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之下,人人皆同- 昔日日不落國的角落觀察

皮膚之下,人人皆同- 昔日日不落國的角落觀察

倫敦,一個充滿階級、貧富、種族、文化、語言差異的地方。記得倫敦新市長 Sadiq Khan(巴基斯坦裔的英國人)甫上任後的隔天,我坐上一輛 Uber,言談間不難發現司機略顯驕傲的神情,因為能看到同樣是巴基斯坦裔的人在以白人為主的英國政壇闖出一片天地,那時身為台灣人也是少數族裔(minorities)的我,不知為何,突然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之後的英國脫歐公投(UK votes to LEAVE the EU),雖然最後由脫歐派(Brexit)以 51.9% 勝出,但倫敦人大多數是選擇繼續留在歐盟的,因為生活在這裡,不難發現其實大家都是「外國人」,在地鐵上、學校、職場,英文雖然不是大家的母語,但我們還是能一起生活、和平相處。

但這個社會仍充滿著階級問題。打掃阿姨來自東歐;不論颳風下雨送外賣、開 Uber 的是印度、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中國餐館裡,樓下上班,樓上睡覺、攢錢寄回中國老家的景象亦然。這些藍領階級乘載了倫敦很大部分英國當地人不願做的工作。

最近發生英國連鎖漢堡店 Byron 事件,Byron 聯合移民局一起「打擊」來自阿爾巴尼亞、巴西、尼泊爾等 35 名非法居留的餐廳員工,也在英國網友間產生熱烈的討論。但其實我想說的是,對於這些經濟相對弱勢的人來說,如果能有機會選擇留在自己的國家,沒有人會想流浪異地。沒家人、沒朋友,一只行李箱重新在異鄉開始討生活的孤獨感,沒有體會過的人,應該很難想像。

當我看到英國提出在接下來的 5 年只願意接受 20,000 多名敘利亞難民,反觀德國已願意接納 468,000 難民的同時,不免有些感慨。英國的新首相為隸屬 Conservative Party(保守黨)的Theresa May,這位昔日在移民政策上偏向保守的政治人物,能在 Boris Johnson 表態不參選後,擊敗 Michael Gove 與 Andrea Leadsom,新政策著實讓人拭目以待。

記得有一次去參加一個聚會,席間有一位從奈及利亞移民英國超過四十年的律師 Barrister 說過她的故事,她說當時的法律圈沒有人願意接受一位黑人女性,所以當她實習結束後,就開了她自己的事務所,因為她沒有退路。她告訴我最有力量的一句話是"Under the skin, everyone is the same."(皮膚之下,人人皆同)。

在這裡雖不會明顯感覺到種族歧視,但其實它一直都存在。我永遠改變不了我的出生、皮膚,也無須改變,因為這是我的特色,也是我的驕傲。在倫敦,每個角落都有著不一樣的故事,我也在學習將一些在台灣既有的「標籤文化」剔除,例如外配、外勞、CCR 等。

舞蹈家許芳宜曾說過:「小島不會守住人,小島也不會關住人,其實小島的世界很大,你可以從一個點放眼去看世界;可是最怕的是,你永遠在點上看著自己畫的圈圈的那個點,相形的你是用了一個無形的框架和監牢把自己給關起來了,然後你還很自得其樂地說,我有我的天地......我覺得那才是有一種,有點可笑,也有點可惜的自我感覺良好。」

《關於作者》
Yi-Chen Cheng
在紡織業做過業務助理,出國前是執業律師,現居倫敦學習 Construction Law。喜歡人和音樂。

《關聯閱讀》
一個19歲難民,困在印尼的故事──1/13,500的他,已經失去作夢的動力
倫敦的東南西北,不會消失的階級與貧富差距
【英國脫歐現場:德國】「親愛的,這裡是如此地混亂」──我所擔心的,是越來越對立仇外的歐洲與世界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uliusKielaitis@Shutterstock.com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