋風玻璃要裝在內側。)

法國人很愛「喇賽」,一聊天就會停不下來,有時候我都想拿萬能遙控器對著他們按靜音,我聽到腦袋都快爆炸了。我剛到法國的時候認識的人不多,多半都是我先生的朋友和家人,每次和法國親友聚會都是聽他們說話成分居多,一來我那時也不太認識他們,二來我也沒那麼多話好說,但他們都會跟我說 "Je/On t'entend pas beaucoup"(我/我們都聽不見妳),意思就是我們都沒聽到你說話,鼓勵你多說話多參與。

「長話短說」、「簡言之」在法語裡也和我們的中文不是同樣的概念,大概就是把要說一小時的話壓縮成四十分鐘,大概就像有些影集裡面的前情提要實在提太久讓人受不了很想快轉這種節奏。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開胃酒或是每一餐都可以吃這麼久,光講話就飽了,吃要用另一個胃呢!

法文練得起來,但是法國人的講話量,外國人可能一輩子練不起來,這大概是才是他們與身具來的超能力。

8. 不打招呼非常不禮貌

在法國不打招呼或是人家跟你打招呼你不回話有多嚴重?你去服飾店看衣服店員笑笑跟你 Bonjour 你卻對他視而不見也不回招呼,就會衝康他一整個早上心情都不好;你如果在路上看到你的朋友和你不太熟的他的友人,你只跟你朋友 Bonjour 親臉頰卻忽略一旁乾等的人,嗯......你大概這輩子大概在他友人嘴裡再不會有好聽的評論;甚至,我就遇過巴士司機把長期搭他車卻從不跟他 Bonjour 的乘客轟下車......在法國不打招呼,後果會很嚴重。

在台灣其實很難想像,我們的招呼只會用在親友師長和我們有關聯的人,一般店員、公車司機、餐廳服務生,我們幾乎都不會打招呼(有說謝謝就算禮貌了,很多人根本就是命令式的在說話);甚至到了法國或歐洲也把這種互動方式帶了過去,很多歐洲人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就是「非常無禮討人厭、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大爺」,原因可能就是從沒打招呼引發的。

一樣是我之前上班的例子,每當有亞洲團客進來時,我們都會在客人手背上點一滴精油讓客人先聞聞看。法國同事有天問我:「每次和亞洲客人見面都有被鄙視的感覺,一團團客 30-50 位,我每個人都說 Bonjour 您好,一滴精油,50 個人裡面大概只有一個會回話跟我打招呼,好一點點笑笑跟我點頭,不然其他人根本就無視我的存在像皇后一樣手一伸滴了精油就飄走,每次光是滴完精油我心情就很不好。」

在我解釋了在台灣和中國的打招呼習慣之後,她明白原來這是文化差異,但是更多更多的歐洲服務業人員如果沒有任何人跟他們解釋,不難想見他們會自己腦補成什麼刻板印象。

雖然這是我當初比較不習慣的一點,但是當我習慣之後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好,現在回台灣都會把這把招呼的習慣帶回去,畢竟服務業的人需要我們多一點友善的互動,請大家一起愛惜服務業,從跟他們打招呼開始!

9. 如果餐廳服務生問你:「用餐都還好嗎?」,這不是真的問題,他也沒期待你給其他回答

關於這問題,只有幾種回答,如果真的超好吃、對服務超滿意,可以說「非常好、非常棒、非常 perfect」;如果普普還可以就說「很好」;如果你不是很滿意、有點不爽,記得,還是要說「還不錯、還可以、還 OK」,除非你非常不爽決定要踢館砸場,不然千千萬萬不可以當場就開嗆「我覺得不好吃欸,你們的菜有點 OOXX,你們的服務 OOXX。」相信我,不會有人跟你鞠躬說不好意思還送你小禮品做補償,服務生會當場把你趕出去,甚至廚師都會拿著菜刀衝出來跟你理論。

這就是個過場形式,他假裝在意客人感受問你用餐愉快嗎?而客人假裝一切都很好,這就是一種文化習慣。就像在台灣有時候問候話我們會說「呷飽沒?」,可是你到底有沒有吃飽,who cares?但是我們就會回答「呷飽啦!」,然後聊一兩句,根本不會說「阿沒呷」或是「呷不飽」,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啊假如那家餐廳真的很難吃很雷怎麼辦?回去用 TripAdvisor 婊他啊,阿不然勒?

