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生念大學前必須學會的事:獨立思考、綜觀國際的判斷力

新加坡學生念大學前必須學會的事:獨立思考、綜觀國際的判斷力

在新加坡及台灣兩地生活 16 年後,發現台灣人對新加坡優異的經濟及社會發展有很多的猜想,到底為什麼新加坡在今日的世界上特別成功?台灣到底是哪裡比不上新加坡?原因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加坡的教育讓他的人民和台灣人非常不同。整體新加坡國民對於國家的看法,及能和世界接軌的英文語言和思考能力是台灣國民教育所不能比擬的。因此,想和大家分享新加坡教育成功的地方,尤其是經由新加坡中學的 Social Studies 和初級學院的 General Paper 這兩個科目。

談 Social Studies

新加坡的中學是四年的國民教育,相當於台灣的國中。Social Studies 這個科目有分很多部分,在這裡不贅述。一部分談到歷史上的一些國際及新加坡的社會事件、有過的種族衝突;課本裡也給過愛爾蘭基督教和天主教在過去有過的宗教衝突的例子,期許新加坡的孩子能吸取前人的教訓,了解追求一個種族和諧社會的必要性。

除了上述的之外,在這門課裡,新加坡拿自己與香港和瑞士做比較。

同樣都是彈丸般大的土地,同樣都有很多不同的種族,同樣都缺乏一些自然資源,課本裡把瑞士當作一個範例來研讀,研究它的地理位置、人口數量、各個種族的多寡,研究它的教育體制、主要經濟活動,從各個區塊來了解如何向瑞士學習

同時也要學生牢記,畢竟是不同的國家,新加坡政府雖然需要向瑞士學習,但是不可以全部的政策都接納。例如,在瑞士,不同種族的人居住在自己的區域,上各自語言的學校,如法語區和德語區;但是新加坡政府卻安排不同種族的人在同一個組屋區生活(國民住宅區,有限制每個種族人口的比例),上同一所學校,用新加坡自己的方式尋求種族和諧。

對於瑞士的教育,教材中也提到有關瑞士極重視專業技能教學(Vocational Training),跟有些國家比較注重大學教育不同,但這可能也是為什麼瑞士能夠擁有全世界最精湛的鐘錶製造技術的主要原因。

同時,課本也用同樣的方式去看與新加坡相似的香港,分析他成功與失敗的地方。最後,在讀完以上兩個 case studies 後,也要學生同時去比較瑞士、香港和新加坡,要學生了解怎麼樣能從香港和瑞士的例子,反觀自己,尋求更進步的發展。

新加坡中學生必須學會的:判斷力

再來,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技能,就是這門課訓練學生一件最簡單,但是有些人卻最缺乏的──判斷力。這門課在作業部分,會提出兩篇文章,分別是不同的人物針對同一個事件發表自己的論點。老師會教學生一些特殊的技巧來作判別。舉例來說,假設今天談的內容是「二二八事件」,文章 A 的作者是蔣中正先生,而文章 B 的發表者則是陳水扁先生。
看著題目給的文章作者的簡單背景,老師會要學生問自己:

1. Is he trustworthy? 這個作者說的話可以被相信嗎?是具名的文章,還是不具名的文章?這位作者的教育水平如何,生活背景如何?這篇文章是在什麼時間和地點被撰寫的?他是當事人,還是只是旁觀者?
2. Is his point of view bias? 他的立場是中立的嗎?他有政治或政黨偏好嗎?或是,有因為個人利益,提供比較偏頗的看法嗎?
3. What is his motivation in saying this? What is 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 他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甚麼?是要闡揚自己身為政治人物的豐功偉業?掩蓋自己的政策缺失?還是要洗腦它的人民?抑或是扭曲事實?
4. Does the facts stated in the article agree with what I know? Is it true? 他說的跟我所知道的事實相符嗎?

首先,如果是不具名的文章,不管他說得如何頭頭是道,我都必須質疑他的可信度。就像現今充斥的網路流言和健康建議:〈跟著吃咳嗽就會好──流傳自老醫師的中藥帖子〉之類的文章,完全沒有提供醫師姓名及背景,或是只是由不可靠的網站提供,而不是從有公信力的專家或是專業健康雜誌擷取,隨便提供一些詳細的內容,就把人唬住了。尤其是現在很愛上網,但是又注重養身的老人家,把這類資訊用 Line 傳來傳去,根本就是誤導社會大眾。

還有,大家很愛的富商李嘉誠和馬雲說過的「名言」,到頭來有些根本都不是他們說的,所以說是不是有認證、有考據和出處的官方網站提供的資訊,很重要。

接著,用台灣人的角度,我們知道政黨內的人會講偏自己政黨的好話,so his point of view is bias。舉例來說,針對二二八事件,比較蔣中正先生提出的看法、陳水扁先生提出的看法、和當時的受害者家屬提出的看法,當然蔣中正先生說的應該較偏國民黨利益,陳水扁先生應該較偏民進黨利益,而當時的受害者家屬說的話,相對上可能較為中立。

