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共享經濟說句話:用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找回對人最初的信任

為共享經濟說句話:用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找回對人最初的信任

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在經濟學人上的定義是:透過網路,你可以出租任何東西。而 Uber 則是讓大家可以在網路上出租大部份都閒置在車庫的自用小客車。Uber 的出現重新定義了全世界的計程車業,也包括台灣。

其實我一直都很好奇,台灣政府對於 Uber 的因應對策,有別於歐美政府明白的支持或反對,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如交通部、經濟部)一直都保持著相當曖昧不清的態度。就像在下面文章中所說,交通部始終保持著「無法可管」的說法,直到今年 2 月 17 日交通部終於「定案」,確定 Uber 在台屬於違法經營。我們就不討論為什麼原本無法可管,到最後卻又宣判違法這種神奇的故事。(補充說明:8 月份,經濟部投審會對於是否要求 Uber 撤資,再次採用模稜兩可的態度,沒有正面回應:有關Uber案經濟部說明新聞稿

我們先來討論幾個大重點:

政府的角色扮演

產業界定義 2015 年為共享經濟元年,這樣的概念對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個全新的模式,如果這個模式無法為人類社會帶來效益或進步,那麼將由人類將它淘汰,根本不需要政府替人民做些什麼,市場機制會自動淘汰,但是如果這樣的模式留了下來,也就證明人類確實有這樣的需求。

舉例來說:

在網路蓬勃發展之前,人們只能選擇到實體書店去買書,直到後來 Amazon、博客來等網路書店相繼出現,市場上出現了虛擬店鋪以及實體店鋪的競爭。也就是因為科技的發展,導致了這樣一個新型的商業模式,更因為人們的選擇,確定了虛擬通路的可行性。這樣的發展,並不是政府為了保障實體書店店員的就業機會,就不允許虛擬書店設置可以阻止的。

所以我相當不能理解政府在人民選擇之前,就強制性的想把共享經濟踢出台灣,宣布 Uber 違法,並宣稱是為了保障計程車司機(我是覺得稅收的問題才是政府不買單共享經濟的最大原因)。如果政府真的有心想要幫助司機們面臨 Uber 的競爭,就應該用心了解 Uber 到底哪裡吸引了民眾:是因為它利用了閒置資源、還是安全的 GPS 定位、或是價錢因素?比起一昧的排除競爭,將共享經濟下的優點妥善規劃並合併到現有的體制之內,我認為才是政府最應該做的,也是最長遠的政策。

接受新型概念

英國政府大力推動共享經濟的發展,以成為全球共享經濟樞紐為目標,英國算是少數明白支持這樣一個新模式的政府。共享經濟最大的優點就是將所有的資源最大利用化,不論個人的車子、房子、甚至是個人能力,都可以透過這樣的模式進行出租,而仲介商將被取代。不論政府或是你與我,我們都必須承認,有越來越多的新產業和新模式是在網路的發達下催生,時代的浪潮推著我們不停前進,在這樣的狀況下,不論再怎麼樣的阻擋,共享經濟都已經是不可阻攔的大趨勢,何不先提早適應這樣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呢?

安全與隱私

大部分的人對於共享經濟最擔憂的就是安全及隱私,「我把房間租給陌生人是不是就影響到了居家安全?」或許從大方向看起來是這個樣子,但若我們換一個說法,「假如我把房間租給一個我衡量過的陌生人」,聽起來安全了一點是嗎?再進一步延伸的話,「假如我把房間租給一個平台認可、我也衡量過的陌生人」,感覺是否又安全了不少?

因為這樣的條件,其實已經比「公車上坐在我旁邊的陌生人」嚴格了許多。共享經濟的平台應該要有嚴格的認證機制,使用者也應該做些自我把關的工作,我認為在這樣的狀況下,安全與隱私的威脅已經大幅下降。

嚴格來說,我一直都覺得安全與隱私的問題,是那些在共享經濟崛起下準備被淘汰掉的業者所炒作出來的話題──難道我上了政府核發執照的計程車行,我的安全就更有保障嗎?不過這樣的說詞倒是有點在「誰比誰髒」了。

用正面的角度,我更願意將共享經濟看作挑戰人與人之間信任的最大指標:或許我不認識你,但是我還是願意選擇相信你。科技不斷在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是我們對彼此的信任為什麼卻越降越低呢?

我想分享使用 Airbnb 的經驗,Airbnb 是全球最大的房間日租平台,也是它帶起共享經濟的潮流。我透過 Airbnb 在法國尼斯的時候住進了一對情侶的小閣樓,那是我到現在都難以忘記的房間。或許是法國人天生的浪漫性格,房間裡面的布置相當精巧,但絕對稱不上是豪華,我也絕對不會稱之為旅館,對我而言那就像是「我在尼斯的家」。待在尼斯兩個晚上,我只看到小情侶兩次,他們讓我使用廚房、客廳,並給我家門鑰匙,給予我絕對的信任。甚至於我離開時他們也因為工作的關係,請我將鑰匙直接投入郵箱即可。我不認為尼斯是多麼讓我難以忘懷的地方,但這次的住房經驗卻讓我印象深刻,我共享了小情侶的小房間,也同時共享到了她們的生活方式,我也體驗到人與人之間最單純的信任──其實也不過就是這樣一件小事。

我想共享經濟最棒的地方就是:
找一個不一樣的生活方式,也找回對人最初的信任。

《關於作者》
楊芷凡
八年級,大學主修資訊管理,有點反骨。
做不好 coding,就跑去念行銷;不想待在大公司,只好一頭栽進新創。
一個人可以做的很少,一起的話世界可能就會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關聯閱讀》
兩岸小黃啼不住,UBER已過萬重山:面對外來競爭,你怎麼應對?
取締Uber之外的選擇?看看印尼怎麼做
共享經濟不只一種方法──向Uber說不,德國柏林這麼做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Uber 專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