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道人士請注意:在柏林,人們愛「曬」自然的身體

衛道人士請注意:在柏林,人們愛「曬」自然的身體

在柏林住了幾個月,覺得很自在的一點,就是這裡的人們非常尊重個體,看待身體的態度也很自然。

而這種態度反映在對長相、膚色、身材、打扮等外觀的包容:人們不需要因為胖、瘦、高、矮、年齡、美醜感到不自在,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對待自己的身體,簡單如穿衣打扮,或是穿環、刺青等,從 70 歲的阿嬤到 17 歲的小弟,每個人都可以展現自己喜歡的樣子,不必感到羞恥、不必擔心別人的眼光。

阿嬤可以很開心地露出乳溝,阿弟仔可以把耳洞穿到比 2 元硬幣還大,阿妹仔大腿上的刺青色彩繽紛,大叔自在地裸體在公園曬太陽、做運動。

天氣好的時候,在柏林施普雷河(Spree)沿岸、博物館島或任何有草地的地方,像是動物公園(Tiergarten)或 Tempelhof 機場,可以看到許多人出來曬太陽。其中不乏脫光光的全裸日光浴者,男女皆有,也沒人覺得不妥或叫警察來勸導之類的,反倒是我這個臺灣來的俗人嘖嘖稱奇、大開眼界。

有次我問城市導覽的導遊:「柏林一堆人裸體日光浴這樣合法嗎?」他聳聳肩,覺得我的問題很奇怪一樣,他說:「裸體當然沒什麼問題,不過柏林這邊的確比較多就是了。」換言之,在柏林這裡,雖然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將身體暴露給別人觀賞,但至少不會有人覺得看到別人的身體而感到義憤填膺,覺得需要叫警察來處理;也不會有家長摀住小孩的眼睛,怕小孩長針眼趕快跑走之類的。

有天去參加了藝術書市集(The Berlin Art Book Fair),是一個許多獨立出版參展的市集,也包括臺灣來的 White Fungus。其中一個講題是 Paul Soulellis 的"Library of the Printed Web",一開始看了講題介紹,覺得是跟網路內容蒐集以及印刷的主題,想說跟網路典藏可能有關,可以了解一下運作方式,於是專程去聽。結果,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講者跟聽眾問好後,就說:「今天是大會活動的概念詩之日(Conceptual Poetics Day),所以呢,我要來讀詩給你們聽。」隨即開啟了數百張大叔香豔照(全見版),並且開始朗讀每張照片附帶的文字,如"because I know that impulse to retreat and that feeling of isolation"、"Again"、"cold as hell here"等等。

於是乎,全場半小時我就坐在那聆聽主持人的朗誦,輔以平均 5 秒 1 張的速度呆望一堆熊叔擺出撩人的姿勢,伴隨各種下體,遙想這真是我人生中男體飽和的一天。

後來有朋友跟我解釋,這是因為柏林處在具有 FKK(Freikörperkultur,中譯:天體文化或裸體文化)傳統的德國區域,並非全德國都是這樣子的,其他城市相對較少看到。或是有機會造訪德國西南部著名溫泉療養小城巴登巴登(Baden Baden)的話,現在 Friedrichsbad 還保有百年歷史男女混浴的傳統,身為臺灣俗的我們可以體驗和不同性別、年齡的人輕鬆自在地洗浴經驗。

這些在臺灣是很難想像的,年長者不被期待展示外貌,好像只有年輕人才適合打扮;女孩必須穿著「得宜」,否則品性或能力便會被畫上問號;男孩不被期待在穿著上花功夫,一旦願意去精心裝飾,又可能會承受他人的指點。不論裝扮或不裝扮,社會的傳統規範或期待都讓人備感壓力。

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多半是「外貌不重要,頭腦才可靠。」而身體本身就更不用說了,赤裸這件事情常伴隨著有色眼光,因為我們從小接受的訊息是:「裸露是羞恥的。」於是我們習慣把身體包裹起來,不能觀看、不能觸碰。長久下來,身體好像變成了一種「不潔的東西」,最好假裝沒看到,太注意身體的人會被認為不夠莊重、太過輕浮。

但美的事物,不論是美的相貌或美麗的身體,原本就具有對人的強烈吸引力,越是去壓抑這種原始的渴求,就越會造成態度上的扭曲,進而形成一種禁錮。當慾望被壓抑,刻意不去談論,刻意假裝不重要,無法抒發的結果,反而造成另一個問題。

總之,柏林各個角落都有遇到裸體的可能,我是樂觀其成,但衛道人士務必注意。

《關於作者》
WINI
出生到高中有 99% 的時間住在高雄,長大後潛居台北盆地邊緣,直到 20 歲才第一次踏出臺灣島。靠薪水維生的小上班族,目前短期在柏林學德語。因為熱愛生命而投入文學,卻是對生活不滿而持續創作。興趣是閱讀、旅遊以及運動,所以每次旅遊都必備體能挑戰+逛書店/圖書館,缺一不可。喜歡的作家是托爾金和賀景濱,幻想變得跟駱以軍一樣有才華。

《關聯閱讀》
我的身體,自己決定!?「制服革命」沒說的事
35度高溫下,仍要穿著全套西裝拜訪客戶──面對異文化的挑戰,你能怎麼做?
你,怎麼對待「不一樣」?──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三)

《作品推薦》
我「規矩超多」的德國媽媽,嚴格背後的生活哲學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邱劍英 攝影(示意圖)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