而就時間和地點來看,蔣中正先生和受害者家屬可以說是身在其中,但是陳水扁先生已經離事件距離了一段時間,他有可能比前兩者更不清楚事情真正發生的原因和經過,也有可能因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有前人提供了更多對以前事件的研究,而更清楚。這些都是 Social Studies 希望學生去思考的問題。

針對學生必須問自己的第 3 個問題,是當今台灣人最欠缺的,用政治舉個例子,在面對政客每天利用主流媒體試圖扭曲社會價值與事實,以達到選舉目的時,鮮少人會去質問這個有著特定政黨背景的人,是為了甚麼目的說這些話,為什麼提出這麼荒謬的法案?為什麼鼓舞學生罷課抗議?他背後想達到的個人目的是甚麼?政黨目的又是甚麼?

第 4 點,在面對台灣政客頭頭是道地闡述完自己的政見,整個選舉造勢現場熱血沸騰,在「一定要投他一票,不然真覺得對不起自己祖宗十八代」這樣的氣氛鼓舞之下,台灣人是不是能夠保持理智去思考這個政治人物說的話到底是不是事實,提出的政策是不是真的可行,還是只是現在為了選舉而說?

最後,假想一個有選舉權的台灣的大學學生,如果有思考到以上問題,利用以上所有問題套用在台灣選舉期間諸多幾乎「一面倒」的政治議題,你會發現其中有很多可以探討的,為了保持立場中立,在這裡就不詳述。

所以,我認為 Social Studies 為新加坡的中學生開闊了一個新的視野,生活在現在的世界非常需要有的思考邏輯。當然,隨便在路上抓個新加坡人就能這樣思考是不可能的。但這些都是新加坡高中聯考 (Singapore-Cambridge Gener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Ordinary Level)必備的思維技巧,由此可以看出新加坡政府對此真的十分重視。

談 General Paper 試卷一──作文

在新加坡四年的中學教育後,有些孩子選擇接受兩年的初級學院教育(相當於台灣的高中),之後上大學。

General Paper 其實是他們的英文科目中的學門與測驗,就像台灣的國文科目一樣,但是似乎教育重點放在不一樣的地方。

它有分試卷一和試卷二,試卷一是作文,而試卷二則是理解問答。

試卷一的考試內容是,學生會被給予 12 道題目,每一道題都是一個不同的領域,有歷史、科技、經濟、人文藝術、環境和社會議題等等,而學生會選其中自己最有把握的一題作答,考試時間是一個半小時。題目上會有字數限制,要求寫出 500 到 800 字。但是想考 A,一流的學生寫的是 2800 字以上,在短短一個半小時內。所以新加坡孩子的英文程度十分驚人。

以下是去年大學聯考考題:

2015 H1 General Paper "A" Level Questions

1.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bad publicity.' To what extent is this true?

2. How far is it possible for one country to forgive another for its past actions?

3. How effectively is public health promoted and managed in your society?

4. 'No cause is ever worth dying for.' Discuss.

5. Consider the argument that the main purpose of television should be to educate rather than simply to entertain.

6. In your society, how well are the demands for the economy and the environment balanced?

7. 'Parents have no right to impose their own values and beliefs on their children.' Discuss.

8. 'Books serve little purpose in education as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become more sophisticated.' How far do you agree?

9. To what extent should the arts in your society focus on local rather than foreign talent?

10. Should there be any controls over the production of energy when the need for it is so great?

11. When a government's finances for social welfare are limited, should they be directed towards the young or old?

12. 'Human actions should be based on scientific fact, not religious faith.' How far do you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平常老師會針對每一個領域提供教材,讓學生多方涉略,也會鼓勵學生訂閱《Times》和《The Straits Times》(新加坡當地英文報紙)來關心國際與新加坡的時事,畢竟考試需要你用你所了解的現今社會情況來闡述你的論點。

印象最深的是,當時的老師給我們看一段影片,有一個天生腦袋有缺陷的白人需要治療,醫生用了豬的細胞去培育了腦細胞,再植入她的腦裡,而她將終身不能生育。老師要我們去用道德、科學、和社會學等不同層面整理個人想法,討論我們能不能接受這項技術。還有有關墮胎課題,老師給了學生墮胎的利弊要學生自己去想:如果已經知道實際的墮胎是多麼殘忍(有給學生詳細了解墮胎的幾種方法),但是這個未出生的孩子有缺陷,那應該墮胎嗎?又或是說,未成年懷孕影響學業?應該墮胎嗎?