10. 一個字形容在法國的生活:等。

這一點任何在法國待過的人都會刻骨銘心的感受到,效率就是用手寫在石板刻字的速度。

在勞工權益高漲、工會非常威風的法國,任何來自資方的督促、施壓都常會被解讀成「壓榨勞工」,如果不是按件計酬,資方又不能大加施壓要求效率,想當然爾我就是慢慢做、慢慢弄,反正一天做一件事和一天做十件事領的薪水是一樣的,尤其公家機關沒有業績壓力又不怕丟飯碗,更加沒有效率可言。

我記得我申請的健保卡等了 2 年才下來、居留證等了 10 個月、法國駕照 6 個月、求職公司回覆謝絕信 4 個月(到底回個 email 是多困難?)、婚戒太大送去改小等 2 個月......等等,在法國等候的基本時間概念是以「月」起跳。

而日常中的「等」更是多到不可勝數,去餐廳吃飯等帶位、等點餐、等上菜、等咖啡、等帳單;去服務台諮詢,等排隊、等前面人慢慢問、等服務員慢慢回答前一位客人、等服務員送走前一位客人才輪到你,急也沒有用。

法國人最常說:你如果不想等為什麼不早點來?你如果趕時間很急,可以下次有空再來,催我也沒用。(這才是法式服務業的經典名言,奧客請退散)

來到法國,整個耐性變得非常好,還會客氣打招呼說謝謝,回到台灣都變成模範客人。

11. 半夜洗碗洗衣

法國因為水資源珍貴,尤其在南法一年有 300 天晴天大太陽,所以水電費都不便宜,讓法國人養成省水的習慣。公共場所的水龍頭都有自動省水裝置,一般在家也都會很注意水龍頭的水不要開到最大讓水嘩啦啦的流,甚至根據有些法國人的說法,天天洗澡,太浪費水了。(我真的聽過不只一次這說詞!)

除了省水之外,一般法國家庭也會挑定特定時段洗碗洗衣,因為夜間水電計費比較便宜,所以衣服塞進洗衣機後都會預設時間到半夜在清洗,隔天早上起來再晾衣服,所以住在都市公寓的人都有心理準備,半夜聽到鄰居轟隆隆的洗衣洗碗聲都是正常的。不過我剛來時真的很不習慣,晚上 10 點洗衣服時我還擔心鄰居會衝過來揍我。

12. 在罷工的縫隙中求生存

這就不用多說了,就是法國國粹,所有人所有行業都可以罷工,圖書館罷工、公車罷工、鐵路罷工、飛機罷工、郵局罷工、服務生罷工、老師罷工、學生罷課、藝術表演者罷工,甚至政府機關自己也會起內鬨罷工,哪天跟我說法國的寵物罷工我也會信,在法國人生就是在罷工中度過。

法國人對於罷工多半習以為常,而罷工通常也會事先通知,某段時間某某行業要罷工請多見諒並另尋替代方案,但有時候還是會有無預警罷工,而無預警罷工是最可怕的,一整天的行程可能就毀了,在法國因為受到罷工影響而無法上學上班的理由是完完全全可以被接受的。

我結婚時家人要從台灣來法國參加婚禮,姑姑一家人一抵達巴黎戴高樂機場就遇到 SNCF 法國國鐵罷工,一整天下來原本該有 10 班列車的就只剩一班,整個機場都擠爆了;而等我結完婚我爸媽要離開法國時換機場加法航雙罷工,好在幸運地沒有受到影響。

在法國的求生技第一名就是要學會怎麼在罷工中求生存,這是一輩子的任務。

大學圖書館的「書本罷工」。圖/Joanne 提供



去年聖誕節前後的「聖誕老公公罷工」。圖/Joanne 提供


《關於作者》
Joanne 喬安
目前和先生跟兩隻貓女兒住在南法普羅旺斯,但生活和《山居歲月》裡的靜好時光卻天差地遠,總是不斷遇到問題,然後努力解決問題,一步步成長。並從日常生活、工作、日常食衣住行中觀察這片土地和其文化社會。
臉書專頁: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痞客邦部落格: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關聯閱讀》
用台灣味征服法國人味蕾──我的巴黎「密廚」生涯,就此開始
一個男生,在巴黎染上的「十大惡習」
今天正式開放500名額──想到法國打工度假,你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Joanne 提供

作者大頭照

喬安 Joanne/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在法國職場和社會中奮鬥的台灣人,目前和先生跟兩隻貓女兒住在南法普羅旺斯,但生活卻和《山居歲月》裡的靜好時光天差地遠,總是不斷遇到問題,然後努力解決問題,並一步步成長。從日常生活、工作、日常食衣住行中觀察這片土地和其文化社會。
臉書專頁: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痞客邦部落格: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