有趣的是,如果答案只是 Yes 或 No,那就不是 Grade A 的答案了。

再來談寫作技巧。如以上所敘,聯考題目多會問 To What Extent 或是 How Far,也就是說,就像選秀節目,0 到 100 分,你覺得是給幾分呢?這也是在暗示學生說,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絕對有個灰色地帶。那黑有多少,白又有多少?I agree with the statement to a large extent or I agree with the statement to a small extent. 通常不鼓勵回答 I do/do not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totally.(我完全同意或完全不同意)

General Paper 同時也訓練學生的判斷力,如題目所敘,給你一句話,看似簡單,但是老師可是要學生每個字都分析,從題目給的這句話,他想表達的是絕對的 0%(像是第 1 題 There is no such thing 或是從第 4 題和第 7 題的 No字),而第 8 題的 little(30%?)和 more 也會是老師要學生去思考的關鍵字。

如果沒有獨立思考與辯證,絕對拿不了高分。

針對寫作技巧,作文方式很多種,最簡單的方法是,拿到試卷時,大略分析所有題目,看哪題有把握,畢竟選題太重要了。再來是先把所有想到的論點都大略寫下來,之後再分類論點,可以是根據這些論點是正方或是反方分類,隨後再分析哪些是比較重要的論點,還有哪些論點太弱,不足以讓我在闡述我的想法時有說服力,那就必須捨去。

一篇作文最好提出至少自己的三個論點。同時,在闡述我的論點的時候,每一個論點我都最少要舉兩到三個例子,讓讀者認為我不是空口說白話,而這些例子可以是有專業背景的人所提供的意見,也可以是我個人的例子,也可以是別的國家成功的例子。

當然如果學生要顯得自己很博學多聞,他可以替提出的例子做出一個層次,可以先從最基層的自己生活經驗談起,再高一個階層加入自己的國家,最後再談到最頂端和最廣的國際社會實例,這樣老師便會覺得他所有的層面都有考量到,這樣便可以構成一篇很好的作文。

隨後,在整理完自己的論點後,同時也要反思,如果是跟我持相反意見的人會怎樣想?或是有沒有我提出論點的弱點,對手可能會提出,而我必須承認這是我的論點所無法達到的?有無解決方案?用有考量到對手的論點證明自己是個能夠全方位思考的學生之後,就可以下最後作文的結論。

談 General Paper 試卷二──理解問答

試卷二是理解問答,給一篇文章,文章長度大約兩張 A4,可以是有關任何領域,考試時間也是一個小時半,提出很多問題要你分析,找出文章的重點,之後會要你 summarise 題目指定的幾段,幾段有提到一些作者一些重要看法的,必須用自己的字彙描述,不可以全抄文章。再來的最後一題是重點,它會要你在理解完作者的課題和他的論點後,寫一篇短的作文,以學生個人的經驗或對自己的國家(如果不是新加坡人,可以寫自己的國家)來詳述你自己的看法。

比如說,題目可以這樣問:作者認為把核電廢除,全面實行風力、水力和太陽能發電還是能為國家的經濟發展帶來足夠的發電量,請根據你個人的經驗,告訴我在新加坡(或是你自己的國家)是不是可以做到?

學生此時必須思考這幾種發電方法的利弊:例如,新加坡風不夠大,無法執行風力發電,還有,太陽能的技術還不夠成熟,沒辦法提供這麼大的電量。再來可以參考歐美大國的作法,德國和法國又是怎麼做的。他們這麼做後,真的有為他們的國家帶來更大的經濟利益嗎?接著分析核能的利弊,民眾為何抗議,支持核能者又如何想。以灰色地帶來回答,提出它有黑、有白的部分,再分析新加坡是否能做到、如何做到,就是最佳的答案。

總結

新加坡學生不僅要有國際觀,必須了解現今世界各大強國的政策動向,也必須對自己的國家特性,優與弊,有深度的瞭解。新加坡人不會神化其他大國,就算是美國和英國再好,也有自己的煩惱,也會有貧民問題需要解決。

教育會改變一個國家,國家要改變需要教育,不要只會完全跟著美國的腳步,台灣要調整自己,了解自己人民的特性,像新加坡一樣,參考別人,但是要思考怎樣才是對自己最好的,要學最實用的知識,而不要只有分數及名校的迷思。

最重要的是,了解世界不是這麼單純的,台灣的人民必須思考,再思考,感謝新加坡為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

《關於作者》
William Wang
西元 2000 年飄洋過海到新加坡留學,畢業於新加坡大學電機系。通過多年來對新加坡和台灣社會的觀察,希望能藉由自己的文章幫助讀者跳脫框架思考,成為有國際觀的人,從本質上和經濟上向新加坡學習,一起創造更美好的台灣。

《關聯閱讀》
不思考的人民(一):台灣的第三大挑戰
為何瑞士3大語系、26州的人民能和平共處,台灣卻常「戰」得你死我活?

你知道嗎,原來美國也有能力分班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Jordan Tan@Shutterstock.com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